蒙克的简介,英荷战争的第二次战斗中谁获得了

作者: 历史文刊

阿尔比马尔公爵乔治·蒙克(George Monck1608-1670),英国内战时期在爱尔兰和苏格兰作战的国会派将领、苏格兰总督。第一次英荷战争和第二次英荷战争的舰队司令。当他在克伦威尔之后几乎掌握无限的权利的时候,他没有选择成为独裁者,而是为了全国和解,促成了王政复辟。

第二次英荷战争发生于1665年至1667年,起因于英国订立更严苛的航海法,并占领荷兰位于北美的殖民地新阿姆斯特丹。战后荷兰保有从英国占领的领地苏利南,割让包括新阿姆斯特丹在内的北美殖民地新尼德兰给英国(也就是双方互换领地);而英国修改航海法,让出部分商贸利益给荷兰,并被迫和荷兰、瑞典结成三国同盟,共同向刚兴起的法国施压,要求法王路易十四退还大批领土给西班牙(1667-1668法国在产权转移战争打败西班牙)。总体来讲,第二次英荷战争是英国战败,因此酝酿出第三次英荷战争。

早期经历

复辟时期

1608年12月6日生于英格兰德文郡托灵顿一贵族家庭。是托马斯·蒙克爵士第2个儿子。1625年9月,志愿参加白金汉公爵 乔治·维利尔斯率领的袭击西班牙加的斯的远征军,在他的亲戚理查·格林维尔爵士的麾下听命。1627年参加讨伐雷岛远征军,但此次远征同样未能摆脱失败的命运。1629-1638年随格林维尔参加过在尼德兰对西班牙人的作战。1636年10月-1637年10月长达一年的围攻布雷达的战斗中立有战功。凭借著莱斯特伯爵罗伯特·悉尼的影响被任命为步兵团中校,并与1639年-1640年参加了第一次和第二次主教战争。又经莱斯特伯爵提携,被任命为上校步兵团长,1642-1643年在爱尔兰镇压叛乱。1643年回英格兰,为查理一世效力,1644年1月25日,托马斯·费尔法克斯解围南特威奇时被俘,关入伦敦塔两年。 在监禁期间,著有《政治及军事情况分析》。

第二次英荷战争爆发在英国斯图亚特王朝复辟时期。 1660年查理一世之嗣查理二世在资产阶级和新贵族与封建王朝残余势力的妥协下回到英国,被立为国王。查理二世登上英王宝座不久就授予英国海军为「皇家海军」的称号,并任命他的弟弟詹姆士·约克公爵为最高指挥官。新的更为苛刻的《航海条例》被颁布,英国在海外向荷兰殖民地展开了新的攻势。然而此时的英国海军实力已今非昔比了:克伦威尔军事独裁时期对内镇压反对势力,对外远征爱尔兰、苏格兰,并与西班牙进行战争,使得国家揹负200万镑的债务。至1660年,由于政界和军界的腐败,欠外债高达100万镑。全年海军拨款仅及海军预算的2/3,造成船只破旧失修,兵士匮薪,士气低落,海军战斗力被严重削弱。

国会将领

战争战败

1646年保王党失败后,蒙克重新获得自由,并被国会任命为陆军少将。1646年受命在阿尔斯特作战。1649年冬保王派联盟军、爱尔兰反叛者和阿尔斯特苏格兰人迫使他同意休战,为此遭到国会指责,他虽然以军事需要为托词,但还是被迫离开步兵团,引退与德文郡。奥利佛·克伦威尔以为他还是非常能干的,1650年派他率领一团步兵去镇压苏格兰的保王分子,同年9月3日,他在邓巴战役取得辉煌胜利。克伦威尔率主力向南进军,留下他率领的8000人镇压苏格兰保王党分子,1651年9月猛攻邓迪时虽然相对艰难,但还是非常迅速有效,11月病倒解职,到巴斯马尔治疗,但仍留任苏格兰特派专员。

荷兰在第一次英荷战争战败后,对于《航海条例》如芒在背,卧薪尝胆一直寻求着重夺制海权的时机。此时,德·奈特海军上将在老将特罗普阵亡之后继任成为荷兰海军统帅,他励精图治,改组海军。并重整了海军的战略思想:即认识到单凭护航商船是无法击败英国的。只有改变这种被动战略,抛开商船,以海军主力寻求与英国舰队决战的机会,夺取制海权,才能取得战争的胜利。在这种战略思想的指导下,荷兰加紧建造大型战舰。至1664年,海军已拥有103艘大型战舰,火炮4869门,官兵21631人。自从英国采用战列线战术后,其他国家的海军也竞相仿效。据说最早提出这一战术思想的大概是荷兰的老将特罗普。不过,真正大胆运用这种战术则是在第二次英荷战争中。

英荷战争

英国的挑衅使得荷兰觅到了复仇的良机:1664年4月,一支英国海军远征队占领了荷兰在北美的新阿姆斯特丹,并将其重新命名为纽约。1663年,英国得寸进尺,组织「皇家非洲公司」开始进攻荷兰在非洲西岸的殖民地,并于1664年占领,企图从荷兰人手中夺取一本万利的象牙、奴隶和黄金贸易。忍无可忍的荷兰开始采取行动:1664年8月,德·奈特率领8艘战舰收复了被英国占领的原荷属西非据点;1665年2月22日,荷兰正式向英国宣战,第二次英荷战争于是爆发了。规模及过程:

在1652年的第一次英荷战争中,他被任命为舰队司令。序位在查德·迪恩、罗伯特·布莱克和波帕姆之后居第四。他与主将查德·迪恩密切配合,巧妙地运用纵队基本编制主动出击,分别于1652年12月的邓杰内斯角和1653年2月的波特兰海战给予荷兰海军已沉重打击。1653年6月的加巴德沙洲海战以查德·迪恩战死为代价击败荷兰海军名将马顿·特罗普,摧毁其9艘战舰,完全封锁了荷兰本土,10月的斯赫维宁根战役带100艘战舰围攻拼死一搏的荷兰海军,当场格杀老特罗普,致使荷兰海军全军崩溃。恢复了英国人对局势的控制。尼德兰联省共和国被迫承认《航海条例》后,他于1654年回师苏格兰高地,神速的进行了另一次对保王军的战役,取得了辉煌战果。这壹次战役使他得以削减苏格兰驻军的规模。1654-1658年克伦威尔任护国公的时候,他任苏格兰总督。并与1653年1月23日娶了一个兽医的遗孀安妮·拉斯德福。

规模更大

王政复辟

第二次英荷战争期间,海战的次数虽然大幅度减少,但规模更大了。双方主要是以海军主力决战的形式、力图依照战列线战术作战来夺取制海权。由于炮火的改进和射程以及杀伤力的提高,使得双方在海战中的损失大大提高。战场主要是在英吉利海峡和北海地区,战争程序往往可以分为3个阶段。第一阶段(1665年6月~12月) 阶段特点:英国海军占据优势。

1658年克伦威尔去世后,他的儿子理查·克伦威尔继任护国公,政权立即开始瓦解。蒙克劝小克伦威尔不要听少将们的阴谋诡计而依靠他父亲的忠实支持者,但一切挽救措施都没有效果后,他也就默认了推翻小克伦威尔的行动。1659年10月约翰·兰伯特少将以武力解散残缺议会后,他站在国会一边清理苏格兰军队中的异己分子,安排了新的议会选举,并出任地方长官,建立了自个的总部。1660年1月1日,他从苏格兰率6个步兵团和4个骑兵团组成的一支军队跨出苏格兰边界,完全绕过边境守备队防守的要塞,迅速的推进。1月11日进入约克,2月3日进入伦敦,取得决定性胜利,并在新选出的议会中要求长期流亡法国的查理回国当国王,从而解决了英国的危机。由于他协助查理二世复位有功,被封为阿尔比马尔公爵,并被授予嘉德勋章,另获得7000镑年金。1660年8月3日又被任命为陆军总司令兼骑兵总监和爱尔兰总督。他带到南方的军队虽然被解散,但他的团则改称为勋爵军的步兵近卫军团保留下来(后来称第二或冷溪近卫团)。

英荷两国宣战后,并未立即投入战斗。主要原因是当时处于冬季,天气条件不利于海战,故直到春季来临后才正式交战。

再次出海

肆虐于14-15世纪的黑死病在1664-1665年间又卷土重来,再度侵入英国。半年内由伦敦的西区扩及东区。从1665年5月至9月,伦敦死亡人数由43人迅速发展到31159人,加重了724倍!夏季发作,9月后开始流行,死亡人数剧增。据说伦敦人口的1/4、约10万人死于这场灾难。这使得英国国内一片混乱。

蒙克在第二次英荷战争爆发时重返海军服役,在1666年6月的四日海战中,由于寡不敌众,英军伤亡巨大,几乎每艘战舰都挨了炮弹。荷兰舰队都逼近了他的旗舰。12日,阿尔比马尔公爵发表了慷慨激昂的讲话:"有人不害怕吗?或许有吧。但是我必须要老实的跟大家说、我不是那一个不害怕的人。是的,我害怕。我害怕即将到来的死亡。如果命运使我失败,我将得到名誉的死亡与永恒的安息。而逃跑则是懦夫的行为,但是我更害怕、当我们死亡之后却得来一个懦夫的称号。当后世的人们在注视这段历史的时候、会嘲笑我们是一群不晓得为自个命运奋战的懦夫。是的、我们的处境十分艰难、但是假如我们只是在这里惊慌失措而不奋力一博,那么失望才真的会变成绝望、毁灭也才必然来临。惊慌失措是死神的最爱。而勇敢无畏则是生存的窄门。我不晓得你们是怎么想的,但是我将对着眼前的敌人进行反击、我将冲入敌人炮火最猛烈的地方进行突击,用自个的手掘出脱离地狱的孔道。假如你们不愿意跟来、我也不会抱怨失望,因为越少人、代表荣誉越大。如果成功的侥幸逃出这里活了下去,到年老力衰、儿孙满堂的时候,我将毫不厌倦的一次又一次述说著这段荣誉的过往,直到他们以赞叹的眼光看着我满身留下的疤痕为止!是的,我们可以在这里惊慌失措什么都不做,而期待死亡的来临。我们也可以勇敢前进,冲出一线生机得到我们应有的未来和荣誉!而我、选择后者。"在他的鼓动下,英军将士勇气倍增,顽强作战,终于等到了他内战时的死敌鲁珀特亲王的援军,使他支援下来并发动反攻,并迫使荷兰人先撤出战场。1666年7月,他发起圣·詹姆斯日之战,打破了荷兰人对伦敦的封锁,接着8月的 "霍尔姆斯篝火"事件使荷兰人的经济蒙受重大打击,但英国也因为伦敦大火和鼠疫而无力再战。1667年6月,米歇尔·阿德里安松·德·勒伊特发起突袭泰晤士河战役,虽然蒙克警告突袭的大概性并妥善采取了应付危机措施,但他的声誉还是受到了损害,此后不久退役。1670年1月3日因患水肿在伦敦去世。葬于西敏寺。今美国南卡罗来纳州的蒙克斯科纳镇就是为了纪念他而命名。

1661年1月,荷兰又先后同法国、丹麦结成反英同盟。法、丹两国开始向荷兰提供各种援助。尽管法国并未积极参战,但也迫使英国舰队拨出20艘战舰应付,使得英国海军的总体实力受到削弱。如此一来,英国的战略优势逐渐丧失。这一阶段,仅仅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双方连续展开了五次海战。激烈程度空前,双方互有胜负,可以说是一场实力的拉锯。

结论评价

无关乎舰队实力或是国家总和国力,这一阶段的海战出现一边倒的形式,予人的感觉更像是德·奈特的个人华彩的演出。纵然这种说法有些所谓英雄史观的偏颇,但个人于历史的价值恐怕是难以否认的。战争的结束和影响

蒙克勇敢,足智多谋,他之所以长盛不衰,原因是他没有政治野心极对公民权有一种强烈的责任感。他在海上作战和陆地一样成功,那是受益于他当炮手时学到的技能,假如说罗伯特·布莱克确立了战列线战术,那他则为英国舰队提高战术和射击术做出了极大贡献。

在圣·詹姆斯日之战后,英荷双方虽然没有再进行过大规模的海战,但战争却也并未就此停息。两年之久的海战使得两国国力亏空,元气大伤。当1666年9月10日,一场罕见的火灾降临到伦敦,连续烧了4天4夜,将伦敦城毁去2/3,经济损失超过800至1000万镑(经济损失已超过了两次与荷兰战争的费用)之后,英国无力再战,从1667年1月开始,不断与荷兰方面取得联络,希望进行和平谈判。

荷兰方面的和谈欲求并未如英国那样强烈,国内对于「霍尔姆斯篝火」事件的复仇情绪依然高涨。为了增加谈判桌上的筹码,荷兰元首德维特在布雷达会谈期间,祕密下达了进行军事行动的授权。克劳塞维茨以为「战争无非是国家政治通过另一种手段的继续」,在这里亦是得到了体现。

荷兰海军虽然在圣·詹姆斯日战役中失利,但舰队主力依然健在,并未受到致命

性的打击。德·奈特通过这场在英国本土附近作战的实践,认识到了夜间偷袭的大概性,并利用间谍获取了泰晤士河的潮汐、水位、航线等情况以及伦敦地区的军事河经济情报,还对水兵进行了夜间战斗的训练。在得到元首的授权之后,他制定了一项大胆罕见的作战计划:先将舰队在特塞尔岛外紧急集合待命,然后觅机偷偷驶入泰晤士河口,沿梅德韦河溯流而上,直达英国舰队的战舰船坞查塔姆,然后将英国战舰击沉或焚毁。之所以谓之「大胆」主要因为这一计划有着极大的风险:姑且不论沿途有英国的各种防御设施,仅泰晤士河口和梅德韦河就多沙洲浅滩,只有涨潮且顺风才能通过,稍一疏忽,错过潮位或是风向不顺、风力不够,则军舰就有搁浅的大概,况且英国海军的全部战舰未必都已进港不可以作战。另外,对于硬体的依赖也是英军未能料到这壹次奇袭的原因之一:在梅德韦河口和查塔姆之间,设有一根长达800码、重14.5吨的横江大铁链。任何人也未曾设想到,荷兰舰队竟敢深入敌腹,将战火引至大英帝国的家门。都说战争是一场豪赌,那么胜利女神可能经常会去眷顾那些敢于在关键时刻掷下巨注的人物,于是,世界海战史上的奇蹟出现了。

1667年6月19日,德·奈特率领荷兰舰队(24艘战列舰、20艘小型船、15艘纵火船)航行到泰晤士河口。趁黑夜涨潮之时,先遣舰队顺潮流溯入泰晤士河,一路炮击,非常快占领了英国希尔内斯炮台,夺取了贮存在此地的四、五吨黄金以及大量木材、树脂等物资。荷兰舰队横冲直撞,寻找并击毁发现的英国舰船,一些最好的军舰被俘虏准备作为战利品带回本土。荷兰舰队甚至还炮轰伦敦。22日,荷兰舰队长驱直入到达查塔姆船坞。据说当时英国在次停泊了18艘钜舰,每舰都在1000吨以上,荷兰舰队进入后打哑了岸上的炮台,登陆部队以及纵火船人员拆除或毁掉了河上障碍,非常快英国就损失了6艘钜舰。其中蒙克的旗舰「皇家查理」号被荷兰人带回国内。凭恃著「绅士风度」的英国人自然不耻这样的奇袭,英军的一位目击者写道:「这些威武雄壮、战绩辉煌的战舰的毁灭,是我生平所看见的事情中最令人心疼的。每一个真正的英国人见了都会伤心泣血的。」荷兰舰队横行了三天,最后全部安全返航。之后,德·奈特便封锁泰晤士河口长达数月。

这壹次奇袭给英国造成了近20万镑的损失,更使皇家海军蒙受了奇耻大辱。英国遭此大败,加之瘟疫和伦敦大火两重灾难,已无力再战。奇袭加速了英荷两国的谈判程序。1667年7月31日,两国签订了《布雷达和约》,根据和约英国放宽了《航海条例》,放弃了在荷属东印度群岛方面的权益,并归还了在战争期间抢占的荷属南美洲的苏利南;荷兰正式割让哈得逊流域和新阿姆斯特丹,并承认西印度群岛为英国的势力范围。这个和约实际上意味着英荷两国在殖民角逐中划分了势力范围。第二次英荷海战随之落下了帷幕。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