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顺格格的由来,她是婉容的表嫂妹

作者: 历史文刊

这个女人一生都为溥仪痴迷,但却被溥仪视为粪土。她叫王敏彤,是家中的长女,所以又被称为大格格或王大姑娘,父亲是咸丰皇帝的军机大臣完颜崇厚的孙子,而母亲则是乾隆皇帝第五世的直系孙女爱新觉罗·恒慧的长女。她也是代皇帝溥仪的皇后婉容的表姐妹!

清朝格格由来:现在电视节目中经常出现清宫剧,“格格”满天飞,“格格”原为满语的译音,译成汉语就是小姐,姐姐之意。清朝贵胄之家女儿的称谓,即妇人之爵名。格格,是满族和清朝对女性的一种称谓。作为正式称号使用时,在后金时期,国君和贝勒的女儿称为格格。清太宗起,逐步按照汉人习惯,重新规定了封号。作为非正式称号时,被用于尊称其他地位高贵的女性。另外,清朝亲王的低阶妾有时也被叫做格格。正式称号

这位末代格格确实是一个一等一的美人儿,身材纤瘦颀长,皮肤白嫩,五官精致秀丽,的确算得上是大清历史上最美的一位格格。那么这样一位样貌秀丽有举止得体的格格为何会一生苦恋溥仪,最后却竟是孤独终老的下场呢?

在后金时期,国君和贝勒的女儿(有时也包括一般未嫁之妇女)称为“格格”,无定制。例如,清太祖努尔哈赤的长女称“东果格格”,次女称“嫩哲格格”。

图片 1

清太宗皇太极继位后,于崇德元年,始仿明制,皇帝女儿开始称为“公主”,并规定皇后所生之女称“固伦公主”,妃子所生之女及皇后的养女,称“和硕公主”。“格格”遂专指王公贵胄之女的专称。

图片 2

顺治十七年始把“格格”分为五等,即:

王大姑娘为了追求溥仪,不惜去医院专门做了妇科检查,居然开出一张诊断证明书,证明她依然是处女。这未免可笑,但确是事实,足见王大姑娘的一片痴心。

亲王之女,封为“和硕格格”,嫡福晋所生女为郡主,侧室所生女为郡君;

图片 3

世子及郡王之女,封为“多罗格格”,嫡福晋所生女为县主,侧福晋所生女为县君;

多罗贝勒之女,亦为“多罗格格”,嫡福晋所生女为郡君,侧福晋所生女为乡君;

固山贝子之女,嫡福晋所生女封“固山格格”为县君,侧福晋所生女不受封,称宗女。

镇国公、辅国公之女,嫡福晋所生女称“格格”为乡君,侧福晋所生女不受封,称宗女。

此外,“公”以下之女,俱称宗女。

图片 4

“格格”之称一直沿用至清末民初之际,才渐渐终止。注:格格的读法为并非第二声非正式称号

在清朝,“格格”有时候也被用于尊称其他地位高贵的女性。例如康熙年间,内务府的报告中有称苏麻喇姑(孝庄文皇后的侍女,曾抚养康熙帝)为“苏麻喇额涅格格”。

无正式封号的贵族之女可称格格。《清稗类钞》称:“亲王之女称郡主,郡王及贝子、贝勒、辅国公之女称县主。然除公主外,虽有郡主、县主资格,如未奉有正式封号者,皆统称格格。大抵称格格者,以次女以下之处子为多。若其长女,未得正式之封号者亦罕。”

另外,清朝亲王的低阶妾有时也被叫做格格,位在侧福晋、庶福晋之下。《清史稿》记载雍正帝的孝圣宪皇后“年十三,事世宗潜邸,号格格。”那么清朝格格们的等级如何划分的呢?

顺治十七年始把“格格”分为五等,即:亲王之女,称为“和硕格格”,汉名为“郡主”;世子及郡王之女,称为“多罗格格”,汉名为“县主”;多罗贝勒之女,亦称为“多罗格格”,汉名为“郡君”;贝子之女,称为“固山格格”,汉名“县君”;镇国公、辅国公之女,称“格格”,汉名“乡君”;

此外,“公”以下之女,俱称“宗女”。“格格”之称一直沿用至清末民初之际,才渐渐终止。例如清高宗一生共生了十个女儿,其中有五人因早殁没有加封,另外五个女儿,加封为公主。即第三女,封固伦和敬公主;第四女封和硕嘉公主;第七女,封固伦和静公主;第九女,封和硕和恪公主;第十女,封固伦和孝公主。她是个例外,因为她是在乾隆六十五岁时生的,是乾隆帝最钟爱的女儿,后下嫁给和的长子丰绅殷德。她本应封为和硕公主。但乾隆破例把他封为“固伦公主”。此外,乾隆帝还收养了其弟弘昼的一个女儿,后来加封为和硕和婉公主。

从以上事例来看,清朝从皇太极开始就已经不把皇帝的女儿称作“格格”了,一般均称为“公主”。但公主的家人也可以在不是很正式的场合叫她“格格”,这是按照她的排行来叫的,如“大格格”、“十格格”等。

“公主”这个名词是春秋战国时代才开始有的。周朝的天子把女儿嫁给诸侯,自己是不主持婚礼的,而叫同姓的诸侯来主婚。当时各诸侯国的诸侯一般称“公”,“主”就是“主婚”之意,所以因为是诸侯主婚,天子的女儿就被称为“公主”了(哎,一点浪漫色彩也没有),当时诸侯的女儿也被成为“公主”,也称“君主”,《史记·吴起列传》说:“公叔为相,尚魏公主。”古书尚也常常将公主简称为“主”。

图片 5

从汉朝开始,只有皇帝的女儿才能称为“公主”,诸侯王的女儿则称为“翁主”。颜师古在《汉书·高帝纪下》“女子公主”条下解释说:“天子不亲主婚,或谓公主;诸侯王即自主婚,故其主曰翁主,翁者,父也,言父自主其婚也。亦曰王主,言王为其主婚也。”这样,翁主就比公主低了一个等级。也是从汉代开始,皇帝的姊姊称为“长公主”,先皇帝的姊妹为大长公主,加上“大”“长”的字样是表示尊崇。东汉时的公主一般是“县公主”,如光武帝的女儿为舞阳公主、涅阳公主等等,舞阳和涅阳都是县名;晋朝的公主则是“郡公主”,因为公主封号之前是郡名,如晋武帝的女儿为平阳公主。这样的“县公主”和“郡公主”也可以简称为“县主”和“郡主”,所以两汉倒晋的县主和郡主都是皇帝的女儿。汉代的王的女儿被称为“任”(这是什么怪名字阿!),如《汉书·王莽传》说:“其女皆为任。”古书的研究者认为“任”其实是当时女子爵位的称呼。

到了隋唐时期,太子和诸王的女儿也封郡、县,但不能称为公主,太子的女儿为郡主,诸王之女为县主;明清两代亲王的女儿为郡主,郡王的女儿为县主。唐高宗是专门下诏书规定,皇帝的女儿出嫁教“出降”或“下降”,而诸王之女出嫁只能叫“适”,娶公主称“尚主”,娶诸王之女只能叫“娶”。清朝最美的格格

颜立童完记,爱新觉罗·毓朗外孙女。爱新觉罗·毓朗(1864年8月27日-1922年12月14日),即多罗敏达贝勒,爱新觉罗·溥煦第二子,其父为完颜立贤(军机大臣完颜崇厚之孙),其母为毓朗的嫡长女爱新觉罗恒慧。家中长女,人称大格格或王大姑娘,妹完颜碧琳。婉容的表姐妹,她曾痴恋于溥仪,却被溥仪所厌恶,终生未嫁,最终精神崩溃。

这位文静、优雅的女士,因为被时代的漩涡拖累,又背负着这个传统家族过多的负重,几次婚姻的机缘,都被错过了,终生未嫁;她在晚年时精神几近崩溃。

关东军为了长久地掌控“满洲国”的政权,想让溥杰娶日本女人为妻,将来生一个有日本血统的男孩儿,就可以成为“满洲国”第二代“皇帝”。溥仪大吃一惊,坚决反对,但吉冈不客气地回绝了溥仪的要求,溥仪急切地找来二妹商量,因为关东军早已经把其信任的大臣们隔离开了。

两人最后商量决定抢先在北京给溥仪找一个满族妻子,溥仪同意了这位女子就是婉容的表妹、人称“大格格”恒慧的女儿完颜立童记。一切都在秘密地顺利进行,完颜立童记母女甚至在1936年已经来到了当时的新京,但这件事还是很快被日本人知道了,在日本人的干涉和破坏下,原拟的订婚只好告吹。

图片 6

颜立童完记——清朝最美的格格

经此一事,完颜立童记的婚姻之路再次遭受了重大打击,一路蹉跎到了1960年,也就是溥仪从抚顺战犯管理所释放的那一年。这位秀外慧中的美丽格格由于家族的没落,婚姻之事也异常的坎坷,由曾经风华绝代的美女已经变为一个47岁仍待字闺中的老姑娘。

溥仪的最后一任夫人李淑贤在其回忆录中记述了这么一段往事:这位老姑娘,是皇后婉容的亲姨的女儿,人称“王大姑娘”。她家住在东四三条一个独门独院,母亲是个老派人物,官称王老太太,旧时在京城也算得上是有身份的人物。解放后,家庭没有别的生活来源,靠卖点旧东西,再做一些缝缝补补的活儿维持生计,一家人生活得倒也平静。

由于溥仪特赦回京,她一家的生活平静被打破了,早在伪满洲国时,溥仪的二妹有意让王大姑娘嫁给溥仪的弟弟溥杰,母女俩都到了伪满洲国的“新京”。由于日本人不同意溥杰与中国人结婚,此事便“黄”了。但她一家人仍对溥仪及爱新觉罗家族顶礼膜拜,崇敬得不得了。

王敏彤刚一听说溥仪特赦回到了北京,王老太太素知溥仪与三妹关系不错,马上就找到溥仪的三妹金蕊秀,让她出面邀请溥仪到王家来吃饭。果然,三妹有面子,溥仪高兴地应约赴宴。

王老太太有心宴客,早准备好了一桌丰盛佳肴,母女俩都能炒一手好菜,这次当然拿出了看家本领。菜是可口的,再加上有王大姑娘在一旁热情劝酒,溥仪喝了个不亦乐乎。

本来,溥仪这个人不像他本人相貌那么死板,尤其喝了酒,就更喜欢嘻嘻哈哈地开玩笑。吃饭当中,王大姑娘在旁边把盏,俩人说说笑笑,溥仪微醉之中,又说了不少笑话。结果,溥仪大醉而归,过后,他只记得宴席上的佳肴,却忘了把盏的“美人”。偏偏王大姑娘以为溥仪喜欢上了她,竟害上了单相思。

图片 7

与孟小冬的合影,甚至清丽更甚名伶孟小冬

按说,王大姑娘年逾五旬,年龄只比溥仪小5岁,但她长得五官端正,浓眉大眼,模样挺不错,瞧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年轻一些。她不仅知书达礼,还舞得一手好剑。六七十年代,她每天在文化部门口晨练,引来不少人观看,她应该不是那种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只不过是条件高,把自己耽误了。

她以为溥仪对她印象不错,于是又托溥仪的三妹夫润麒从中撮合,要他代做说客,邀请溥仪再次赴宴,但溥仪一听就摇了头。原来,溥仪根本就不想跟旧满族女子搞对象,而且他也不想找一个没有正式工作的旧式家庭妇女。

于是,无论是王老太太还是王大姑娘请吃饭,溥仪一律婉拒,再也不赴这种相亲“鸿门宴”了。但王大姑娘死缠不放,屡屡托人向溥仪说合,溥仪烦了,产生了逆反心理,一提王大姑娘就头痛不已。到后来,溥仪跟我结了婚,王大姑娘听说以后,竟大哭了一场。

这还不算完,1965年,溥仪患病住进了医院,当时看望病人需要在门口拿牌子,一次只准进一个亲属。每天下午3点探视时,我去了几次,都看到牌子被人先拿走了,我进不去,只好在门口等候人家出来。原来是王大姑娘把探视牌拿了,她进溥仪的病房探视,一坐就是一下午,害得我总是一番好等。

王大姑娘越去越频繁,溥仪烦透了,一次,她进了病房长时间不走,溥仪忙打电话叫我去,她见我也不理,溥仪轰她,她才走了。溥仪躺在病床上跟我说:“她真是太讨厌啦!”溥仪气恼之余,索性找来润麒,让他转告王大姑娘再也甭来啦。

图片 8

清朝最美的格格

也许是她真心喜欢溥仪,1965年春节前后,王大姑娘又来医院看溥仪。这次,很少发火的溥仪大光其火,对她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我不想见到你,你给我滚出去!”溥仪正骂着,碰巧溥杰的夫人嵯峨浩进来看他,当时场面极为尴尬,嵯峨浩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不知如何是好。

溥仪赶忙给嵯峨浩解释原委,王大姑娘哭着走了,事后,嵯峨浩对我说:“我当时以为溥仪骂我呢!我从来没见溥仪发这么大的火……”

王大姑娘为了追求溥仪,不惜去医院专门做了妇科检查,居然开出一张诊断证明书,证明她依然是处女。这未免可笑,但确是事实,足见王大姑娘的一片痴心。

图片 9

与名伶孟小冬的合影

图片 10

颜立童完记

图片 11

颜立童完记,爱新觉罗·毓朗外孙女。

图片 12

颜立童完记清丽旧照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