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认为这样做妥吗,总有人记得你爱吃什么

作者:历史资讯

问题:在贵州省黔西现在很流行老人去世后,有几个儿子就要摆几个收礼处,大家认为这样做妥吗?

关于吃,我好像一直在这件事上比较满足。

回答:

小时候,我爸有一辆大摩托车,一辆车上可以容下我们一家三口。我总记得我小时候,坐在大摩托车上抱着哇哈哈穿梭在小集市上。当时哇哈哈的包装纸揭开还可能有奖。

谢谢邀请!按照我的年龄对这方面没有评论的论点。我就说个我家的事吧。我奶奶有两个儿子是不是一个爷爷我就不知道了。我奶奶去世的时候是在我家办的,九几年的事了。当时收的钱怎么分的,有没有剩余我都不知道,因为那个时候还很小,大人也不和我们说这些事。我们那里有五七,然后别人还要来吃饭的,当时我爸爸找我的叔叔商量说要不要办,然后叔叔说不办(我爸爸是大儿子)。叔叔说不办我爸爸也同意了,但是考虑到我还有几个姑姑肯定会回来的所以就备了两桌菜给家里姑姑们吃。但是在五七早晨我爸爸就看到了叔叔到街上去买菜,买了很多的那种。爸爸回来和妈妈说了这事觉得很奇怪。五七中午姑姑们还有爸爸的一些堂兄弟之类的亲戚过来吃饭了,我爸当时很为难,因为打过招呼了说不办,所以也没有准备那么多菜。不过亲戚们很理解,中午吃饭就是打仗一样,坐着的站着的地上登着的都是。我爸爸人品正人员也好也爱开玩笑,然后就说那些亲戚:我都叫你们不要来了,你们还来。你看你们把我急成什么样子了,一点准备都没有。亲戚们说是叔叔打招呼让他们来吃饭的,而且让到他家吃。我爸就说你们也是的人家请你们你们跑我家来,这事你们做的不对啊。然后爸爸就让亲戚们晚上到叔叔家吃饭,(那时候是夏天农村还不知道冰箱什么样子呢。)亲戚们都不愿意,近的就回去了,剩下我几个远的姑姑家,爸爸劝了好久才把他们劝去,但是有一个姑父还是没去,说就要在我家呆着,没饭吃都可以。这个事就算过去了,但是亲戚们好久提起这个事都看不起叔叔。

小时候只知道爷爷奶奶做的饭好吃,后来才听说我爷爷奶奶原来开过小餐馆。爷爷最喜欢给我做炸茄子,每每高中放学回家爷爷都会想着有时间给我烧这道菜。

回答:

秋收时节,姑姑我们一家都会过去帮忙,农忙时期爷爷奶奶就会提前在家准备饭菜。我最喜欢这个季节,因为大家不仅聚在一起,而且会在餐桌上说说笑笑。记得最清楚的画面就是,夏天坐在大榕树下面支一个大圆桌,大家围着坐。还是小孩子的我会跟弟弟争抢竹椅子,还会看大人热,拿着大蒲扇从一数到三十,和我弟轮流着制造风。吃饭也简单,爷爷会拌个拿手的凉菜,我当时所有的注意都在为什么姑姑吃完的咸鸭蛋只有一个小小的洞。

个人认为不妥,收了总是要还的,又何必这样辛劳,给人压力呢?

奶奶会炸菜角,焦叶(类似杂粮煎饼那个焦焦的),做卷卷。小时候我们一家总在奶奶家蹭饭,有一次冬天回家,我拿着暖壶一甩一甩的还把暖瓶摔了。好像还是爸妈结婚时候的,被骂的好惨。后来,我们不去蹭饭了,奶奶蒸好了卷卷,包好了包子。我就是拿着一盘一盘的成果回家,总不放在心上,也就总摔在地上。小时候因为这个挨的骂可不少。

人走了,举行葬礼意义作用,不就是宣告下,这个人离世了,大家或知晓或追思一下,就好了。

我爸车技很好,他开摩托车感觉都是在飙车。那种刺激却又很安心的感觉至今依旧记忆尤新。我们家之前还有个砂锅,我爸和我妈有次吵架把砂锅打碎了。我当时因为小,每每爸妈吵架就只知道哭。记得那次爸妈吵的可凶,妈妈出去了,喝醉酒的爸爸问我你妈妈去哪儿了,我怯怯的说出去了。爸爸说那么晚了,你赶紧把妈妈找回来呀。这是我第一次觉得成人的世界跟小孩子不一样。缅怀我家的砂锅,小时候我觉得它很珍贵的。它可以煲出电视里才有的时尚砂锅,妈妈可以自由发挥的空间也很大。

人,生与死,都是人生的两端,每个人都会从生到死,或早或晚,很普通的事,带给他人的或恐惧或忧伤,或者就那样……但用一个人的死,去敛财,虽然可能是你们的习俗,但我觉得这是恶俗,第一个开始的人最可恶,因为第一个收了,接着第二个为了收回拿出去的,也这样做……送出去拿回来是理所应当的,这事就成了他们的习俗了。

我小时候,爸爸有好多从小在一起的朋友,他们总爱聚在一起喝酒聊天。而我每每晚上都会收到,爸爸喝酒打包带回来的小食。常常是我和妈妈在床上看着电视剧,爸爸提着小零食回来,可能会是砂锅煲,可能是鸡爪,可能是炸的小鱼干,鱼罐头等等,叫我们快快下床吃东西。

这和结婚送礼有点像,现在也搞的大家不轻松不舒服,各种算计……有的为此,据说因这看清了闺蜜是真假,婆媳有多真……验证了各种人生考验,把自己也搞的人鬼不是,结婚当晚,都不是春宵一刻值千金,而是看账本敲计算器算钱!

爸爸一块儿玩儿的好多叔叔都是厨子,特别是一个人超级搞笑。他辈分比较低,和我爸差不多大却要叫我爸二爷。我就是他的小姑姑,每次到我家他都叫我小姑姑,我实在是不知道谱怎么摆,偶尔学学样子逗逗他,你这小侄子……

我自己婚礼,就是领结婚证时,民政局里宣誓了,就是自己婚礼吧!我家里,妈妈非得摆几桌,说要把送出去的钱收回来,所以办了几桌,谁收钱谁搞,我们只出席配合了下。

我的小侄子大家都叫他三儿,他最怕我爸也和我爸玩儿的最好,他是个厨师给我做了好多好吃的,印象中我爸买了什么菜不知道怎么做,都会打电话问问他。有时候他也会直接来我家,记得印象最深的就是某个低迷时期,他给我做拔丝山药吃。

我爸爸在老家有好多朋友,他总是让他朋友的孩子跟我一块儿玩。我爸爸觉得我不笑就是不开心,不出去玩儿就是内向,不说话就是不会说话。他担心我,所以在我高考想复读的时候,他天天打电话让运仓大大家的姐姐来我家玩儿。在我去大学的时候,让三儿来我家做饭。如果按秋月那边的习俗这大概也算升学宴了吧。

我爷爷家有一个大铁门,铁门很高,下面有大约二十厘米的空隙,之前奶奶家养兔子的时候会拿一块挡板挡在那里。记得我小时候,经常从下面钻过去。第一次爬的时候,要紧贴地慢慢蠕动,很难受。习惯了也就轻车熟路了。后来听我爸爸描述这件事,他说有时候他妈妈还有一个小姑在我家玩儿的时候,我饿了就会爬过去去我奶奶家找吃的。

其实,北方过节没有什么吃的。也差不多像网上说的什么节都会吃饺子,我妈很忙,她也不太会做饭。每每到过节,改善生活的任务就会放在爷爷奶奶身上。记得高中星期天,总是姑姑也去奶奶家,我们就一起包饺子。我一人擀饺子皮得赶上她们一块儿包的手速。

我小时候很调皮,把我爸妈结婚时的电视机给烧坏了,记得爸爸当时春节回家,我妈正气的要打死我。我爸把我拉到旁边,让我出去住两天。我被放到了三奶奶家避难,三奶奶家一直都有好多零食水果。那次,我就静静地在一边站着大概也知道自己做错事了。记得当时,所有人都告诉我说没关系,等你妈气消了就没事了。小孩子倒也心大忘得快,跟小姑玩儿了一会儿就忘记了。

后来,我去老奶奶家住了。老奶奶当时八十多岁,我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早上还要早起上学,睡觉又不老实。所有人都劝我老奶奶说,这不行。怕我上学太早吵到她,怕我睡觉吵醒她休息不好。当时老奶奶还很健朗,每天会在火边温一点白酒。看着电视,跟我讲她风华正茂时期的事情。

而她也把我照顾的很好,老人家每天醒很早,每天虽然抱怨我睡觉踢她。但大概还是很欣慰有个人陪伴她吧。很多大道理很多往事以及很多人我都是在经历丰富的老者身上得知的,至今依旧觉得她很伟大。午夜梦回还会想起她,但她也不知不觉离开了三年了。

现在奶奶做一大家子的饭也显得比较吃力了,只是在我回家的时候,还会给我做手擀面吃。记得有次,一个叔叔看到我拿着还未下锅的面夸赞到奶奶的刀功真好。

一切都在变,而唯一我家不变的东西就是苹果。我和我弟都爱吃苹果,所以不管春夏秋冬,不管价格高低。我家一定有吃不完的苹果。

上了大学之后,我不敢触碰的便是饺子和刀削面。因为爸爸之前在山西待过一段时间,所以我家从小都吃的刀削面。在外面吃总吃不到妈妈的味道,而且你经常吃的东西不自觉就有个评判标准,吃外面的就会怀念家乡的极易想家。

在杭州工作,老板老带着我们吃饭,他知道哪家餐馆特色是什么,哪家食材新鲜。让我知道了牛肉火锅里面还可以涮油条,学会了喝黄酒,吃到了最好吃的鱼头豆腐……感谢杭州遇到的吃货时光,至今记得次坞打面,嵊州豆腐,糯米饭,老面包……

今天又去大叔叔家蹭饭了,大叔叔很会烧菜。我记得我第一次吃鱿鱼就是他从外面回来,爸妈不在家然后他让我去他家吃饭我不去,他烧好了拿到我家吃的。

恍恍惚惚,最近的感动便是,大家都因为开玩笑记得了我爱吃豆腐。因为我经常叨叨叨,记得了我爱吃鱼。所以在去蹭饭,去做饭,点菜的时候都会帮我点这些菜,有的不说出来,我就会默默感动。有时候你们说一句,我记得你爱吃,我就很容易泪目。

仅以此文祭奠从小到大被我吃掉的食物。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威尼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