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动军事政变过程漏洞百出,爱直播绞刑对知识

作者:历史资讯

从1969年政变开始,卡扎菲统治利比亚长达42年。看似稳定的利比亚,顷刻间战火纷飞。

图片 1 资料图:卡扎菲

2月15日,正在开车的利比亚外交官爱德里斯·拉明接到儿子的电话获悉,人们开始在班加西街头游行。拉明意识到,变革的火炬已经从突尼斯和埃及传到了利比亚。

  夏岩贝

这一天,他等了几十年。

  1986年,美国前总统罗纳德•里根曾贬低卡扎菲为“中东的疯狗”,并派战机轰炸利比亚,炸死的60人中包括其养女。到了2008年,小布什政府宣布全面恢复与利比亚的外交关系,美国国务院官员形容卡扎菲是“一个有个性和经历的人”。不过,这位阿拉伯国家中在位时间最长的领导人似乎已无法靠这两个特质拯救42年的统治了。

年逾60的拉明喜极而泣,加大油门赶回班加西。他决定辞官,与这些示威者一起战斗。

  疯子卡扎菲的糊里糊涂政变

与此同时,47岁的班加西杂货店老板曼苏尔·艾哈迈德激动万分,通过手机和网络邀更多的人参加次日的游行。

  从1969年9月1日,卡扎菲兵不血刃地推翻伊德里斯王朝建立阿拉伯利比亚共和国至今已有40多年。

18岁的高中生扎达想拿起武器与政府军对抗,但被父母严令禁止。之后他和二十多个同伴一起,创办一份报纸。他说,报纸就是他们的AK47步枪……

  卡扎菲和萨达姆曾被视为阿拉伯世界的“革命双雄”,1969年的两场革命造就了他们独特的地位,并均具有桀骜不驯的秉性。卡扎菲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世人对他的评价毁誉参半。在本国和部分第三世界国家的眼里,他是“大救星”、“民族英雄”、“革命领袖”;而在欧美人的眼里,他是“狂人”、“疯子”、“恐怖主义支持者”。而今,强力镇压能否制止动乱尚待观察,但人们似乎看出一个长期禁忌的破绽:军事强人卡扎菲的权力也有有效期。

就这样,一个接一个,不论职业,不论年龄,千万个利比亚人走上街头,拿起武器,与卡扎菲政权展开全面的内战。至今,战争持续近5个月。

  卡扎菲走到政坛中央极具戏剧色彩,那个据说预谋了10年之久的军事政变,从头到尾混乱无序、阴差阳错。1969年9月1日,政变开始。27岁的卡扎菲命令助手米海什乘飞机前往首都的黎波里组织军营的接管工作。当米海什到达班加西机场时,发现飞机已满员。幸亏一个机场官员是他的朋友,总算走了后门上了飞机。到了的黎波里机场,他拦了一辆出租车驶向军营,下车时居然糊里糊涂地把武器和子弹丢在了车上。在班加西,卡扎菲亲自出马,将其吉普车装满子弹,一马当先地率领军队去占领班加西电台。当他走到半程回眸一望,却惊讶地发现,在前往班加西的路上,竟然只有他一个光杆司令。原来,在前一个岔路口,他的随行车队朝着贝卡军营方向开去了。

从1969年政变开始,卡扎菲统治利比亚长达42年。看似稳定的利比亚,顷刻间战火纷飞。

  更为可笑的是,负责占领国家广播电台的军官开车绕城一周,竟然没有找到电台,只好原路返回。负责接管的黎波里城外防空部队的领队指挥着600名士兵,到行动时才发现只有1050发子弹可供使用,平均每名士兵1.5颗,好在一路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就是这样一场仓促上阵、漏洞百出的军事政变居然获得了成功。政变发生时,留守国内的王储兼首相哈桑•里达王子则在王宫中喝得酩酊大醉。

斋月晚餐时间电视直播绞刑

  开推土机撞开监狱释放政治犯

“我们的行为,是隐藏在内心最深处几十年的呐喊,”拉明说。

  卡扎菲是个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他的行动常常令人难以捉摸。这是因为他从小在沙漠里长大,过惯无拘无束的游牧生活,加之上学时喜欢看乌托邦和无政府主义的书籍,因而养成了放荡不羁的性格。

在利比亚近一个月里,笔者跟每一个当地人交谈时,都会问他们为什么要参加反政府运动,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对卡扎菲恨之入骨?

  1988年,卡扎菲亲自开推土机推倒的黎波里监狱的大墙,放出400名政治犯。卡扎菲是一个反美主义者,但他对释放在黎巴嫩和菲律宾扣押的西方人质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当他忧伤时,这位文学爱好者不是醉心于文学创作,就是一人到沙漠的帐篷里静思。

其实,在1969年卡扎菲政变后,许多人还是非常支持他的。尤其是一些左派的知识分子和充满浪漫主义理想的青年群体,厌倦了等级森严的王国体制,期待着一场巨大的变革。那时,正值席卷西方各国的学生运动达到顶点,而距埃及纳赛尔发起的阿拉伯复兴运动也只有十多年光景。

  一次,卡扎菲思考问题时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他决定立即去埃及会见纳赛尔总统,并吩咐助手马上给他准备直升机。可是,负责卡扎菲安全的卫队正在沙漠里训练,助手打电话让他们赶快派卫队来。可卡扎菲却摆了摆手说:“不用叫了,来不及了。”于是,卡扎菲孤身一人乘坐直升机去了开罗,而且连埃及方面也没有打招呼。直到飞机在开罗上空盘旋,纳赛尔才知道卡扎菲来了。

之后,卡扎菲实施一系列“革命”政策,包括消除贫富分化(富人财产被没收从而成为穷人,因此也就没了贫富分化),迫害有不同意见的人士。这让人们逐渐发现,自己曾经支持的革命,并没有建立一个理想中的自由和民主的国家。

  卡扎菲的能耐让他俯视一切

政变后,一些思想活跃的知识分子希望为建设新国家建言献策,免不了对卡扎菲当局发出一些负面的评论。但这简直就是利比亚版的“引蛇出洞”——1970年代,卡扎菲在班加西的加尤尼斯大学公开处死了几个知识分子。

  卡扎菲执政超过40 年,他的传奇故事在的黎波里的大街小巷流传。那里的人们似乎都相信他能带着大约有六百万人口的利比亚走向繁荣。即使在遭受西方经济制裁多年后,这里也是非洲生活最富裕的地区之一,国民享受义务教育和完善的医疗体系。走在的黎波里整洁的街头,你会错以为自己身在欧洲小城。

该国知识精英从此噤声。

  国际社会的抨击、压力,恐怕不会让卡扎菲在意:毕竟示威者公开喊出了“颠覆口号”,一个曾被加上“支持恐怖主义国家”、“流氓政权领导人”头衔的政治强人,当然显然更加不会顾忌“国际名声”、“外界压力”,而对直接喊出“卡扎菲下台”的“违法分子”手软。一些民间组织和利比亚示威者愤怒地表示“要追究卡扎菲的罪责”,这实际上不仅是利比亚反对派一直想做的( 班加西等地素有“利比亚的火药桶”之称),更是西方世界一度公开表示要做的,但问题在于,谁来给猫戴上铃铛?

卡扎菲的所作所为,其实跟其他独裁专政者大同小异,无非是对内打压异己分子,实行恐怖统治,家族和亲信垄断政治经济特权;对外穷兵黩武,与西方为敌。然而,卡扎菲对这些没有一点遮掩,甚至还有一些行为艺术。

  血雨腥风之时,卡扎菲突然从“外逃谣言”中显形,他在讲话中称自己为“一个战士”。“利比亚需要光荣,利比亚要屹立在世界民族之巅。”他呼喊道,“我是一个从帐篷里开始闹革命的斗士……我将像烈士一样战斗到底。”(《环球视野》第360期,摘自《国防时报》)

在打击异己分子方面,卡扎菲从来不遗余力。一旦出现任何萌芽,他都会坚决地斩草除根,而且从来不隐藏,反而要公之于众,起到震慑作用。

  新华网原稿链接:

本文来源看历史

  卡扎菲:“我要像烈士一样死在这儿”

  相关专题:西方军事干预利比亚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威尼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