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误解的,被骂了千年

作者:历史资讯

被误解的“暴君”,被骂了千年,隋炀帝还能洗白吗?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

问:被误解的“暴君”,被骂了千年,隋炀帝还能洗白吗?

关于隋炀帝的种种暴行,有些可以洗白,还其公道,但有些事情无论怎么洗都洗不白的。

图片 1

先说可以洗白的。隋炀帝弑父、淫母这两件事基本可以确定比较扯淡了,这两件事一般都连在一起说,先淫庶母,事发再弑父。不少野史传说,绘声绘色地把那个善于蛰伏、长于自制、强毅隐忍、雄图大志的杨广描写成了一个急吼吼的多年没有亲近过女人的色情狂。于众大臣聚集、举国聚焦的焦点之地,权力授受的关键之时,演出这极可能毁自己二十年积累的夺嫡成果于一旦的愚蠢下流故事。杨广再愚蠢,能有此乎?

首先,隋炀帝不存在洗不洗白的问题,在我们现代人看来,已经能正视隋炀帝的功与过。他的功过自然能表明隋炀帝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图片 2

隋炀帝不好的一面大家都听的很多了,好色、荒淫无道、在位期间赋税繁多,施行各种酷刑等等。所以就不在赘述,主要分析一下他在位期间的一干的一些于国于民有利的事。

也许正是因为考虑到这一点,所以虽然这是丑化杨广的最好武器,正史也不敢直接使用。事实上,就连用力搜集炀帝的反面材料以为批判的唐太宗君臣,也没有一人指控杨广弒父。试想,如果果有此说,则李唐起兵之时,何不以为宣传材料?

开凿京杭大运河,贯通南北

隋炀帝在位期间征调百多万开凿了京杭大运河,虽然因为这个工程,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造成当时民怨沸腾,但是大运河开通以后,位于运河两岸的城市迅速发展起来,变的渐渐繁荣,而且运河极大的方便了当时南北的交通运输,让物资的运送成本大大降低,当时运河上“商船旅往返,船乘不绝”。

运河的开通对当时的南北经济、文化交流,维护全国统一和中央集权制的加强,都起了促进作用,成了当时国家的政治经济大动脉,一直到清朝末期有了海运后它的作用才不再那么凸显。

再说弑兄杀弟,前太子杨勇那是曾经的储君,杨广继位之后,为了避免内耗动乱,将其赐死,虽不近人情,但也不能过多指责,毕竟在皇权面前,是没有什么亲情的。而杨坚五子汉王杨谅是自己起兵造反,兵败被杨广囚禁至死,这更没什么好说了,杨谅自己作死,怪不得杨广。

开创科举制度,自此平民有了往上升迁的道路

杨广继位以后,隋文帝废除九品中正制,增设进士科,典定科举制度,对豪门大族的权利进一步削弱。当时秀才试方略、进士试时务策、明经试经术,形成一套了完整的国家分科选才制度。这个制度也让普通的老百姓看到了往上升迁的希望,平民也可以经过自己的努力,通过科举制度改变自己的命运,这个制度对隋朝之后的几千年都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可以说科举让老百姓有了希望,虽然我们现代不再考科举,但是也属于应试教育,虽然现在学业有成不会有所谓卖与帝王家,但是学习,高考仍然是中国老百姓改变自身命运的最重要的方式,隋炀帝可以说是开始让百姓有了希望的第一位皇帝。

再说洗不白的。杨广营造东都,修建大运河,以及三征高句丽,这些事情从政治经济军事等层面上讲,都无可厚非,甚至可以说体现了眼光超越常人的胸襟与眼光。但是,无论这些举措对后世有多大的意义,也掩盖不了因此而累死、冻死、自残而死、逃亡至死的普通百姓的累累尸骸。史书所载营造东都和修建大运河时的民工“僵仆而毙者十四五”,“死者十五六”当然是夸大其词,但相当高的死亡率是不可避免的。

开疆扩土,不世之功

自古开疆扩土的功劳乃是不世之功,很多电视也看到很多有想法有野心的皇帝都想着开疆扩土,他派兵进入西域,在他在位的第五年,几乎拿下了半个西域以及青海高原,这也是历史上首次讲千米高的高原纳入我们的版图。(后来也因为夺回辽东而三征高丽,最终导致农民起义,隋朝灭亡)

除了以上这些,隋炀帝还是一位文采斐然的人,所以隋炀帝确实有很多值得骂的地方,但是他的功劳也在历史的篇章中留下了浓重的印记。

最后留下他的一首诗给大家评鉴:

撞金止行阵,鸣鼓兴士卒,千乘万骑动,饮马长城窟,秋昏塞外云,雾暗关山月,缘岩驿马上,乘空烽火发,借问长城侯,单于入朝谒。——《饮马长城窟》节选

月古史话,欢迎大家一起多角度畅谈历史文化,欢迎【评论】、【点赞】、【关注】。

关于隋炀帝的种种暴行,有些可以洗白,还其公道,但有些事情无论怎么洗都洗不白的。

先说可以洗白的。隋炀帝弑父、淫母这两件事基本可以确定比较扯淡了,这两件事一般都连在一起说,先淫庶母,事发再弑父。不少野史传说,绘声绘色地把那个善于蛰伏、长于自制、强毅隐忍、雄图大志的杨广描写成了一个急吼吼的多年没有亲近过女人的色情狂。于众大臣聚集、举国聚焦的焦点之地,权力授受的关键之时,演出这极可能毁自己二十年积累的夺嫡成果于一旦的愚蠢下流故事。杨广再愚蠢,能有此乎?

也许正是因为考虑到这一点,所以虽然这是丑化杨广的最好武器,正史也不敢直接使用。事实上,就连用力搜集炀帝的反面材料以为批判的唐太宗君臣,也没有一人指控杨广弒父。试想,如果果有此说,则李唐起兵之时,何不以为宣传材料?

再说弑兄杀弟,前太子杨勇那是曾经的储君,杨广继位之后,为了避免内耗动乱,将其赐死,虽不近人情,但也不能过多指责,毕竟在皇权面前,是没有什么亲情的。而杨坚五子汉王杨谅是自己起兵造反,兵败被杨广囚禁至死,这更没什么好说了,杨谅自己作死,怪不得杨广。

再说洗不白的。杨广营造东都,修建大运河,以及三征高句丽,这些事情从政治经济军事等层面上讲,都无可厚非,甚至可以说体现了眼光超越常人的胸襟与眼光。但是,无论这些举措对后世有多大的意义,也掩盖不了因此而累死、冻死、自残而死、逃亡至死的普通百姓的累累尸骸。史书所载营造东都和修建大运河时的民工“僵仆而毙者十四五”,“死者十五六”(《隋书·食货志》)当然是夸大其词,但相当高的死亡率是不可避免的。

而据史学家考证,攻打高句丽的兵役徭役量超过了前几年几项大工程的总和,达到几乎全国就役的程度。(袁刚《隋炀帝传》)老百姓付出的代价过于沉重了:刚刚把大运河修到洛阳,还没有喘口气,他们又接到命令,要把运河从洛阳一直开通到涿郡(今北京),以运送军粮。由于工程浩大,“丁男不供,始役妇人”,也就是说,连妇女都被征发到工地去挥锹抡镐。本已不堪重负,从大业七年攻高句丽进入倒计时起,劳役压力又骤然增大。《资治通鉴》载:下诏讨高丽,命人督工在东莱海口造战舰三百艘,民工昼夜立于水中造船,自腰以下都生满蛆,工匠死掉三分之一。又发江淮以南水手一万人、弩手三万人,岭南排镩手三万人,又令河南、江南造戎车五万乘送高阳,命江南民夫运米至涿郡。一时间舳舻千里皆满载兵甲器物,路上几十万人填咽道路,昼夜运输战具、粮食,死者相枕,天下骚动。大规模的逃亡开始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人逃奔到山东、河北的深山大泽之中,开荒自给,一二年间,竟达十万人之多。

这些人命都要算在杨广头上,无论后世的人怎么吹捧洗白,无数鲜活的生命的的确确因他而死,这是再过两千年也翻不了案的。

汴河怀古。唐,皮日休。尽道隋亡为此河,至今千里赖通波。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这首诗是唐朝著名诗人皮日休写的汴河怀古中的其中一首。

这首诗对隋炀帝的评价是非常客观的,态度也是非常中肯的。我认为历史上的隋炀帝和老百姓口碑中的隋炀帝好像不是一个人:历史上的隋炀帝雄才大略,南征北战,开疆拓土,声名赫赫;老百姓口碑中的隋炀帝骄横跋扈,奢侈腐化,种种不堪。作为一名历史领域创作者,我觉得用“洗白”二字去评价隋炀帝似有不妥,我们应该像唐朝诗人皮日休一样站在客观公正的角度去评价,站在对历史和后人负责的态度去评价,是就是对,非就是错,功不掩过,过不遮功!

一,探究隋炀帝被黑的原因:他的身上贴了末代皇帝的符咒,所以这是命中注定。成王败寇是历史的局限性,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商纣王就是隋炀帝的前车之辙。不把前朝的末代皇帝黑惨了,黑的体无完肤,怎么解释本朝的正统性和合法性?所以,大唐当仁不让地担当起了抹黑隋炀帝的重任。第一招就是在谥号上做文章,大唐给杨广的谥号是“炀”,这个字份量对于杨广来说不亚于一颗原子弹,把杨广炸到灰飞烟灭。“炀”的意思是不尊重礼法,不孝敬父母,亲小人远贤臣等等等等。这个谥号真的让我服了汉字的博大精深,一个字就彻底弄死了隋炀帝杨广。第二招就是发动国家机器,把隋炀帝的缺点无限放大,再加上后来的文学作品的推波助澜,如此一来,隋炀帝杨广估计在地底下只好天天打喷嚏喽!

二,隋炀帝杨广的历史功绩。<隋书>中这样描述:炀帝南平吴会,北却匈奴。地广三代,威震八荒。<资治通鉴>中这样评价隋炀帝:隋氏之盛至炀帝极矣!下面,我们一起来统计一下隋炀帝的文治武功。(一)以洛阳为中心,开凿大运河。隋朝大运河北到涿郡,南抵杭州,蜿蜒二千多里。它不仅极大便利南北方的经济和文化交流,更加利于隋炀帝对全国的统治。所以,皮日休才会发出感叹:共禹论功不较多。(二)统一中国,开疆拓土。隋炀帝时期,东突厥并入了大隋,隋炀帝又派兵灭了西突厥,彻底解除中国北方的威胁。又打败土谷浑,把青海纳入大隋的版图。至此,隋炀帝杨广建立的大隋的领土四至:东到大海,西到葱岭,南到南海,北到蒙古高原的庞大帝国!(三)国库充盈,积粟达二千六百多万担。

当然了,一个雄才大略的皇帝不爱惜民力或者过度消耗民力时,雄才大略就会变成了好大喜功,历史就会向着相反的方向去了,再不回头。这就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时也,命也?

隋炀帝作为亡国之君有些事情很难洗白。在位期间做了很多功在千秋的事情,比如开科举,凿运河,另外,三征高丽随没有成功,唐朝经过几代帝王,终于完成。在位期间,民力使用过度,开运河,三征高丽都大量耗费国力和民力,最终国家起义峰起,四分五裂,做了亡国之君。

俗话说,历史是人写的。对隋炀帝的评价大多来自唐朝,用脚想一想都明白为什么把隋炀帝写的如此不堪,不如此就无法证明李家得天下的合情合理合法与高尚。其实隋炀帝应该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起码他统治这十几年内,流传千古的就有几件大事:如派人去台湾,证明了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开通大运河,使之成为南北交通的大动脉,就是今天大运河的作用还是巨大的;开创科举考试制度,让人才能得以发现,让底层读书人看到了希望,这种选拔人才的制度不但保持了千年,而且还影响到西方公务员选拔制度的实施。

近年关于隋炀帝功过争论不朽,有按传统宣传认为隋炀帝是个荒淫无度的昏君的,也有人翻出一堆证据认为隋炀帝是个有作为的皇帝的,当然还有人再从证据来一一辩驳,说隋炀帝是个不折不扣的昏君的。接下来,就让我们看看他们的观点

炀黑派别:

1、 隋炀帝荒淫无度,弑父杀兄淫嫂,人品问题严重

2、 大兴土木,建显仁宫、开大运河

3、 残暴不仁,多次对外战争,三征高句丽…

炀粉派别:隋炀帝并不昏庸,相反还很有作为。

1、 开科取士,建立最先进的人才选拔方式

2、 开大运河,贯穿南北,促进中国南北交流,功在千秋。

3、 开疆拓土,稳定局势,据说当时版图比唐朝全盛时期还要大

炀黑2.0

1、 今天的大运河是元朝修建、清朝补充的,并非隋运河

2、 科举只是表面,世家大族依旧把持朝政,寒门无路。

3、 所谓“开疆拓土”其实是好大喜功的表现,隋炀帝不顾民生肆意挥霍,以至于隋朝国力衰微。

杂言:

当历史人物的行为好坏参半时,常有人言——“后人自会评说”。可惜后人所知的历史都不全,又怎能妄断。 以普通百姓角度而言,隋炀帝昏庸的不能再昏庸了,忤逆人伦,劳民伤财,还恣意掀起战争。若是有人穿越到隋朝,估计还没掀起水花,就被抓去当劳工,或是拉去当炮灰枉死他乡了。 从历史发展而言,建立科举,开运河,即使在当时成效并不大,即使最初的目的也非如此,但终究是造福了后世子孙,无意行善亦是善。

若仅以一个帝王的角度来评判他,“杀兄”的明君有“唐太宗”,穷兵黩武的皇帝有“汉武帝”,“劳民伤财”有乾隆(“六次南巡劳民伤财”,,,他自己说)。皇帝没有几个不“昏”的,只能说成王败寇,若是隋朝能多延续几代,没准就不是这么个说法了。当然,隋朝倾覆与隋炀帝自己不顾民生也有关系,但能过开科取士,能够支持开挖大运河以巩固局势,有魄力在内外压力下多次远征的皇帝,怎么说也算不上“庸”。

当然作为新世纪的人,该建立正确的历史观,皇帝“昏庸”也好,“贤明”也罢,终究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实现家天下的私心。在他们眼里,百姓只是自己的私有物,善待也好,剥削也罢,终究也不会平等视之。所以也没有什么必要为过去的封建统治者争辩什么……

其实多虑了,无论在中小学课本,还是民间历史文化爱好者,都对隋炀帝做了一个比较客观的评价。事物都具有两面性,隋炀帝功过是非也许辩证来看。纵观隋炀帝一生,人物本身争议性还是比较大的。

我们先看看隋炀帝一生的功绩:

 一, 开凿运河 隋炀帝开凿南北大运河与秦始皇修筑万里长城一样,是名垂千古的伟大工业。自运河开通之后,中国大地可是真的紧密连在一起了,通长江,跨淮河,过黄河,中国的南方和北方自此融为一体,不但沟通了南北的经济,更重要的是对中国统一疆土的贡献,中国现在没有成为以长江为界或以黄河为界的几个国家,运河可谓功不可没。

二, 征讨契丹

大业元年(605年),隋将韦云起率突厥兵大败契丹,韦云起扬言借道去柳城(今辽宁朝阳南)与高句丽交易,率军入其境,契丹人未加防备。韦云起率军进至距契丹大营50里处,突然发起进攻,大败契丹军,俘虏其男女4万余人。

三, 开拓流求 , 杨广于大业三年(607年)和大业四年(608年)两度派朱宽前往流求(疑为琉球或台湾),务求“慰抚”该国,但流求不从。大业六年(610年)又派陈棱、张镇州率兵万人前往攻打流求,击杀其主欢斯渴刺兜,俘男女数千人而去。 隋代对流求的开拓,是继孙吴之后的又一次重要的拓边巩固国防的行为,其深远的历史意义在于进一步加强了流求与大陆的政治、经济与文化联系。直到今天,台湾也是中国的一部分,历史可以作证。

四,征服吐谷浑 隋炀帝征服吐谷浑,并设置“新四郡”(区别于汉武帝设置的“河西四郡“),使青海和新疆部分统一于中国,进一步扩大了中国的疆域。 

五,三征高丽,经略东北  高句丽地跨鸭绿江两岸,位于今中国辽宁东部、吉林中部和朝鲜北部。辽宁东部、吉林中部古称辽东,很早即入中国版图,后被高句丽占据。开皇十八年(598年),高句丽又攻隋的辽西。杨广即位后,又三次大举进攻高句丽。

大业八年(612年),隋炀帝第一次进攻高句丽。征调士卒一百一十三万余,陆军集中于涿郡(今北京),水军集中于东莱(今山东莱州)。另调民夫二百万,以运送衣甲、粮食等。

大业九年(613年),第二次进攻高句丽。正当双方相持不下时,礼部尚书杨玄感起兵叛隋,隋炀帝仓皇撤军。

大业十年(614年),第三次进攻高句丽。隋炀帝因国内农民起义已成燎原之势而不敢久战,高句丽也疲于战争而遣使请降,杨广就此撤军。

六, 营建东都洛阳  隋炀帝营建东都洛阳,并不是他穷奢淫欲自己享受,那是为了控扼山东,是强化中央政府控制能力的必要措置。要知道,隋炀帝在位时大多数时间都在外巡行(也就是实地考察制定治国方针),根本没有时间享受。 

七,完善科举制   科举制在隋文帝时就已创立,但不完善。是隋炀帝创制了进士科,这对中国古代政治、文化、教育影响深远。

我们看出隋炀帝功绩对后世影响深远,但也由于隋炀帝在短短几年内,大肆用兵,征调民夫,开凿运河,严重透支民力,进儿导致民不聊生,在三征高句丽期间,造海船的民工日夜站在水中,皮肤溃烂,腰以下生蛆,死者甚众。进攻高句丽的战争,先后动用人力数百万,征调财物无数,大量士兵、民夫死于战场和劳役,由于农村中极度缺乏劳力和耕畜,大量土地荒芜,社会经济受到严重破坏,人民难以生活下去,引发了大规模隋末农民起义。

纵观历史,隋炀帝已经为他的“旺盛的精力”付出了代价,我们不应该否定他对后世的贡献,他维护了疆域的完整,打击了周边虎视眈眈的少数民族。也为后世开凿了运河,促进了南北经济,文化的交流。

第一,曹操!

坦率的说,曹操不算皇帝,曹丕称帝之后,才被称为魏武帝!如今,对于曹操的评价,已经转变了风声,但总体依然和他的伟大功劳不相符。比如,认为曹操滥杀无辜,“宁可我负天下人”,京剧里曹操是奸臣白脸像等等!

但曹操对华夏的功劳巨大,主要体现在两点上,(1)统一和发展了北方,保存了中华元气,(2)石破天惊的提出了“唯才是举”用人观点。正因为有这一点的铺垫,所以才有后来的科举!

所谓唯才是举,根本在于:打破世家垄断官场,让寒门也能当官,一切靠才华说话。后来,司马懿为何政变成功?和这一点关系重大,司马懿代表了世家门阀,自然不满“唯才是举”的用人制度!

第二,杨广!

直至今天,杨广荒淫无耻的暴君形象,都无法洗刷!的确,从荒淫角度说,杨广尺度的确大了一点,但后来的康熙乾隆,不都非常好色吗?也没见人说他们荒淫呀!康熙找的姐妹花,皇太极找的姑侄两人,不荒淫吗?

所以,杨广荒淫不是问题,关键在于他失败了!失败的因为是:开挖大运河、三征高丽、科举打破世家垄断官场等!但从长远角度来看,这三个决策都是正确的,可谓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影响中国1500年!

当然,杨广的举动或许稍微超前了一些,超出了国力范围,所以导致国内民怨沸腾,最终野心勃勃的各路豪杰并起,其中最典型的是李渊、王世充等人!

第三,秦始皇!

在很多人印象中,如果谈及暴君,就想到的皇帝中,估计必然有秦始皇一个!由于秦始皇对儒家手段比较强硬,所以从汉朝独尊儒术开始,秦始皇就一直成了暴君角色!直至今天,已经深入人心了!

但今天认真审视一下,秦始皇算不算暴君呢?显然不算!关于这一点,其实只是杀了几个方士而已,想必各位都能说出一套有一套,在此就不多说了!但他的影响,却奠定了中国2000年格局!

换一个角度看,如果没有秦始皇,中国会怎样?没有统一的文字、度量衡、神州陷入诸侯乱战.......这还是中国吗?显然,对秦始皇的评价,在“千古一帝”的基础上,再调高一个等级,都一点不为过!

第四,朱元璋!

相比秦始皇,朱元璋的功绩或许有所不足,但却比秦始皇更惨!在清朝的授意下,从朱元璋相貌到一举一动,都遭到抹黑!甚至于,还写了很多小说编写歌曲,全方位的抹黑朱元璋!

关于朱元璋的功劳,除了驱除蒙元恢复中华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出发点,即:因为从乞丐成为皇帝,所以非常了解民间疾苦,后来的大力惩处贪官等,很大程度上来说,都是为了老百姓!

当然,在读书人眼里,朱元璋残忍的对待官员,就是残暴行为。奇怪的是,到了今天,我们普通百姓也这么认为,难道不奇怪吗?康熙乾隆滥杀百姓,却得到好名声,朱元璋惩处不法读书人,却名声臭大街!

第五,冉闵!

即便是今天的历史,对冉闵的评价依然很含糊!很多历史学家认为,冉闵滥杀无辜,所以注定会失败,尤其是“杀胡令”,更是一个不符合历史主流大融合趋势的残暴政策!

然而,这一种评价有意忽略了当时残酷现实:不残暴的话,人都要被异族吃光杀光了!所以,冉闵的“残暴”举动:(1)让异族尊重了华夏,不敢滥杀了,(2)反而促进了融合,后来异族改汉姓之类,说明了这一点!

其实,在冉闵时代,有一句话需要谨记:当残暴已经没了底线的时候,善良才是最卑微的最无用的!所以,冉闵只能以杀止杀!如果不是他,或许华夏都没了,早就断绝在了五胡乱华期间!

后记

关于对古人的评价,现代人常犯两个错误,(1)以现代思维评价古人,得出好坏的结论,(2)评价标准不一,努尔哈赤是反抗民族压迫,那么郑成功呢?

需要重视的是,如果不能正视历史,那么何谈开创未来?历史人物的一举一动,现代人无需为其掩饰,而应该还原真相。只有真相大白,才能消弭争论!最典型的明清之争,为何不能让清朝屠杀历史真相大白?该是谁的问题就是谁的问题,何必为其掩饰?压制的越狠,未来反弹的力量就越大!

隋炀帝就是理想主义,你看年号,大业,他要做的事情就是千秋伟业,可是他太过于急躁,认为天下人都要无条件的服从皇帝的命令。他把百姓大臣当成工具,不要有自己的思想,不管他们的死活,必须执行他的决定,他不懂的君臣一体,君民一体。

图片 3

而据史学家考证,攻打高句丽的兵役徭役量超过了前几年几项大工程的总和,达到几乎全国就役的程度。老百姓付出的代价过于沉重了:刚刚把大运河修到洛阳,还没有喘口气,他们又接到命令,要把运河从洛阳一直开通到涿郡,以运送军粮。由于工程浩大,“丁男不供,始役妇人”,也就是说,连妇女都被征发到工地去挥锹抡镐。本已不堪重负,从大业七年攻高句丽进入倒计时起,劳役压力又骤然增大。《资治通鉴》载:下诏讨高丽,命人督工在东莱海口造战舰三百艘,民工昼夜立于水中造船,自腰以下都生满蛆,工匠死掉三分之一。又发江淮以南水手一万人、弩手三万人,岭南排镩手三万人,又令河南、江南造戎车五万乘送高阳,命江南民夫运米至涿郡。一时间舳舻千里皆满载兵甲器物,路上几十万人填咽道路,昼夜运输战具、粮食,死者相枕,天下骚动。大规模的逃亡开始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人逃奔到山东、河北的深山大泽之中,开荒自给,一二年间,竟达十万人之多。

图片 4

这些人命都要算在杨广头上,无论后世的人怎么吹捧洗白,无数鲜活的生命的的确确因他而死,这是再过两千年也翻不了案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威尼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