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亡秦之失而无亡秦之祸的汉武帝,悔悟的汉世

作者:历史资讯

“巫蛊之祸”背后的秘密,有亡秦之失而无亡秦之祸的汉武帝?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详细的文章介绍。

问:巫蛊之祸害死太子,悔悟的汉武帝是怎样报仇雪恨的?

有人说权力才是这个世界最都让人无法自拔的鸦片,只要沾染上他一个人的性格、品味、修养、人性、行为、灵魂等全都会被权力场所带来的副作用给在塑造一遍,严格的来说此时的你已经不在是你了。在历史上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如西汉文学家匡衡,早年时凿壁偷光也要读书,在经历了权力场的洗礼后,开始变得腐败,大肆贪污土地,最后落得身败名裂的下场,又如唐朝的李氏家族,为了权力武则天连亲儿子都杀,唐玄宗一日之内杀三子,这些人都是如此,对威胁自己权力的亲人,从来不当作自己的骨肉。而有着“千古一帝”的汉武帝也是不能幸免于此。

图片 1

做猛爹的儿子压力山大

相信对于历史比较了解的人都听说过巫蛊之祸,这是在西汉的时候比较出名的一个典故,当然也是非常经典的一段史实,那么巫蛊之祸害死了太子,悔悟的汉武帝是怎样报仇血恨的呢?接下来就来具体说一说。太子和汉武帝的政治态度是有一定的偏差,因为太子主张息兵止战,而汉武帝则是想要发动战争,来夺取更多的疆土,相对来说,二人就在政治上面出现了一定的矛盾,这样子也就导致了汉武帝想要用巫蛊之祸来祸害太子。其实巫蛊之祸在当时西汉的时候确实非常的流行,不仅害死了太子,而且还导致很多的人都被连累了进去,巫蛊之祸害死了太子,汉武帝确实也有一定的愧疚,所以在悔改之后,他也下令将巫蛊之祸相关的人员进行屠杀,想要借此来消除巫蛊,但是这确实还是有一定的难度,因为毕竟这种思想观念是深入人心的,一旦祸害天下百姓自然都很难逃脱出来,当然也能够看出,汉武帝是真心悔悟了。

要说汉武帝当政时期,司马迁有句话评论得特别好:“有亡秦之失而无亡秦之祸”。如果当时汉武帝征战匈奴直到死的话,估计会得到一个如秦皇一样穷兵黩武的坏名声,可是他的一份《罪己诏》硬生生把他的形象拔高了好几个台阶,一跃而为千古一帝,文治武功对后世影响深远。

谢谢邀请!汉武帝刘彻(公元前156年一公元前87年),西汉第七位皇帝,汉景帝之子,实行推恩令,有效地加强了君主专制和中央集权。

图片 2

刘据(公元前128年一公元前91年),汉武帝和皇后卫子夫的嫡长子,性情宽厚,广施仁政,深得民心因受巫蛊案迫害而自杀。

这一个认错,这一猛回头即是对他自己往年执政的部分否定,也为后世的帝王们立了一个榜样。这临终前的幡然悔悟,成就了汉武帝的千古明君的名声,可是他折腾了大汉帝国五十年之久,为后世的几百年豪族、门阀政治制度铺平了道路又怎么因为一份《罪己诏》而烟消云散。在权力的斗争中常常需要有人牺牲,而汉武帝则献祭了自己的儿子去成就自己的千古威名。

巫蛊案的爆发表面上看是因为江充与太子刘据的个人恩怨引起的,这只是其中一方面原因,但其背后却隐藏着深刻的政治权力斗争而引发的连锁反应。事件爆发时,汉武帝已到晚年时期,失去了匈奴这一强大的外敌挑战,扫除了地方诸侯的威胁,没有权臣集团的掣肘,武帝的专制统治达到顶峰,在这样歌舞升平的气氛下,刘彻开始追求个人享受,不但迷信还企图通过各种手段使自己长生不老,永享富贵荣华。但还必须提防别人以超自然的鬼神力量来陷害他,巫蛊就是他反对和禁止使用的一种手段。

总的来说,做太子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碰上身体差的爹还好,当皇帝还有盼头。要是碰上一个精力旺盛的爹,自己都挂了人家皇帝还做的稳稳的呢。而最惨的不是有一个命长的爹,而是有着一个命长而且还特别牛逼的爹,汉武帝就是这类皇帝的典型,要做这种皇帝的太子,分寸这种事很难拿捏,要是你表现得精明能干和各类官僚广泛交往,那么会被当作抢班夺权,要是默默无闻,一声不吭,那么就会觉得你就是一个窝囊废,不配当下一任皇帝。

公元前92年,有一天汉武帝在建章宫,朦胧中见到一男子持剑闯入中龙华门,他派人前去搜捕,可是搜遍了整个皇宫也没能捉到。于是多疑的汉武帝确信,有人想谋害他。不久后,刘彻又做了一个恶梦梦到有许多小木偶人,手里拿着武器攻击他,他立时惊醒,并吓出一身冷汗,木偶是没有生命的,他相信操纵那些木偶的人才是元凶。从此,他把巫盅定为首要打击目标。首个卷入巫蛊案的便是帝国的二号人物:宰相公孙贺。事情起源于他的儿子公孙敬声,同现在的官二代一样,公孙敬声仗着老子的权势,不但谋得重要官职还贪脏枉法,骄横霸道,干了很多坏事。终于报应来了,汉武帝将公孙敬声捸捕入狱,审讯问罪公孙贺急了,他是当朝首辅,既不能眼睁睁看着儿子丢掉性命,又不敢去求武帝,那等于徇私枉法。正巧,朝庭在通缉一位江湖人士,一个人称阳陵大侠名叫朱安世的人。公孙贺抓住机会,向武帝请求由他来完成这一任务,以赎儿子之罪。

图片 3

公孙贺没有想到正是由于抓住了此人才导致了自己的灭门惨案。朱安世被抓后在狱中上疏武帝,称公孙敬声与阳石公主私通,并在去往甘泉宫的弛道上,埋有木偶人,以此来诅咒皇上。汉武帝大惊,派酷吏杜周调查此事,经调查,确有其事,公孙贺一家被满门抄斩,一个不剩。同时被杀的还有卫青的儿子卫伉。在这一案件中,公孙贺的妻子是卫子夫的姐姐卫君孺,公孙贺也是卫青的姐夫。阳石公主是武帝和卫子夫的亲生女儿,另一个女儿叫诸邑公主也牵涉其中。姐姐一家的灭门,两个女儿和侄儿的惨死使皇后卫子夫痛彻心肺,同时有一种大祸临头的不祥预感。

所以这个“度”非常难以拿捏,所幸刘据在他的前三十年太子生涯中表现得还算完美,其中既有他的母亲卫夫子的美貌加成,也有他的舅舅卫青的战功守护。

此时,一个重要人物江充浮出水面,江充是赵国人,也是因为告发有功而被任命为绣衣直指,相当中央巡视组的角色,权力很大。江充与刘据有个人恩怨,眼见着武帝一天不如一天,江充担心太子登基后对自已不利,于是想用公孙贺的巫蛊案大做文章,将太子牵连进去。江充向武帝密告说:皇宫内有蛊气,如不铲除,定会危害到皇上。武帝深信不疑,令江充为特使,专治巫蛊案。

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

江充有武帝做后盾,谁都不放在眼里,他在后宫、皇后宫、太子宫掀了个底,掘地三尺,终于在太子宫挖出许多木偶人,还写有诅咒武帝的文字。太子和皇后众人明知是江充搞的鬼,却有口难辨。太子少傅建议刘据诛杀江充,以免落得个像秦朝太子扶苏的下场。太子本打算去八十里外的甘泉宫,向在此养病的父皇刘彻解释,但江充封锁了交通要道,并向刘据步步进逼。没有其他选择,只能链而走险刘据派心腹冒充皇帝特使,逮捕江充,刘据亲自操刀砍杀了仇人。事到如今,事情已经闹大了,杀江充事小,但矫诏可是大罪。刘据只能考虎自保,他一面告诉母亲,一边打开兵器库,将太子宫待卫武装起来。长安城内一片混乱,“太子谋反"的谣言四起,有官员奔向甘泉宫向刘彻禀告。

在早期的太子之位的人选中,汉武帝还是整得很明白他说:“汉家诸事草创,加四夷侵陵中国。朕不变更制度,后世无法。不出师征伐,天下不安。为此者不得不劳民。若后世又如朕所为,是袭亡秦之迹事。”所以他就能多折腾就多折腾,让我这一代的人民多吃点苦,然后让太子以及后世的人们都享福去吧,功在当代,福泽万世。

刚开始,刘彻并不相信太子谋反,知道是对江充的愤恨引起的激变,于是派人回长安调查,怎奈派出的使者怕死,连太子宫都都没进,就掉头跑回甘泉宫向刘彻谎报太子谋反,还要杀自己。刘彻大怒,派丞相刘屈氂调动大军镇压叛乱,对叛逆者一律格杀无论。刘据自杀,皇后卫子夫也自杀身亡,太子的两个儿子也被刘屈氂杀死。

图片 4

俗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此话一点不假,镇压太子的刘屈氂也被告大搞巫蛊,谋害皇帝。此时,刘彻已从大屠杀后清醒过来,他意识到太子的冤屈,也更加痛恨冤案的制造者。正巧,刘屈氂撞上枪口,刘彻命今将他逮捕,装在囚车上游街,并在东城将其腰斩,其妻儿老小被拉到华阳街斩首示众。并将江充灭族。仅仅三年的时间,巫蛊案所造成的恐怖风波从帝国的上层社会一直向平民百姓漫延,使整个国家都陷入了深深的恐惧当中。

好像作为一个穷兵黩武的统治者都有这个觉悟,比如当年的秦始皇以法家治国而扶苏偏向儒家。这两位帝王的太子都是敦厚稳重、仁惠爱民、爱惜民力的人,这类太子即位后适合纠正上一代帝王穷兵黩武的国策而与民休息。他们是作为秦皇汉武这类大有作为的帝皇的最佳接班人选,不过这些帝王所不能容忍的就是他们在位期间,与他们相反的国策的施行,也就是同一届政府内,不允许有两种治国思路!更何况是两种从根本上就对立的治国之术。

“来啊,互相伤害啊!”,养蛊就是这样的互相伤害,至少从汉武帝时期的巫蛊之祸来看,实在没有真正的赢家,各方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过早的暴露治国理念,动了太多人的利益导致被反噬

一、缘起

汉武帝是出了名的刚猛,在他治下冤假错案多如牛毛,当然那些脏活累活全都是他手底下那些打手去做。这些打手就是那些酷吏,他们压榨、鱼肉百姓肥了汉武的金库,在民怨沸腾时又可以杀了他们以平民愤,尽管后任看得见前任遭遇,但他们还是被权力蒙蔽了双眼继续充当汉武帝的打手,于是在汉武身边逐渐形成了一股强大的“酷吏势力”。

汉武帝是个很聪明的人,聪明人最讨厌别人把他当傻叉,多疑是难免的。晚年的汉武帝尤其多疑,这就给了互相斗争的手下们机会。我们知道,在两千多年前,迷信的氛围是很浓厚的,大家都爱玩点“埋木头人”的套路,互相诅咒谁谁不得好死之类的。但一般的百姓之间这么做,可能不会折腾出什么大事,而一旦大臣贵戚干这种事儿,那就是危害皇权的事情,你都敢危害皇权了,那还得了?以汉武帝的强干精明,会怎么对付,不言自明。

图片 5

话说,汉武帝的儿子戾太子,虽然已经做了很多年的太子了,倒也没什么非分之想。然而,由于一些权臣洞察了汉武帝偏爱小儿子刘弗陵的心思,认为汉武帝虽然没有废除太子,但是迟早会把天下传给刘弗陵,于是动起了歪心思,想借势绊倒戾太子刘据,毕竟刘据这个人是个儒家治国理念的崇拜者,与很多权臣的治国理念不符,这些臣子当然担心未来的生存。

在太子刘据监国时就表现得与他的老爹不同了,在判决很多案子时,他基本上都是从轻发落,又或者洗刷冤案。这种行为让很多当权的酷吏们非常不爽,毕竟太子显得厚道了,那么不就是让那些酷吏们显得黑心?他们害怕太子登基之后要清算他们,于是一股反太子势力逐渐在武帝身边聚集。

二、发生

图片 6

公元前92年,当汉武帝的丞相公孙贺终于追捕到了朱安世这个江湖大盗的时候,本是一件功劳,哪里想到这个姓朱的直接告发丞相大人的罪过:该死的公孙贺不但与公主私通,还在皇上专用道路上埋藏木头人,用巫术诅咒皇上!这还得了,汉武帝马上调查,属实,公孙贺一家子自然都遭了殃,于次年即被灭族。这一下子,给“有心人”提供了一个权力斗争的“范本”,那就是看谁不顺眼,就告发他诅咒皇上,用这种手段即可除掉这个仇人。

这股势力在卫家权倾朝野时暂时选择了蛰伏,而作为太子的刘据仍不知道自己过早的表现出自己的治国方向究竟动了谁的利益。在权力场上就是如此,在根基不稳时,千万不要表现得与前任领导有着截然不同的思路,而是要沿着老领导的步子慢慢迈,先扶植一批支持自己的势力,在打压一批反对势力,等到攻守之势逆转时,方可一举定乾坤。如果过早的表现出自己的思路与上任领导不同,那么那些有着利益相关的人就会意识到未来将会大变样,那么这些人就会用尽各种卑鄙手段搞你下台。

三、扩大

晚年的武帝昏聩、偏执

权力是个好东西,有心人太多,你想要别人也想要。如前所述,想绊倒太子的大有人在,这其中最危险的莫过于江充。江充是个受迫害妄想症患者,认为自己曾经得罪过太子,迟早要受到太子的迫害,与其被动遭迫害,不如主动迫害他!江充平时就表现出法家的思想,坚决维护皇权,甚至不惜为此让太子下不了台,没想到竟然得到汉武帝的推崇,于是更加肆无忌惮。江充知道汉武帝的心思,就是多疑,加上身体不好,更加疑心周围的臣子都在诅咒自己。于是,江充采取先打外围,再扩展到太子身上的做法,照搬朱安世的套路,终于把巫蛊之火烧到了太子身上。太子实在难以辩白自己,不反抗,会被搞死,于是把心一横,调动军队“清君侧”,直指“奸臣”江充。

武帝后期,汉帝国的战争机器已经灯枯油竭,“文景之治”带给汉武帝的战争资本早已在年年的征战中耗尽,帝国境内大旱连连、叛乱四起,对外征战耗费无数民力却无功而返,此时的汉帝国放眼望去就是一个末世王朝的迹象。

四、尾声

图片 7

形势错综复杂,谣言四起,汉武帝毕竟还没死呢,太子哪里是他的对手呢?当汉武帝从愤怒中惊起的时候,太子的命运自然只有灭亡了,太子死于前91年。但故事就完了吗?怎么会呢?汉武帝毕竟不是傻叉,他执着地追问事情的真相,以他的观察力,当然也包括各种耳目,也逐渐意识到太子可能存在冤情。尤其,后来一个郎官田千秋上奏章为太子鸣冤,汉武帝大受感动,竟然立即将他升级为大鸿胪,甚至为表感谢后来让他做了丞相,成就了一段佳话。但江充一伙人可就得遭殃了,满门抄斩是免不了的。

于是一股黄老之学的思想聚集在这位以仁厚着称的太子身边,一股与武帝针锋相对的力量开始形成。而汉武身边的那群酷吏们已经准备好了利用汉武帝昏聩的最后时光来反扑太子。

若从朱安世指控算起,到江充伏诛止,巫蛊之祸牵连数十万人,全国上下人心惶惶。本来汉武帝的身体在巫蛊之祸前就不太好了,巫蛊之祸算是彻底打垮了他的精神,他再也经不起折腾了!也是由于经过这起大事变,汉武帝终于意识到自己以前的各种荒唐,开始彻底摒弃穷兵黩武的政策,追求和谐社会了,他甚至于前89年发布了罪己诏,多么和谐啊!这也是我唯一愿意赞美他的地方。

两个代表不同政治立场的群体开始展开较量,并最后演变成了老子杀儿子的千古奇冤。都说权力使人疯狂,汉武大概就是如此,他想彪悍千古,他想他的功绩能被世人永世流传,他想成为比较秦始皇的千古一帝!为此他不能在历史上留下污点,尤其是他的治国理念。他的接班人必须全盘接受他的治国套路,不容许有一丁点的反对,上一届政府是伟大的、光明的,这新一届的政府不能批判上一届,这是汉武帝的想法。可是在太子那里,上一届政府穷兵黩武,耗费民力,该与民休息。上一届政府,冤假错案奇多,刑法森严,该为人平反。上一届政府…。

汉武帝是我国历史上一位雄才大略的君主,他在文治武功方面都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正是他在位期间,汉军不但扭转了和匈奴战争中的被动局面,还在卫青、霍去病等名将的带领下取得了“封狼居胥”等巨大功绩。文化领域,他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为之后数千年的封建王朝提供了正统思想。不过,再伟大的帝王,也有其为人诟病的地方。

图片 8

在世人眼中,为了痛击匈奴而穷兵黩武,导致“师旅之费不可胜记”,为了修筑宫室而大兴土木、不惜民力,都是其犯下的过错。而对汉武帝而言,他所做的最大错事或许便是听信奸臣江充的谗言,发动“巫蛊之祸”,害的自己深爱的卫皇后、寄予厚望的太子刘据被冤杀。那么,巫蛊之祸害死太子后,悔悟的汉武帝是怎样报仇雪恨的呢?

这个时候新一届政府除非否定上一届政府的治国理念,否则难以给这个千疮百孔的汉帝国纠偏,让它重回正轨。于是汉武帝就从了一个汉民族的开创者、抗击异族侵略伟大斗士、汉民族的精神信仰、名垂青史的千古一帝变成了一个滥用民力、好大喜功、残酷暴虐的暴君!

汉征和二年(前91),丞相公孙贺之子公孙敬声被告发指使巫师在祭祀时诅咒汉武帝,并在武帝前往甘泉宫的道上埋下诅咒用的人偶。进入晚年后,汉武帝对这种玄虚不祥之事十分厌恶,于是便指派江充严令彻查此事。因为和太子刘据的私仇,江充将其陷害,而处于恐惧中的太子最终悬梁自尽,皇后卫子夫也受牵连而自杀。

这些能让玩了一辈子权谋的汉武帝所容忍?不可能!在汉武帝的最后十年中,这个帝国的乱像打破了汉武帝原本的如意算盘:即我打仗,太子修养。但是武帝后期他拆了东墙补西墙,一种无力感涌上他的心头。他开始变得多疑、狂暴,前期敦厚好静的太子现在在他眼里是他名垂青史的极大不稳定因素。

这场声势浩大的宫廷事件导致了数万人丧命,其中汉武帝的妻儿自然是最著名的受害者。据《资治通鉴》记载,大臣令狐茂呈上长文,并在文末劝告道:“唯陛下宽心慰意,少察所亲,毋患太子之非,亟罢甲兵,无令太子久亡!”大致来说,令狐茂的上书内容便是替太子辩驳,认为武帝轻信奸臣,而害死自己的亲生儿子,实在不可取。

图片 9

当时,大致已经过了气头的汉武帝也已经开始思考自己的过失了,加上看到这道奏疏,便更加后悔了。巫蛊之祸的第二年,随着当年多起冤案的平反,汉武帝也开始正式为儿子报仇。史载:“族灭江充家,焚苏文于横桥上”,对于害死太子的主犯江充,汉武帝将其灭族,而多次诬陷太子,并作为从犯的苏文则被烧死在了横桥上。

于是在一系列事件中,他不得不打掉以太子为首的这个下一届政府,而“巫蛊之祸”是一个只是一个非常好的诱因,他又在一次用自己的权谋向后世展现了什么叫做权术的最高境界,自从“诛吕”之后,汉朝又一非常血腥的政治事件终于拉开帷幕,历史也被导向了我们现在这个维度。

此外,“及泉鸠里加兵刃于太子者,初为北地太守,后族”,当年,太子刘据走投无路,逃到泉鸩里藏匿,并在这里遭到围捕而无奈自尽。最初,汉武帝将曾经在泉鸩里对刘据刀兵相向的人封为了北地的太守,但现在,为了替太子报仇,他便也将其灭族。

公元前91年,丞相公孙贺因儿子贪污,于是主动承担了要去抓捕一个叫“阳凌大侠”的侠客朱安世,这个朱安世具体犯了什么事,现在已不可考。但是我们能够猜测的是,他犯的事分量一定很足,以至于武帝本人明确指示要弄死他。而公孙贺此时跳出了说好听点是为皇帝分忧,不好听点是为了儿子赎罪。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公孙贺居然把大侠给抓住了,这一抓不得了,朱安世直接把全长安只有汉武帝不知道的巫蛊之风直接抖了出来,还言之凿凿的说公孙敬私设木偶诅咒武帝,贪污可以看情况免死,而诅咒却是一个都不能留。得到“证据”的汉武帝在他的晚年又一次挥动起了他的屠刀,不过不是挥向匈奴,而是自己的亲人。

当年,刘据为了自保而动用宫中卫兵,而丞相刘屈氂先是仓皇逃窜,向汉武帝报告太子谋反,又在接受汉武帝命令后率兵攻打刘据,顺势还杀掉了许多官员和百姓。为了发泄心中的怒火,汉武帝下令严查其言行,最终他被控告勾结贰师将军李广利、诅咒汉武帝,于是也被从严处置,加重处罚。

图片 10

史载:“有诏载屈氂厨车以徇,要斩东市,妻子枭首华阳街。”曾经的丞相刘屈氂被绑在装食物的车上游街,并在丢尽颜面后被拉到东市上腰斩,而他的妻子则被送到华阳街枭首,即把头砍下后挂在城墙上示众。总的来说,汉武帝为了替刘据报仇而诛杀了大量重臣,一方面这替他自己出了气,但另一方面,这也影响到了汉朝的统治力,阻碍了汉朝的向前发展。

公元前91年春,“巫蛊罪名”已经在公孙敬脑袋上扣实,公孙贺也陪同儿子一起下狱,身死之后被灭族。 不仅他们被处死,还牵连了许多与太子有着密切关系的人物,如卫青之子卫伉,至此太子的外援全部被武帝以巫蛊之祸的名义全部清除。

在面对如此大的政治事件,有人嗅到了危险,也有人嗅到了机会。这个嗅到机会的人就是武帝的近侍,江充。要说这江充是一个十足的投机分子加小人,早些年害死了赵国太子刘丹,化名为江充之后又以奇装异服迷惑了武帝谋得了一个差事。后来又看到武帝喜欢那些酷吏们给他搜刮钱财,又转行干起了酷吏,做起了武帝的敛财工具。

图片 11

作为优秀的投机商人他自然不会放过这阵长安妖风,早先因太子家奴坐马车的事件而得罪太子后,他越想越害怕,他开始想太子上位之后,会不会拿自己开刀。一想到这他就开始哆嗦恰好长安挂起的这阵妖风,一个弄掉太子的邪恶计划在他腹中开始酝酿。他不知道的是,就是他这一番保命的阴谋不仅没给自己保了命,而且还彻底改变了历史的走向。

在巫蛊之祸后,武帝的身体毛病越来越多,此时的江充抓住了武帝的心理弱点,向他说:“陛下的病,恐怕还是巫蛊在作祟”,于是武帝下令彻查巫蛊事件,并委派江充全权负责此次事件的调查。

图片 12

在得到帝国最高权力者的首肯后,江充当起了大尾巴狼,他招募了众多巫师充当助理,在各地挖掘木偶,并且创造了许多“证据”,让原本不过是只牵连数百人的案件一下子变成了数万人卷入其中的大案。在各种泼污水的行为中,江充始终没有忘记他的最终目标是扳倒太子。他借办案之由在太子的宫中“搜出”了大量木偶。找到了证据的他开始疯狂,但是他忘了,狗急了也会跳墙、兔子急了也咬人,他这么明目张胆的陷害必然会遭到别人的反扑。武帝此时在甘泉宫,这里距离长安足有一百公里。

被逼急了的太子开始和他的老师商量对策,太子在反与不反之间很犹豫,但是他的老师一句话点醒了他:“你忘记了当年扶苏的事了吗?”,是的当年扶苏也被逼自杀。再加上皇后太子派去的请安的人武帝都不见。武帝难道被控制了吗?死了吗?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事不容缓,反了。

图片 13

不出几天,太子之乱就被武帝平定。几个月之后,太子的藏身之地被发现,他自缢于朋友家中,至此,武帝终于逼死了自己心爱的儿子。他自始至终都明白太子的改舵是对的,但是这改舵太子不能做,只能我自己来,这样才能保住我的千古一帝的名声,这样我才能正震烁古今。

在太子死后,武帝做了什么?为太子平反!他说了太子是对的,是我老糊涂了,不该杀太子。不过讽刺的是在太子未死之时,就有人上奏陈述了太子的冤屈。但是武帝不置可否,而是偏偏等太子死了之后才回过味来说自己错了。这是为什么?为了帝国的转向!太子的形象太重要了,如果在他生前就平反,难免威胁皇权,而死人不会说话,也没有威胁,于是汉武帝又施展了一次权术,给死太子立牌坊,以便于后来的帝国转向,便于与民休息。公元前89年,武帝颁布了《轮台罪己诏》这标志着大汉帝国终于从战争的泥潭中挣脱出来,重新回到了与民休息和重视经济发展道路上来,汉帝国也避免了如秦朝般灭亡的结局。公元前87年,一代雄主汉武帝刘彻崩于未央宫,死前托孤霍光命他修养民力。

权力能吞噬一个人的灵魂,让他变得不在像是自己,在尝到了权力的一丁点甜头之后,就想着永远把他紧紧捏在手中,无论是友情、亲情、爱情,只要是权力、名誉进阶路上的障碍,那么都会被清扫干净。刘彻父子的悲剧就是权力倾扎的典型悲剧。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威尼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