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凭子贵

作者:威尼斯登录

汉文帝刘恒登上皇位的第二年正月,采纳了有关官员的谏议,册立长子刘启为皇太子,遵照“母以子贵”的宗法条规,刘启的生母窦氏在三个月后被封为皇后。

这位窦皇后原先是侍奉吕后的宫女,后来吕后把这些宫女分赐给藩王为妾,窦氏本想嫁到老家赵国去,但是却阴差阳错地嫁给了代王刘恒。

在古代宗法社会,一人显贵,全家显荣。随着窦氏被封为皇后,她的娘家人也得以进入统治阶层。虽然窦皇后的父母早已去世,但也要按照相应的礼仪规格建立墓园。

窦皇后的兄弟

窦皇后的老家在赵国清河郡观津县(今河北衡水武邑县东南),家中有一位哥哥,叫做窦长君。窦氏封后以后,窦长君便来到长安与妹妹相认。但是窦长君还未等到封侯就早早去世了,他的儿子窦彭祖后来被汉景帝封为南皮侯,还担任过负责宗庙礼仪的奉常。

窦皇后还有一个失散多年的弟弟,叫做窦广国,字少君。由于家境贫寒,窦少君在四五岁的时候,就被人贩子掳走,贩卖到外地为奴隶,后来又转卖了十几户人家,最后被卖到宜阳,为他的主人进山烧炭。一天夜里,这些烧炭的工人有一百多人睡在山崖之下,突然山崖崩塌,睡在崖下的人都被压死了,只有窦少君幸免于难。

窦少君给自己算了一卦,卦上说他数日之后将被封侯,于是跟随他的主人来到了长安。他们一到长安,就听说新册立的皇后姓窦氏,家在赵国观津。窦少君虽然被掳的年龄很小,但是他还记得自己的姓氏和家乡的县名,还记得经常和姐姐一起去采桑,从树上掉下来。他把这些事作为证据,上书自言身世。

窦皇后把这件事告诉汉文帝,窦少君立即被召见,询问核验,窦少君详细说明情况,证实无误。又问他还能用什么来验证。窦少君说:“当年姐姐被选入宫,离开我西去的时候,和我在驿站馆舍里诀别,姐姐讨来米汤给我洗头,又要来食物给我吃,然后才离去……”

说到这里,窦皇后拉着弟弟窦少君的手痛哭起来,涕泪纵横。左右侍从也都趴在地上哭泣,一起为皇后助哀。

窦氏外戚集团

汉文帝和窦皇后赏赐给窦长君、窦少君大量田地、房舍、金钱,并且分封了窦氏家族的堂兄弟们,把他们全都迁到长安来居住。至此,窦氏外戚正式成为统治集团,登上了西汉前期的政治舞台。

窦氏外戚的显贵引起了军功阶层的警觉,他们不希望继吕氏之后出现第二个强势的外戚集团。于是,周勃、灌婴等人商量说:“我等不死,可命运却悬于窦氏兄弟二人手里。这二人出身寒微,不能不谨慎地给他们挑选师傅和宾客,否则他们有可能效法吕氏外戚擅权乱政。”于是,他们挑选年高德劭、品行端正的士人和窦氏兄弟共处。

窦长君、窦少君在这些师傅、宾客的教导下,都成为了谦逊礼让的君子,从不依仗尊贵对人骄矜傲慢。

这些由军功阶层挑选的师傅、宾客,一方面是规范窦氏兄弟的行为,另一方面是充当军功阶层的耳目,一旦窦氏兄弟对军功阶层有不利行为,则会重蹈吕氏外戚的悲剧覆辙。

所幸的是,窦氏兄弟很善于和他们的师傅、宾客共处,谨慎小心,一直未与军功阶层爆发冲突。随着军功阶层被汉文帝不动声色地削弱,窦氏外戚的地位才随之不断稳固。

虽然西汉前期的统治阶层普遍推崇黄老道家学说,但是窦皇后却对黄老学说到了痴迷的地步。到后来,不论是皇帝、太子,以及窦氏家族,都不得不读黄帝、老子的著作,遵循道家的治国修身之术。所以窦氏外戚虽然富贵,但是物质生活却十分简朴,而并不像后世很多统治阶层那样骄奢淫逸。

图片 1

窦氏家族世系图

那位有着传奇身世的窦少君,后来被汉景帝封为章武侯。窦皇后的侄子辈中还有一位窦婴,是窦氏家族中最有才能者。这位窦婴喜欢行侠仗义,后来立下战功,被景帝封为魏其侯。因此,景帝时代窦家有三位封侯者,地位可谓如日中天。

皇权与外戚

汉文帝之所以要寻找窦皇后失散的兄弟,一再认证身份,是因为他刚刚即位时,政治力量十分弱小,他迫切需要寻找同盟者,扩张自己的羽翼,巩固自己的地位。

前文说过,汉文帝之所以能继承皇位,是因为军功阶层与齐国系宗室势均力敌的结果。汉文帝自己的班子,除了原代王属官宋昌、张武等少数几人外,就只有薄太后的娘家人,但是薄家人丁不旺,薄太后除了一个兄弟薄昭之外再无其他亲戚。

更为重要的是,汉文帝的儿子们年龄都很小,长子刘启在册封太子时才10虚岁。无论是汉文帝自己的权力基础,还是太子刘启的政治地位,都亟需窦氏外戚来辅佐。因此,在汉文帝的扶助下,窦氏兄弟得以跻身统治集团。

在帝制时代,外戚与皇权的关系一直十分微妙,外戚某种程度上是皇权的衍生物。对于皇帝来说,外戚既与自己有血缘关系,但同时又是外姓人,没有资格竞争皇位,因此外戚是比兄弟更加可靠的政治同盟者。但某些时候,外戚又会掣肘皇权,尤其是当帝后之间发生矛盾时,外戚就会站在皇权的对立面。

一般来说,外戚就像皇权的拐杖一样,当皇权弱势时,需要加以倚重;当皇权逐渐强势时,又会碍手碍脚,不得不加以削弱。

窦氏外戚是西汉前期十分重要的统治集团,它不像吕氏外戚那样骄横跋扈,而是一直扶助着日益壮大的皇权。但是到了皇权极盛的武帝时代,窦氏外戚也无可奈何地走向了末路。

慎夫人

后来,窦皇后因病双目失明,逐渐失去了汉文帝的宠爱。文帝将宠爱转移到了慎夫人、尹姬等妃嫔的身上。尤其是来自邯郸的慎夫人,能歌舞,善鼓瑟,深得文帝的宠爱,地位几乎与窦皇后平级。

有一次,汉文帝驾临上林苑,窦皇后、慎夫人跟从。上林苑是皇家禁苑,供皇室游览、狩猎的地方,纵横300里。武帝时代的文学家司马相如曾经在《上林赋》中歌颂这里的景致和物产,以及皇家狩猎的壮观排场。

当时,窦皇后和慎夫人在宫中时常同席而坐。但是这一次,待到她们准备在就坐时,大臣袁盎却把慎夫人的坐席向后拉退了些,慎夫人因此恼怒不已,不肯就坐,汉文帝也十分生气,站起身来,返回宫去。

袁盎借此机会上前劝谏文帝说:“臣听说尊卑有序才能上下和睦,如今陛下既然已经册立了皇后,后宫就必须明辨尊卑。慎夫人只是姬妾,怎么能和主母同席而坐呢?”

袁盎继续说:“况且陛下如果真心宠爱慎夫人,多多赏赐她也就罢了。陛下如今宠爱慎夫人的做法,恰恰会给慎夫人找来灾祸,陛下难道不见‘人彘’的悲剧吗?”

汉文帝这才转怒为喜,并且把袁盎的话告诉慎夫人。慎夫人重金赏赐了袁盎,以示感谢。

图片 2

未来的吴楚七国之乱中,袁盎导致了汉初另一重要政治人物的死亡。

虽然慎夫人、尹姬等嫔妃十分受宠,但是都未能给汉文帝生育皇子,所以无法真正威胁窦皇后的地位。因此,汉文帝的后宫也一直比较平静,没有爆发吕后和戚夫人那种争斗。

后来,窦氏家族的一支在关中扶风郡聚族而居,成为了中国历史上著名的豪强望族——扶风窦氏。扶风窦氏在东汉成为了军功外戚世家,在政治舞台上一直活跃到魏晋南北朝时代。

图片 3

直到东汉,窦氏家族仍将对刘氏天下产生重大影响。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