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音菩耳根通章,大佛首楞白文

作者:威尼斯平台

於是如告文殊利法王子:“在,你察些二十五位之人,大菩和阿,各自已最初成道方便法,也都言修自述方法,都是真通之法。他各自修行方法,劣之分,以及前後差。我今欲令阿悟,你最一下,在此二十五中,者是根本修大法?兼我度之後,娑婆世界生,入於菩大乘,求上大道,其中究竟是哪一方便法,才最容易成就呢?”

唐天竺沙般剌密帝

文殊利法王子奉受佛陀慈旨,即座起,佛足,承佛威神,偈答佛陀:

世音菩,即座起,佛足,而白佛言。

“海心性澄湛明,澄心元本明妙。

世尊,念我昔河沙劫,於有佛,出於世,名世音。我於彼佛,菩提心。彼佛教我思修,入三摩地。初於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二相了然不生。如是增,所。不住,所空。空,空所空。生既,寂前。忽然超越世出世,十方明,二殊。一者上合十方佛本妙心,佛如同一慈力。二者下合十方一切六道生,生同一悲仰。

元明又照初念生所,生所既立照性遮亡。

世尊,由我供音如,蒙彼如,授我如幻熏修金三昧,佛如同慈力故,令我身成三十二,入土。世尊,若菩,入三摩地,修漏,解,我佛身,而法,令其解。若有,寂妙明,妙,我於彼前,身,而法,令其解。若有,十二,性,妙,我於彼前,身,而法,令其解。若有,得四谛空,修道入,性,我於彼前,身,而法,令其解。若生,欲心明悟,不犯欲,欲身清,我於彼前,梵王身,而法,令其解。若生,欲天主,天,我於彼前,帝身,而法,令其成就。若生,欲身自在,游行十方,我於彼前,自在天身,而法,令其成就。若生,欲身自在,行空,我於彼前,大自在天身,而法,令其成就。若生,鬼神,救土,我於彼前,天大身,而法,令其成就。若生,世界,保生,我於彼前,四天王身,而法,令其成就。若生,生天,使鬼神,我於彼前,四天王太子身,而法,令其成就。若生,人王,我於彼前,人王身,而法,令其成就。若生,主族姓,世推,我於彼前,者身,而法,令其成就。若生,名言,清自居,我於彼前,居士身,而法,令其成就。若生,治土,剖邦邑,我於彼前,宰官身,而法,令其成就。若生,,自居,我於彼前,婆身,而法,令其成就。若有男子,好出家,持戒律,我於彼前,比丘身,而法,令其成就。若有女人,好出家,持禁戒,我於彼前,比丘尼身,而法,令其成就。若有男子,持五戒,我於彼前,婆塞身,而法,令其成就。若有女子,五戒自居,我於彼前,婆夷身,而法,令其成就。若有女人,政立身,以修家,我於彼前,女主身,及夫人,命大家,而法,令其成就。若有生,不男根,我於彼前,童男身,而法,令其成就。若有女,身,不求侵暴,我於彼前,童女身,而法,令其成就。若有天,出天,我天身,而法,令其成就。若有,出,我身,而法,令其成就。若有叉,度本,我於彼前,叉身,而法,令其成就。若乾闼婆,其,我於彼前,乾闼婆身,而法,令其成就。若阿修,其,我於彼前,阿修身,而法,令其成就。若那,其,我於彼前,那身,而法,令其成就。若摩呼伽,其,我於彼前,摩呼伽身,而法,令其成就。若生,人修人,我人身,而法,令其成就。若非人,有形形,有想想,度其,我於彼前,皆其身,而法,令其成就。是名妙三十二,入土身,皆以三昧熏修作妙力,自在成就。

因於迷妄而有空,依空而立世界。

世尊,我以此熏修金三昧,作妙力,十方三世六道一切生,同悲仰故,令生,於我身心,十四畏功德。一者由我不自音,以者,令彼十方苦生,其音,即得解。二者知旋,令生,入大火,火不能。三者旋,令生,大水所漂,水不能溺。四者妄想,心害,令生,入鬼,鬼不能害。五者熏成,六根,同於,能令生被害,刀段段,使其兵戈,如割水,亦如吹光,性。六者熏精明,明遍法界,幽暗性不能全,能令生,叉,,鸠茶鬼,及毗遮,富那等,近其傍,目不能。七者音性,返入,妄,能令生,禁系枷,所不能著。八者音,遍生慈力,能令生,路,不能劫。九者熏,色所不劫,能令一切多淫生,欲。十者音,根境融,所,能令一切忿恨生,恚。十一者旋明,法界身心,如琉璃,朗,能令一切昏性障阿迦,永暗。十二者融形,不道,涉入世,不世界。能遍十方,供微佛如,各各佛,法王子。能令法界子生,欲求男者,生福德智慧之男。十三者六根通,明照二,含十方界,立大,空如藏。承十方微如秘密法,受失。能令法界子生,欲求女者,生端正福德柔,人敬,有相之女。十四者此三千大千世界,百日月,住世法王子,有六十二河沙。修法垂范,教化生,生,方便智慧,各各不同。由我所得通本根,妙耳,然後身心微妙含容,周遍法界。能令生,持我名,彼共持六十二河沙法王子,二人福德,正等。世尊,我一名,彼多名,由我修得真通。是名十四施畏力,福生。

想澄能化成土,知和合乃是生。

世尊,我又是通修上道故,又能善四不思作妙德。

空生於大心中,如海中一起。

一者由我初妙妙心,心精,知不能分隔,成一融清。故我能多妙容,能秘密神咒。其中或一首,三首,五首,七首,九首,十一首,如是乃至一百八首,千首,首,八四千迦首。二臂,四臂,六臂,八臂,十臂,十二臂,十四,十六,十八,二十,至二十四,如是乃至一百八臂,千臂臂,八四千母陀臂。二目,三目,四目,九目,如是乃至一百八目,千目,目,八四千清目。或慈或威,或定或慧,救生,得大自在。

有漏微土,皆依空而所循生。

二者由我思出六,如度垣,不能。故我妙能一一形,一一咒。其形其咒,能以畏施生,是故十方微土,皆名我施畏者。

水泡若空本,界三有生死。

三者由我修本妙通清本根,所游世界,皆令生身珍,求我哀愍。

回元性有二路,修行方便乃有多。

四者我得佛心,於究竟,能以珍,供十方如,傍及法界六道生,求妻得妻,求子得子,求三昧得三昧,求得,如是乃至求大涅得大涅。

源性不通,行逆行皆是方便。

佛通,我耳照三昧,心自在,以入流相,得三摩提,成就菩提,斯第一。

但初心入真三昧,收效速不同一。

世尊,彼佛如,我善得通法,於大中,授我世音,由我十方明,故音名,遍十方界。世尊,於子座,其五,同放光,灌十方微如,及法王子菩。彼如,亦於五同放光,微方,灌佛,灌中大菩,及阿。林木池沼,皆演法音。交光相,如。是大,得未曾有,一切普金三昧。即天雨百,青赤白,糅。十方空,成七色。此娑婆界,大地山河,俱不。唯十方微土,合成一界。梵呗歌,自然敷奏。於是如,告文殊利法王子,汝今此二十五大菩,及阿,各最初成道方便,皆言修真通。彼等修行,劣前後差,我今欲令阿悟,二十五行,其根。兼我後,此界生,入菩乘,求上道,何方便,得易成就。文殊利法王子,奉佛慈旨,即座起,佛足,承佛威神,偈佛。

色相想成身,精了知不能明;

海性澄,澄元妙,

如何能以不明根,於此得通本因?

元明照生所,所立照性亡。

音言之相,但彼唯是名句味;

迷妄有空,依空立世界,

一音一非含一切,何其通法?

想澄成土,知乃生。

香味以鼻合成中知,若於香味元;

空生大中,如海一,

不能有其所嗅,何其通法?

有漏微,皆依空所生。

味性亦非本然而有,要以味才能有;

空本,三有,

其不能守一,何其通法?

元性二,方便有多。

以所才能明了,有所在不明;

性不通,逆皆方便,

合二者性非定,何其通法?

初心入三昧,速不同。

此之法兮,若於必有能所;

色想成,精了不能,

能所非是合一遍涉,何其通法?

如何不明,於是通?

眼之性言洞然,但明其前不明其後;

音言,但伊名句味,

四空缺一半,何其通法?

一非含一切,何通?

鼻息出入或言通,前交不;

香以合中知,元有,

前後支非相涉入,何其通法?

不其所,何通?

此舌之知非入端,因於其味才生了;

味性非本然,要以味有,

若味亡去了有,何其通法?

其不一,何通?

身所四大同,各自非;

以所明,所不明,

涯量不可冥,何其通法?

合性非定,何通?

知根合胡思想,於湛了性有;

法,必有所,

想念不可,何其通法?

能所非遍涉,何通?

於三和合,追根本俱非相;

性洞然,明前不明後,

自我之先定,何其通法?

四一半,何通?

心可洞十方空,但只生於大因心力;

鼻息出入通,前交,

初心不能此入,何其通法?

支匪涉入,何通?

鼻想本官,只能令其心於住;

舌非入端,因味生了,

住成此心亦住所住,何其通法?

味亡了有,何通?

法弄音文字,或可悟先有成者;

身所同,各非,

但名句非漏,何其通法?

涯量不冥,何通?

持戒犯戒只是束身,非此身即所束;

知根思,湛了,

此元非遍施一切,何其通法?

想念不可,何通?

神通本是宿因所起,如何系法之分;

三和,诘本非相,

念非是可於物,何其通法?

自先定,何通?

若以地性作察,障非可通;

心洞十方,生於大因力,

有之法非性,何其通法?

初心不能入,何通?

若以水性作察,想念非真心相;

鼻想本,只令心住,

如如非真照,何其通法?

住成心所住,何通?

若以火性作察,有非真正欲;

法弄音文,悟先成者,

非是初心修行方便,何其通法?

名句非漏,何通?

若以性作察,寂止非待;

持犯但束身,非身所束,

有非上正,何其通法?

元非遍一切,何通?

若以空性作察,昏先非正性空;

神通本宿因,何法分,

昏於菩提,何其通法?

念非物,何通?

若以性作察,非常停住;

若以地性,非通,

存心乃是有妄,何其通法?

有非性,何通?

行本是常之法,念性元是有生有;

若以水性,想念非真,

因果不同成今殊感,何其通法?

如如非,何通?

我於如今告於世尊,佛陀出於娑婆世界,

若以火性,有非真,

此方此真正教,清修法在於音,

非初心方便,何通?

若欲真取三摩提,要以根中入。

若以性,寂非,

苦海得到解,良矣哉世音菩,

非上,何通?

於河沙劫之中,契入微佛土,

若以空性,昏先非,

竟得大自在力,以畏施於生。

菩提,何通?

妙音起源於世音,遍梵音及海潮音,

若以性,非常住,

拯救世悉得安,於出世常住心。

存心乃妄,何通?

我於如今告如,如音菩之所,

行是常,念性元生,

比如有人入於居,若是十方俱鼓,

因果今殊感,何通?

十方各一皆,此成真本能。

我今白世尊,佛出娑婆界,

目非可障外之物,口鼻之理亦如是。

此方真教,清在音,

身以合方有知,心念有。

欲取三摩提,以中入,

但是隔音,不近俱可,

苦得解,良哉世音,

此是五根所不,是通真之根。

於沙劫中,入微佛,

音性,故於中有;

得大自在力,畏施生。

只,非後有性。

妙音世音,梵音海潮音,

性既有,起亦非因之而生;

救世悉安,出世常住。

生二相已,是回常真性。

我今如,如音所,

令在想中,不不思即性。

譬如人居,十方俱鼓,

性超出思惟,身心二者皆不能及。

十一,此真,

今於此之娑婆土,依才得宣明。

目非障外,口鼻亦然,

生迷於本元性,循追逐故而流。

身以合方知,心念,

阿然博,亦不免於落邪思;

隔垣音,遐迩俱可,

非循之所陷,旋流才妄?

五根所不,是通真。

阿你仔,我今承佛威神之力,

音性,中有,

你宣金王,如如幻不可思,

,非性,

佛之母真正三昧。你微之佛,

既,有亦非生,

一切秘密修行法,若是欲漏不先除,

生二,是常真。

畜多亦成。你之持佛佛法,

令在想,不不思,

何不自你之性?此非自然而生,

出思惟,身心不能及。

因於相方有名字,旋你妄,

今此娑婆,得宣明,

彼能者欲名?一根既已返回心源,

生迷本,循故流。

六根同皆成解。如同眼中幻翳,

阿,不免落邪思,

三界仿若空中花。性若翳根除,

非所,旋流妄。

相亡心。至性光通,

阿汝谛,我承佛威力,

寂而常照包含空。察世相,

宣金王,如幻不思。

如中所之事。摩登伽在你中,

佛母真三昧,汝微佛,

能留住你之身形?比如世巧魔幻,

一切秘密,欲漏不先除。

幻魔作男女,然根都在,

畜成,持佛佛,

但是要以一相抽,息此寂然,

何不自,非自然生。

幻男女皆成性。六根解亦如是,

因有名字,旋,

元本依於一心精明,妄分成六和合相,

能欲名,一根既返源。

一休若得成就,六根功用皆不成立。

六根成解,如幻翳,

所有垢念,得成心光明妙。

三界若空,翳根除。

若有余尚,心光明即如。

,光通,

是故大及阿,旋你倒行逆施,

寂照含空,世,

反向生源性,回此源性成上道,

如中事,摩登伽在,

通法真如是。此是微佛,

能留汝形,如世巧幻,

同一路涅之。去一切佛如,

幻作男女,根,

依於此已得成就;在一切大菩,

要以一抽,息寂然。

如今各入明心性;未一切修之人,

幻成性,六根亦如是,

亦依靠如是法。我亦中得果,

元依一精明,分成六和合,

非唯世音菩是。如我佛世尊所,

一成休,六用皆不成,

於我方便法,以救末劫一切生。

垢念消,成明妙。

我告求出世人,若想成就涅寂性,

余尚,明即如,

世音法最上。自余都是方便法,

大及阿,旋汝倒,

皆是依佛威神力量,即事法,

反自性,性成上道,

非是修根本之,深相映同法。

通如是,此是微佛,

光明如藏心,真是漏不可思。

一路涅,去如,

祈如加被未,於此法疑惑。

斯已成就,在菩,

此方便容易成就,堪以教授法阿,

今各入明,未修人,

及末劫沉生。唯以此之根修,

依如是法,我亦中。

通性能超余者,佛真心髓即如是。”

非唯世音,如佛世尊,

了此偈以後,於是阿以及一切大,身心了然惑,共同得到巨大示,佛菩提及大涅,如有一人,因去某一事情,出游在外,未得,如今已明了本家,所回的道路。普大之中,天八部,有二乘,及一切新近心菩,其凡有十河沙,全部得本有真心,一切垢幻影,得法眼明。性比丘尼,此偈之後,成阿。量生,全部起等等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心。

我方便,以救末劫。

求出世人,成就涅心,

世音最,自余方便,

皆是佛威神,即事,

非是修,深同法,

如藏,漏不思,

加被未,於此惑,

方便易成就,堪以教阿,

及末劫沉,但以此根修,

通超余者,真心如是。

於是阿,及大,身心了然,得大示。佛菩提,及大涅,如有人因事游,未得,明了其家所道路。普大,天八部,有二乘,及一切新心菩,其凡有十河沙,皆得本心,垢,法眼。性比丘尼,偈已,成阿。量生,皆等等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心。

大佛首楞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