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菩戒一卷,文殊利所般若波蜜

作者:威尼斯平台

[第1077部第67一卷] 第1077部~佛菩戒一卷

0233 08 P0732 文殊利所般若波蜜

宋三藏求那跋摩

No. 233

佛菩戒 佛以十五日戒。文殊利正衣服。以著佛足。起跪白佛言。若有初意菩。於道於俗用何等功德。以化一切生。使各得成其功德。唯佛以和拘。我曹分之。

文殊利所般若波蜜

佛言。善哉善哉。文殊利。若所甚深甚深。多所度多所安。若谛谛受。吾若具其要。各自以意施行之。在者。及文殊利皆言受教。佛言。先三自三尊。言某。自佛自法自比丘僧。自菩。自摩诃。自文殊利菩。自摩诃般若波蜜。

梁扶南三藏僧伽婆

某身作口言意念。不知故作後不作。菩道十劫常行四等心。某十劫以。身作口言意念。不知故作後不作。某先世不行菩道。今行菩道以故。今以往夜作善不敢犯。波兜波。初意菩行六波蜜。何六第一檀波蜜布施意行。第二波蜜持戒意行。第三羼提波蜜忍辱意行。第四惟逮波蜜精意行。第五禅波蜜一心意行。第六般若波蜜智慧意行。若人分檀布施。政心代其喜。若人持戒。政心代其喜。若人忍辱。政心代其喜。若人精。政心代其喜。若人坐禅。政心代其喜。若人智慧。政心代其喜。菩知三乃菩。何三。一我作佛。我作佛。令中有三道者。皆有金水精琉璃七。人民。皆自然食衣被。五倡伎殿。二我往生阿陀佛前。三我世世佛相值。佛授我。是三。合十五戒。具菩所奉行。和名明阿只利名文殊利。前已去菩。皆波兜波意。行菩道自致得作佛。有菩道亦有佛。是故行菩道作佛。

如是我。一佛在孤。大比丘一人俱。及菩摩诃十人俱。皆悉住於不退地。久已供量佛。於佛所深善根。成就生佛土。得陀尼。才。成就智慧具足功德。以自在神通游佛世界。放量光明妙法。教菩入一相。得所畏。善降魔教化度外道邪。若有生者乘。者乘。世者世乘。以布施持戒忍辱精禅定智慧。生。未度者度。未者。未安者安。未泥洹者令得泥洹。究竟菩所行。善入佛法藏。如是功德皆悉具足。其名曰文殊利法王子菩。勒菩。普光明菩。不勇猛精菩。王菩。掌菩。印菩。月光菩。日菩。大力菩。量力菩。得勤精菩。力幢相菩。法相菩。自在王菩。如是等菩摩诃十人俱。余天鬼神等一切大。皆悉集

菩入松寺有五事。入松寺不得著入松寺。不得持入松寺。佛塔三匝入松寺。若不污入松寺。沙皆作。菩行道路有二事。若天若雨。有木屋。人先坐。若井水泉水。若人持水人。若大溪水自。是二事。

世尊於中夜放大光明。青赤白梨色。普照十方量世界。一切生此光者。皆起此光明。皆得法喜。生疑惑。此光何普遍世界。令生得安。作是念已。於一一光出大光明。照耀殊特於前光。如是展乃至十重。一切菩及比丘比丘尼婆塞婆夷。天夜叉乾闼婆阿修迦那摩伽人非人等。皆得未曾有。各各思念必是如放此光明。我等疾至佛所拜近恭敬如。是文殊利。及菩摩诃遇此光者。喜充遍身心。各住到洹。利弗。大目。富那多尼子。摩诃迦。摩诃迦旃延。摩诃俱。皆住到洹。帝四天王上至阿迦尼吒天。亦睹光明未曾有。其眷赍妙天花天香天天衣。一切皆悉到洹。其余比丘比丘尼婆塞婆夷天八部。遇光喜皆到。世尊一切智。知大悉已在外。住起出至外。自法座加趺坐。告利弗。汝今晨朝外乎。利弗白佛言。世尊。文殊利等菩摩诃。皆悉先至。世尊告文殊利。汝於晨朝先至乎。文殊利白佛言。如是世尊。我於中夜大光明十重照耀。得未曾有心喜量。故拜近如。欲甘露妙法。世尊告文殊利。汝今真如乎。文殊利白佛言。世尊。如法身本不可。我生故佛。佛法身者不可思。相形不不去。非有非非非不。如如不去不。非非非非非非。非一非二。非非垢不生不。我如亦如是。佛告文殊利。汝今如是如乎。文殊利白佛言。世尊。我亦相。利弗白文殊利。我今不解汝之所。何如是於如。文殊利答利弗。大德利弗。我不如是於如。利弗白文殊利。如汝所不可解。文殊利答利弗。不可解者即般若波蜜。般若波蜜。非是可解非不可解。利弗白文殊利。汝於生起慈悲心不。汝生行六波蜜不生入涅不。文殊利答利弗。如汝所。我生起慈悲心。行六波蜜。入於涅而生不可得。相形不增不。利弗汝常作是念。一一世界有河沙等佛。住世河沙劫。一一法。教化度河沙生。一一生皆得度。汝有如是念不。利弗言。文殊利。我常作是念。文殊利答利弗。如空生亦。空不可度生亦不可度。何以故。一切生空等。何佛教化生。利弗言。若一切生空等。汝何故生法令得菩提。文殊利答利弗。菩提者不可得。我何法使生得乎。何以故。利弗。菩提生不一不二。名相所有。世尊出大人相肉髻光明。殊特希有不可。入文殊利菩摩诃法王子。出普照大。照大已乃遍十方一切世界。是大此光明。身心快得未曾有。皆座起瞻仰世尊及文殊利。作是念。今日如放此奇特微妙光明。入文殊利法王子。出普照大。照大已乃遍十方。非因必妙法。我等但勤修精如行。如是念已。各白佛言。世尊。如今日放此光明。非因必妙法。我等渴仰如行。如是白已默然而住。文殊利白佛言。世尊。如放光加我神力。此光希有非色非相。不去不不不。非非非非知。一切生所。喜畏所分。我承佛旨此光明令生入想慧

菩得人食有三事。上下皆令等。若不等得分令等。已得水上座。先。若已不得先起去。人俱起。是十法。

佛告文殊利。善哉。善哉汝善快。吾助汝喜。文殊利白佛言。世尊。此光明者是般若波蜜。般若波蜜者是如。如者是一切生。世尊。我如是修般若波蜜。佛告文殊利言。善男子。汝今如是深般若波蜜。我今汝。若有人汝有生界。汝何答。文殊利白佛言。世尊若人作如是。我答言。生界如如界。文殊利。若汝生界何。汝何答。文殊利白佛言。世尊。若人作如是。我答言。如佛界。文殊利。若汝生界系在何。何答。世尊。我答言。如如系生亦。文殊利。若汝生界住在何。何答。世尊。我答言。住涅界佛告文殊利。汝如是修般若波蜜般若波蜜有住不。文殊利白佛言。世尊。般若波蜜有住。佛告文殊利。若般若波蜜住者汝何修。何。文殊利白佛言。世尊。若般若波蜜有住者。修。佛告文殊利。汝修般若。有善根增不。文殊利白佛言。世尊。有善根可增可。若有增非修般若波蜜。世尊。不法增不法。是修般若波蜜。不凡夫法不取如法。是修般若波蜜。何以故。世尊般若波蜜。不得法故修。不不得法故修。不修法故修。不不修法故修。世尊。得。是修般若波蜜。何以故。不生死患。不涅功德故世尊。若如是修般若波蜜。不取不受不不放。不增不不起不故。世尊。若善男子善女人。作是思惟。此法上此法中此法下。非修般若波蜜。何以故。上中下法故。世尊。我如是修般若波蜜。佛告文殊利。一切佛法非增上耶。文殊利白佛言。世尊。佛法菩法法法乃至凡夫法皆不可得。何以故。竟空故。竟空中。佛法凡夫法。凡夫法中竟空。何以故。空不空不可得故。佛告文殊利。佛法上不。文殊利白佛言世尊。有一法如微名上。何以故。檀波蜜檀波蜜空。乃至般若波蜜般若波蜜空。十力十力空。四所畏十八不共法乃至婆若婆若空。空中上。上中空。空不空竟不可得故。世尊。不可思法是般若波蜜。佛告文殊利。汝不思惟佛法耶。文殊利白佛言。世尊。我若思惟佛法我佛法上。何以故。上故。世尊。五十二入十八界竟不可得。一切佛法亦不可得。不可得中可得不可得故。世尊。般若波蜜中凡夫乃至佛。法非法。我思惟何法。佛言。善男子。若思惟。汝不此凡夫法此法。乃至不此是佛法。何以故。不可得故。世尊。我不凡夫法乃至佛法。何以故。不修般若波蜜故。佛言。善男子。汝亦不作如是意。此欲界此色界此色界。何以故。不可得故。世尊。欲界欲界性空。乃至色界色界性空。空中我亦。世尊。修般若波蜜。不上不不上。何以故。世尊。修般若波蜜。不取佛法不凡夫法。何以故。竟空中取故

第一

佛告文殊利。善哉善哉。汝能如是深般若波蜜。此是菩摩诃印。文殊利。若善男子善女人。非於千佛所深善根得此法。乃於量佛所深善根乃得此甚深般若波蜜不生怖畏。文殊利白佛言。世尊。我承佛威神更甚深般若波蜜。佛告文殊利。善哉善哉。恣汝。文殊利白佛言。世尊。若不得法生是修般若波蜜。何以故。法有生故。若不得法住是修般若波蜜。何以故。法如故。若不得是修般若波蜜。何以故。法寂故。世尊。若不得色是修般若波蜜乃至不得是修般若波蜜。何以故。一切法如幻如焰故。世尊。若不得眼是修般若波蜜。乃至不得意是修般若波蜜。若不得色乃至法。不得眼界色界眼界。乃至不得法界意界。是修般若波蜜。若不得欲界是修般若波蜜。乃至色界亦如是。世尊。若不得檀波蜜。是修般若波蜜。乃至不得般若波蜜。是修般若波蜜。若不得佛十力四所畏乃至十八不共法。是修般若波蜜。何以故。空故。乃至法有法空故。世尊。若得生住。非修般若波蜜。若得五十二入十八界。非修般若波蜜。若得欲界色界色界。非修般若波蜜。若得檀乃至般若。若得佛十力乃至十八不共法。非修般若波蜜。何以故。以有得故。世尊。若善男子善女人。此甚深般若波蜜。不不疑不怖不退。知是人久於先佛深善根。文殊利白佛言。世尊。若不垢法法不生死果不涅果。不佛不菩不不不凡夫。是修般若波蜜。何以故。一切法垢。乃至凡夫故。世尊。若垢乃至凡夫。非修般若波蜜。世尊。若垢法差法差。乃至佛差。凡夫法差。非修般若波蜜。何以故。般若波蜜差故。佛告文殊利。善哉善哉。是真修行般若波蜜。文殊利。汝何供佛。文殊利白佛言。世尊。若幻人心我供佛。佛告文殊利。汝不住佛法耶。文殊白佛。佛法可住。我何住。佛告文殊利。若法可得有佛法。文殊白佛言。世尊。有有佛法者。佛告文殊利。汝已到所著乎。文殊利白佛。著到。何世尊已到著。佛告文殊。汝住菩提不。文殊白佛言。世尊。佛尚不住菩提。何我住菩提乎。佛告文殊利。汝何所依作如是。文殊利白佛。我所依作如是。佛告文殊。汝若依何所。文殊白佛。如是世尊。我所。何以故。一切法名字故。老利弗白佛言。世尊。若菩摩诃此深法。不疑怖畏。必定得近阿耨多三藐三菩提不。勒菩白佛言。世尊。若菩摩诃此深法。不疑怖畏。得近阿耨多三藐三菩提不。有天女名。白佛言。世尊。若善男子善女人此深法。不疑怖畏。得法法菩法佛法不。佛告利弗。如是如是。利弗。若菩摩诃此深法。不疑怖畏。必定得阿耨多三藐三菩提。是善男子善女人。大施主第一施主施主。具足戒忍辱精禅定智慧。具功德成就相好。自不怖畏令人不怖畏。究竟般若波蜜。以不可得相成就第一不可思法故。佛告文殊利。汝何所何所。求阿耨多三藐三菩提。文殊利白佛言。世尊。我故求菩提。佛告文殊利。若亦求。文殊白佛。如是世尊。我求。何以故。若有求者是凡夫相。佛告文殊利。汝今真不求菩提耶。文殊白佛。我真不求菩提。何以故。若求菩提是凡夫相。佛告文殊利。汝定求定不求。文殊白佛。若言定求定不求。定求不求定。非求非不求。是凡夫相。何以故。菩提住故。佛告文殊利。善哉善哉。汝能如是般若波蜜。汝先已於量佛所。深善根久修梵行。菩摩诃如汝所行。文殊白佛。我不善根不修梵行。何以故。我若善根一切生亦善根。我若修梵行一切生亦修梵行。何以故。一切生梵行相。佛告文殊利。汝何何如是。文殊白佛。我亦所。世尊。我不凡夫不不。不非非。不故不。利弗白文殊利。汝佛不。文殊答利弗。我尚不人。何我佛。何以故。不法故菩。利弗白文殊利。汝今定不法耶。文殊利答利弗。大德大比丘。汝止不。利弗白文殊利。佛者是言。文殊利答利弗。佛非佛不可得。有言者有者。利弗。菩提者不可以言。何有佛可言可。次大德利弗。汝佛者是言。此言不合不散。不生不不去不。有一法可相。字句。大德利弗欲佛者如是。利弗白佛言。世尊此文殊利所。新意菩所不能解。文殊利答利弗。如是如是。大德利弗。菩提非可解。新意者何解。利弗白文殊利。佛如不法界耶。文殊利答利弗。佛尚不可得。何有佛法界。利弗。法界尚不可得。何法界佛所。利弗。法界者即是菩提。菩提者即是法界。何以故。法界故。大德利弗。法界佛境界有差。差者即是作。作者即是。者即是。者即所有。利弗白文殊利。一切法界及佛境界。悉所有耶文殊利答利弗。有不有。何以故。有及不有一相相一二故。利弗白文殊利。如是者得菩提耶。文殊利答利弗。如是所。不生善道不趣。不得菩提不入涅。何以故。利弗。般若波蜜竟空故。竟空中一二三四。有去不可思。大德利弗。若言我得菩提是增上慢。何以故。得得故。如是增上慢人不堪受人信施。有信人不供。利弗白文殊利。汝何所依作如是。文殊利答利弗。我所依作如是。何以故。般若波蜜法等故。法所依以平等故。利弗白文殊利。汝不以智慧除耶。文殊利答利弗。汝是漏阿不。利弗言。不也。文殊利言。我亦不以智慧除。利弗言汝何所依作如是。不怖不畏。文殊利言。我尚不可得。有何我而生怖畏。利弗言。善哉文殊利。快如是甚深般若波蜜。佛告文殊利言。善男子。有菩摩诃住菩提心求上菩提不。文殊利白佛言世尊。菩住菩提心求上菩提。何以故。菩提心不可得。上菩提亦不可得。五罪是菩提性。有菩起心求罪果。何有菩住菩提心求上菩提。菩提者是一切法。何以故。色非色不可得故。乃至非亦不可得。眼不可得乃至意不可得色不可得乃至法不可得眼界乃至法界亦不可得。生不可得乃至老死亦不可得。檀波蜜不可得。乃至般若波蜜亦不可得。佛十力不可得。乃至十八不共法亦不可得。菩提心上菩提皆不可得。不可得中可得不可得。是故世尊。菩住菩提心求上菩提者。佛告文殊利。汝意如是汝不。文殊利白佛言。我有意佛是我。何以故。世尊。我尚不可得。何有意佛是我。佛告文殊利。汝於我有疑不。文殊白佛言。世尊。我尚定。何有疑。何以故。先定後疑故。佛告文殊汝不定言如生耶。文殊白佛。如若生法界亦生。何以故。法界如一相二相。二相不可得故。文殊利。汝信佛如入涅不。文殊言。一切佛即涅相。涅相者入不入。佛告文殊利。汝言佛有流不文殊白佛言。世尊不流尚不可得。何流可得。佛告文殊利。如心。唯如前可此言或漏阿及不退菩前可此言。若余人。此不生信起疑。何以故。此甚深般若波蜜。信解故文殊白佛言。世尊。何等人能信此甚深法。佛告文殊利。一切凡夫能信此法。何以故。如心一切凡夫亦心故文殊利白佛言。世尊。何故作如是法。新意菩及阿皆有疑。解。佛告文殊。如相法性法住法位中有佛有凡夫差不。文殊白佛言。不也世尊。佛告文殊。若差何故生疑文殊白佛言。世尊差中有佛有凡夫不。佛言有。何以故。佛凡夫二差。一相相故。佛告文殊。汝信如於一切生中最不。文殊白佛言。世尊。我信如於一切生中最。世尊。若我信如於一切生中最。如成不最。佛告文殊。汝信如成就一切不可思法不。文殊利白佛言。世尊。我信如成就一切不可思法。世尊。我若信如成就一切不可思法。如成可思。佛告文殊利。汝信一切是如所教化不。世尊。我信一切是如所教化。世尊。我若信一切是如所教化。法界成可教化。佛告文殊利。汝信如是上福田不。世尊。我信如是上福田。世尊。我若信如是上福田。如非福田。佛告文殊利。汝何所依作如是答我。文殊白佛言。世尊。我所依作如是答。世尊。所依中不。可思不可思。教化不教化。福田非福田。是以佛神力地六震。一六千比丘。以可取心得解七百比丘尼。三千婆塞四婆夷。垢得法眼。六那由他天。垢得法眼。是老阿即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白佛言。世尊。何因何此地大。佛告阿。此般若波蜜。往古佛皆於此此法。以是因故此地震。老利弗白佛言。世尊。此文殊利所不可思。世尊告文殊利。如利弗所。此文殊利所不可思

南佛。今受四十七戒。何四十七。一者菩不得生。身口意不得念生。念生者不得菩也。二者菩不得他人物。三者菩不得淫他人女。四者菩不欺怠人。五者菩不得酒。六者菩不得舌。七者菩不得口。八者菩不得妄言。九者菩不得绮。十者菩不得嫉妒。十一者菩不得嗔恚。十二者菩不得疑。十三者菩不得信邪魔道。十四者菩不得持行教人。十五者菩方便益布施。十六者菩不得悭。十七者菩不得利他人物。十八者菩不得邪心害人。十九者菩不得人。二十者菩不得捶人。二十一者菩不得掠取良民作奴婢。二十二者菩不得奴婢。二十三者菩不得妻子人。二十四者菩不得男女更相淫。二十五者菩不得至博淫女。二十六者菩不得至家。二十七者菩不得相欺。二十八者菩不得持重侵人。二十九者菩不得持欺人。三十者菩不得持大斗侵人。三十一者菩不得持小斗欺人。三十二者菩不得持尺侵人。三十三者菩不得持短尺欺人。三十四者菩不得牛五。三十五者菩不得牛。三十六者菩不得象。三十七者菩不得。三十八者菩不得羊。三十九者菩不得犬畜生。四十者菩不得法。四十一者菩不得至邪魔道家。四十二者菩不得至死人家。四十三者菩不得入死家。四十四者菩不得入酒。四十五者菩不得入羹。四十六者菩得人心念言。我何布施人。令如我今日。四十七者菩相心喜。如父母兄弟。他人亦有。若人作菩道行。等心之。不得言某人善某人。是四十七戒具菩。身口意不得犯十。不得教人犯。亦不得勉人犯之。夜思惟我持是戒住不。得三。一者得阿惟越致。二者得阿惟。三者得作佛。

文殊利白佛言。世尊。若不可思不可。若可可思。不可思者所有。彼一切亦不可思。不可思者。佛言。汝入不思三昧耶。文殊利言。不也世尊。我即不思。不有心能思者。何而言入不思三昧。我初心欲入是定。而今思惟。心相而入三昧。如人射久巧。後心以久故箭皆中。我亦如是。初不思三昧系心一。若久成就更心想定合。利弗文殊利言。更有妙寂定不。文殊利言。若有不思定者。汝可言更有寂定不。如我意解。不可思定尚不可得。何我寂定乎。利弗言。不思定不可得耶。文殊利言。思定者是可得相。不可思定者不可得相。一切生成就不可思定。何以故。一切心相即非心故。是名不思定。是故一切生相及不思三昧相。等分。佛文殊利言。善哉善哉。汝於佛。久殖善根修梵行。乃能演甚深三昧。汝今安住如是般若波蜜中。文殊利言。若我住般若波蜜中。能作是。即是有想便住我想。若住有想我想中者。般若波蜜便有所。般若波蜜若住於。亦是我想亦名所。此二住所住。如佛住安寂非思境界。如是不思。名般若波蜜住。般若波蜜。一切法相。一切法作。般若波蜜即不思。不思即法界。法界即相。相即不思。不思即般若波蜜。般若波蜜法界二二即法界。法界即相。相即般若波蜜界。般若波蜜界即不思界。不思界即生界。生界即不思界。文殊利言。如界及我界即不二相。如是修般若波蜜者。即不求菩提。何以故。菩提相即般若波蜜故。世尊。若知我相而不可著。知著是佛所知。不可思知著即佛所知。何以故。知本性所有相。何能法界。若知本性著者。即名物。若有物是所依住依住即生。生即是有功德。若如是知心想。心想者何知。有功德。知即不思。不思者是佛所知。亦取不取不三世去等相。不取生及起作。亦不不常。如是知者是名正智不思智。如空此彼。不可比。好。等等。相貌佛告文殊利。若如是知名不退智。文殊利言。作智名不退智。如金先加捶打方知好。若不治打能知者。不退智相亦如是。要行境界。不念不著起作。具足不不生不。乃佛告文殊利言。如自己智。能信。文殊言。如是智者非涅法非生死法。是寂行。不欲嗔恚愚。亦非不。何以故。。不生死亦非不。不修道非不修道。作是解者名正信佛告文殊利言。善哉善哉。如汝所。深解斯。老摩诃迦白佛言。世尊。未世能信此深法。此法。佛告迦。即今日四比丘比丘尼婆塞婆夷。於未世能信此法。此深般若波蜜。知此法求此法。迦譬如者或者子。已失一大珠直金。大生。今更得生大喜悉。如是迦。比丘比丘尼婆塞婆夷。於未世此最深般若波蜜。般若相。已生喜心得安。亦如是。作是言。我等今日得如供如。所以者何。以得此甚深微妙六波蜜故。迦。譬如三十三天波利多初生疱。作如是念。此疱不久必敷。如是迦。比丘比丘尼婆塞婆夷。此般若波蜜心生喜。亦如是。我於世必得此法。迦。此深般若波蜜如後。住不流行。迦。以佛力故。未世中若善男子善女人。得此深般若波蜜。迦。如摩尼珠摩尼心生喜。不假思量即知真。何以故。以串故。如是迦。若人此般若波蜜相法。已喜生信心。知此人先世已此般若波蜜久劫已曾供佛。迦白佛言。世尊。此善男子善女人今此法。於未世信解。佛告摩诃迦。如是如是。如汝所。文殊利白佛言。世尊。此法行相。此法者亦行相。何世尊。有行相。佛告文殊利。我本行。菩道。修善根。欲住阿惟越致地。般若波蜜。欲成阿耨多三藐三菩提。般若波蜜。若善男子善女人欲解一切法相。欲知一切生心界皆悉同等。般若波蜜。文殊利欲一切佛法具足。般若波蜜。欲一切佛成阿耨多三藐三菩提相好威量法式。般若波蜜。欲知一切佛不成阿耨多三藐三菩提一切法式及威般若波蜜。何以故。是空法中不佛菩提等故。若善男子善女人。欲知如是等相疑惑者。般若波蜜。何以故。般若波蜜。不法若生若若垢若。是故善男子善女人。作如是般若波蜜。欲知一切法去未在等相。般若波蜜。何以故。法界性相去在故。欲知一切法同入法界心。般若波蜜。欲得三十二行法亦自知而不取著。般若波蜜。欲得慈心遍覆一切生而限亦不作念有生相。般若波蜜。欲得於一切生不起诤亦不取诤相。般若波蜜。欲知是非十力畏住佛智慧得。般若波蜜。文殊利白佛言。世尊。我正法。相得利。生去。知者者作者。不般若波蜜。亦不般若波蜜境界。非非不不作有分。一切法。凡夫法法辟支佛法佛法。非得非不得。不生死不涅。非思非不思。非作非不作。法相如是。不知何般若波蜜佛告文殊利。若能如是知法相。是名般若波蜜。菩摩诃若欲菩提自在三昧。得是三昧已。照明一切甚深佛法及知一切佛名字。亦悉了佛世界有障。如文殊所般若波蜜中。文殊白佛言。世尊。何故名般若波蜜。佛言般若波蜜名相非思量。依洲渚犯福晦明。如法界有分亦限是名般若波蜜。亦名菩摩诃行。非行非不行。悉入一乘名非行。何以故。念作故。即是一切佛之母。一切佛所生故。何以故。以生故。是故文殊利。若善男子善女人。欲行菩行具足波蜜。修此般若波蜜。若欲得坐道成上菩提。修此般若波蜜。若欲以大慈大悲遍覆一切生。修此般若波蜜。若欲起一切定方便。修此般若波蜜。若欲得一切三摩跋提。修此般若波蜜。何以故。三摩提所故。一切法出出。若人欲逐此。修般若波蜜。一切法如不可得。若欲如是知。修般若波蜜。一切生菩提故修菩提道。而生亦菩提。若人欲信此法。修般若波蜜。何以故。一切法如菩提等如。非生行不自性彼生行是非行。彼非行是菩提。彼菩提是法界。若欲不著此法。修般若波蜜。文殊利。若比丘比丘尼婆塞婆夷。若受持般若波蜜一四句偈他人。我此人得不法。何如修行。知彼善男子善女人住佛境界。文殊利。若善男子善女人。此甚深般若波蜜。不生怖畏。知此人受佛法印。此法印者是佛所造是佛所。何以故。以此法印印著法故。若善男子善女人。此印所印。知是人菩乘定不退。不辟支佛地。提桓因及天子。三十三天。雨末檀及末金屑。又散郁波摩拘物陀分陀利及曼陀。以供般若波蜜。供已作如是言。我已供上著最第一法。我世更此深般若波蜜。若人已此深般若波蜜印之所印。其未得受。究竟成就婆若智。提桓因白佛言。世尊。若善男子善女人。此般若波蜜一於耳。我增佛法故。守彼人。面百由旬不令非人得其便也。是善男子善女人。究竟得阿耨多三藐三菩提。我日日往到其所而供佛告提桓因。如是如是。迦。知彼善男子善女人具足佛法。必定得至阿耨多三藐三菩提。文殊利白佛言。唯世尊。以威神力持此般若波蜜久住於世。欲益生故。文殊利此。以佛神力大地六震。世尊即便微笑放大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世界。以威神力持此般若波蜜令久住世。文殊利白佛言。世尊。放此光明是持般若波蜜相。佛告文殊利。如是如是。文殊利。我放此光明是持般若波蜜相。文殊利。汝今知知我已持此般若波蜜久住於世。若有人不此法不其。知是人已此深般若波蜜印之所印。是故文殊利。我於久安住此印。若人已此印所印。知是人不魔王之所得便。佛告帝。汝受持此宣流布。使未世善男子善女人得此法印。告阿。汝亦受持人。天帝及老阿白佛言。世尊。何名此。我等何奉持。佛言。此名文殊利所。亦名般若波蜜。如是受持。善男子善女人於沙劫。以珠布施河沙等生。生受已悉道心。是施主其所宜示教利喜。令得陀洹果至阿果。是人所得功德多不。阿白佛言。甚多世尊。佛言。善男子。若人起一念心。信此般若波蜜不者。比前功德。出百倍千倍百千倍。乃至算譬喻所不能知何具足受持人解。是人所得功德量。佛如不能。何以故。能生一切佛婆若故。若空有。此功德。若法性有。此功德。是故文殊利。善男子善女人勤行精守此。此能生死一切怖畏。能摧天魔所立幢。能菩到涅果。示教於二乘。帝老阿俱白佛言。世尊。如是如是如佛言。我等戴受持宣流布。唯如不以。如是三白言。不。我等戴受持。佛此竟。文殊利等菩摩诃。利弗等比丘比丘尼婆塞婆夷。天夜叉乾闼婆阿修迦那摩伽人非人等一切大。佛所皆大喜。信受奉持

第二

文殊利所般若波蜜

南佛。今受羼阿惟越致法四。何四。佛二十因。法二十因。身二十因。摩诃般若波蜜二十因。何佛二十因。是佛多陀阿伽度阿呵三耶三佛陀。心所念。天眼洞。豫知他人心中所念。遮那身口心所行三般。遮那三般是三。乃成迦。迦是泥洹。由迦庇多。世之父。阿耨多天上天下有在其上者。浮溜沙。勇猛男子。昙摩沙祁。昙摩者法。沙祁者法世。多提和摩耨沙那。教天上天下人佛陀。波迦和。政蹈地足下平。行直足。手足指肉相。紫磨金色。手肩上有浮肉。如子。四十正白平。出舌入耳入目入鼻。自覆面肉髻。是佛二十因。何法二十因。阿本。僧迦所。惟然那知事。那摩留波。那摩名留波眼所。沙耶多那。福罪法至波利。眼耳鼻口身意痛和檀那。若病未差和毒痛若病已差快痛。三根。那迦摩怛那。波和怛那。惟波和怛那。男子女人所。欲作天作人。令我身富有。伛波他那。使弟子授教作波和。其事成耶祁天下人生。摩那。老。摩那死。是十二因生死。四意何四。身意念。痛意念。心意念。法意念。是四意念。四神足。欲精意慧是四神足。是法二十因。

佛告文殊利汝入不可思定不文殊利白佛言不也世尊若我入不可思定者我成可思世尊心心我何入不可思定次世尊我初菩意言我入不可思定我今此意入不可思定世尊如初射先作此意我射堋射堋成已後作是念我射皮射皮成已作是念我射木射木成已作是念我射射成已前念其箭中皆能我亦如是昔初意求入不可思定我於今日此意入不可思定何以故此定不可思故利弗白佛言世尊文殊利未得住何以故此不可思定更有寂定是其所得故文殊利白利弗言汝何知此不可思定更有寂定大德利弗若此不可思定可得者可此定有寂定若此不可思定不可得者彼寂定亦不可得何以故以此不可思定不可得故彼亦不可得次大德利弗有生不得此定者一切生皆得此定何以故一切心心故彼心性即是此定是故一切生皆得此定世尊文殊利善哉善哉如汝所是最汝於久量佛所深善根能作是文殊利汝作是念我住般若波蜜能此言不文殊利白佛言不也世尊我此念世尊若我有此念住般若波蜜能此言者我住可得法世尊我若住我相有是念是故世尊我不作此念住般若波蜜能此言佛告文殊利信汝所文殊利白佛言世尊若人不生死及涅相是人信我所又若人有我若人具三毒此人不能信何以故及可故世尊文殊利善哉善哉汝能善

何身二十因。三事身所作。何三。淫。身自不不得教人。身自不不得教人。身自不淫不得教人淫。四事口所作。何四。舌口妄言绮。口自不舌不得教人舌。自不口不得教人口。自不妄言不得教人妄言。自不绮不得教人绮。三事意所作。何三。嫉妒嗔恚疑。意自不嫉妒不得教人嫉妒。意自不嗔恚不得教人嗔恚。意自不疑不得教人疑。身口意不得犯是十事。不得教人犯。是身口意法二十因。

善男子善女人行相者所信此法受持此法以所得心故行亦所得相亦所得文殊利若善男子善女人此所得此般若波蜜若善男子善女人欲得不退地此般若波蜜若善男子善女人欲信一切法法界等此般若波蜜若善男子善女人欲知一切法此般若波蜜若人得信此此般若波蜜若人不念一切法般若波蜜何以故此般若波蜜不一切法故文殊利若善男子善女人欲知一切法不不此般若波蜜若善男子善女人欲得疑此般若波蜜若善男子善女人欲慈悲偏覆一切生不住生相不世诤此般若波蜜文殊利白佛言世尊般若波蜜我我所起因果可持何受而得功德佛告文殊利般若波蜜作非凡夫法非人法非生死法非生死法非涅法非涅法得失非可思非不可思若善男子善女人如是受般若波蜜相是功德亦功德次文殊利若菩摩诃欲得菩定欲知一切佛名欲一切佛世界欲一切佛所法欲行佛法此般若波蜜文殊利白佛言世尊何故名般若波蜜佛告文殊利般若波蜜者量方去作即是一切佛法界故名般若波蜜文殊利此般若波蜜是菩摩诃行菩於此行故名行何以故以故

何摩诃般若波蜜二十因。先世所念欲令一切天下人皆作佛。欲令一切天下人皆洞。欲令一切天下人皆。波然知人意。欲令一切天下人皆知人意。阿耨沙耶阿耨沙耶然那。知一切天下人意所念。欲令一切天下人皆知一切人意所念。因利耶波利浮利耶然那。眼耳鼻舌身意因利。佛所知欲令一切天下人皆知。佛威神然那。欲令一切天下人皆知。摩诃迦留祁然那佛慈心念一切天下人。欲令一切天下人和浮然那。皆知一切天下人事。欲令一切天下人皆知一切人事。阿那恕然那。佛智慧一切天下鬼神天神神皆不能禁制。欲令一切天下人皆知是智慧是摩诃般若波蜜二十因。分八十因阿惟越致菩法。以去今在菩。是八十因皆合。是菩法。

第三

南佛。今受惟逮法二十因。行之自知宿命。何二十。有五因多福。何五。檀那福多。福多。念福多。所作善量福多。治政松寺量福多。是五多福。

有五因身。何五。身口意戒。是五因身。

菩有五意。何五。意好心善意布施意念善道意慧意。是五意。合二十因。行之自知宿命。乃致阿耨多三耶三菩。何阿耨多。天上天下有在其上者。

第四

南佛。今受四禅法。何禅法。菩坐禅一心念佛。佛空所有。意便止念淫五所欲。已淫五所欲。便得一禅。

菩坐禅一心念法。法亦空所有。意便嗔恚痛。已嗔恚痛。如是便得二禅。菩坐禅一心念摩诃般若波蜜。亦空所有。意便愚。如是便得三禅。

菩已得三禅。已所念。意清不不便得四禅一心不自然得五旬是菩行禅法。

第五

南佛。今受般若三昧法。何三昧法。菩三昧慈哀念一切十方天人民。父母兄弟妻子。怨家主泥犁薜荔畜生。在厄勤苦及人非人。和。皆欲令解勤苦。得出生人道。奉行六波蜜阿耨多三耶三菩心。是菩三昧法。

菩三昧等心。一切十方天人民。父母兄弟妻子。怨家主泥犁薜荔畜生中人及非人非和。皆欲令解勤苦富安。阿耨多三耶三菩心。是菩三昧法。菩三昧等意。慈心哀愍念一切十方天人民。父母兄弟妻子。怨家主泥犁薜荔畜生中人非人和。之之如母赤子。一切平等有意。已平等是三昧法。是自然得五旬菩。坐起夜思惟常平心等意乃菩三昧法。

第六

南佛。南菩。南摩诃。今受三昧法如菩摩诃。今我持心所作如空。今持空作平。是故行菩道。持心天下民如一。如父母兄弟妻子。等心之。今我喜十方天下人民作善。是文殊利菩三昧持是三昧戒具者。文殊利。菩共持是三昧戒具者。是菩中最尊。是文殊利菩三昧菩摩诃文殊利。三昧菩坐欲起。叉手念腹中所言。我是菩摩诃。文殊利。菩我所作分檀布施用。是故我得菩道若人菩求目。菩以目之。若人求身。菩以身之。若人求物。菩以物之。常念言我是菩。文殊利。亦是菩。今我谛持是身不妄。菩常念使十方天下人民安富。如使十方人民勤苦。我念令安富解。菩谛持身法行菩道。菩急欲作沙。持禅波蜜。我急至阿陀佛所。我持是三昧。急欲水精琉璃金共相。文殊利。菩和名阿提波。

阿只名阿提。

第七

南佛。南法。南比丘僧。南摩诃。南洹那鸠溜菩。三昧道住止。是故念十方天下人民。若在冥中者。我何作大光明如日月。十方人民作光明。如菩十方天下人民作大光明。是三昧谛持心。政要安心平心。十方天下人民。如日月作光明。是菩三昧道。十方天下人民。心作平。今十方有菩十方菩行三昧。等用是月三昧。如他菩亦用是三昧。如洹那鸠溜菩迦文佛。是三昧何。迦文佛默然所。洹那鸠溜三昧。迦文佛所。洹那鸠溜菩自念佛何等心。洹那鸠溜知佛心。洹那鸠溜便起往佛作。洹那鸠溜便椎。十方三昧菩皆。六菩皆前佛作已皆坐。洹那鸠溜佛。十方天下人民平心三昧。名何等月三昧。佛六菩。皆平心已平心。拘檀皆不能住持。佛威神安天下。是三昧名月三昧。已得是三昧者。皆平心行之。

第八

南佛。南法。南比丘僧。南菩。南摩诃。南文殊利菩。我自念命前世已行菩道。自念我已奉事三百佛。自念我前世菩。常以慈悲喜之心。愍一切人非人及蜚蠕之。之感痛。我常以道之。使得入正法去善。耳不受善之。眼不好丑之色。鼻不嗅臭香之。口不味味之味。身不求粗之。意不求可欲之欲。我自六。我自三六事不得起。耳得定不善之。眼得定不好丑之色。鼻得定不嗅臭香之。口得定不著五味。身得定不知寒之痛。意得定往之思想。身行檀波蜜但欲布施。眼波蜜但欲持戒。耳羼提波蜜但欲忍辱。鼻惟逮波蜜但欲精。口禅波蜜但欲一心。意般若波蜜但欲智慧。我常以是六事救施惠一切。我今生得佛戒。得奉事三尊。我今以六事化一切。利法人使成大道。一切人非人作唱。死不犯戒。死死不欲惑。死死不可不可。是我平人索身以之。制其所索我不逆也。是菩九之戒。以平等心持之。是持戒。所以者。我十方佛故。我法故。我比丘僧故。我菩摩诃故。我十方天下人非人蜚蠕之故。我持是事念生。以故我今得菩道行菩法。是故菩道值。之者皆得阿惟越致。我今持我身命。十方佛。一心不退。

第九

南佛。南法。南比丘僧。南菩。南摩诃。南文殊利菩。菩道甚。我以身命救一切生所惜。菩不作罪亦不畏罪。宿命到怨家主至。菩喜罪亦不怖。菩持法如法持戒如戒。菩以信故得作佛。菩博。悉入道化生。菩常行慈心。言儒不中人意菩妻子居。如怨家常其意。菩女人如虎狼子如毒蛇。菩不畏欲。不能菩意。菩欲故。欲不能得沾污。菩清之行如不於高山地生也。菩於欲中生如。淤泥中生不泥所污也。菩戒不戒外也。外行如地戒如水。水以清濡行。地以多容多受功德也。一切百草木皆地得生。一切物皆水得生活。是故菩功德如地如水。菩山居亦不恐。菩居家畜妻子。常如恬然安定。痛思想之念。以故菩功德尊大巍巍堂堂。端底限。功德量。是菩十之戒。菩常行四等心平等。已信功德便得一住。已得一住便得二住。已得二住便得三住。已得三住便得四住。已得四住便得五住已得五住便得六住。已得六住便得七住。已得七住便得八住。已得八住便得九住。已得九住便得十住。已得十住便得作佛。便度一切生。是菩累功德自致得道。其有人我是者。既得佛疾也。者者一喜者。既己身央之罪。令得十住信心。以致得道。常以月十五日一日一夜是。其福於三界中。莫作限著之行。是功德。不菩道也。

第十

南佛。南法。南比丘僧。南菩。南檀那鸠溜菩。南文殊利菩。菩常慈心愍念一切人民。者富者豪者者卑者。健羸瘦怯弱者。心常念之欲使等。常使十方平如水山坑。人民富等等。命短等等。豪卑等等。求道同心常俱大乘之。一切人非人。皆上正真之道。悉有智慧。悉行布施有悭。悉持戒。悉能忍辱。皆能精。一心入定。化三昧皆有和拘。迷惑者。使之疾正道。冥者得睹光明。疾者皆使除愈。健各色力。行使人牛肥。人手足筋力健物安。船行者西南北上水下水各得其。船安帆行利。市百倍千倍倍。住止得便利。各得所。居家者妻子父母公妪皆使安。水火疾病官有。居官者常得安。慈心育人民。家人富有厄苦者。是菩十一戒平等之行。善男子善女人是喜。皆得阿惟越致。天神地神山神皆侍持是者。一切害不敢干犯。是菩已得神通。

第十一

南佛。南法。南比丘僧。南菩摩诃。南文殊利菩。菩一二三止四五六。以次得道。得陀洹。得斯陀含阿那含。得阿辟支佛。皆不於中住得佛道。三十二相八十好紫金色。十力。四所畏。十八法不共。八大音。亦不於中住。菩大乘之。以僧那僧涅度一切人非人。以波蜜示人。以慈悲喜救人。菩以儒伏。菩以和拘和合人。菩以恭慈仁安慰人。菩以和喜降伏逆。菩以道力度愚。菩以度欲。菩以大慈愍念生。菩以省。菩以清醉酒。菩以讷言正心口忍辱。菩以行立於精。菩以少食於睡。菩以欲身健。菩以嗔怒於道德。菩以嫉妒合聚人。菩以功德流一切人非人。是菩十二戒平等之行。救一切生。是行菩功德具足。有善心好意是。是者。是十住阿惟。菩入水不沉入火不。索索眼眼。索耳耳丐鼻鼻。投身虎口不惜身命。是菩大士尊功德。量端底。端限不可度量。各尊承世尊戒。以自身行。是合者。厝得所善加精。善莫犯是。犯是者非菩也。是菩具足正戒。一生。旦暮朝晡得作佛。光明相好皆已照。是功德成善已威神具悉。一切皆敬伏敢菩者。佛菩功德十二正戒竟。文殊利菩。及神通菩。行菩。成就菩。化菩。及八方上下菩。陀和菩。那竭菩。越兜菩。那迦菩。深菩。摩诃菩。和菩。因提菩。和稠菩等。合七二千人。皆大喜。各光明展相照。各各起正衣服。前以著地。佛作。

第十二

佛菩戒十二竟。文殊利白佛言。菩用何功德得是十住。唯天中天分之。佛言。善哉善哉。文殊利。菩摩诃多所念多所安。吾若具其要。谛谛受。文殊利言。受教。佛言。有十住菩功德。各有高下自有次第文殊利言。何等十。

一住波兜波菩法住。佛言。上端正比。面色有有逮者。尊有能者。所教授有能者。佛威神法如是。便稍入佛道中之。皆其意教度之。勤苦者皆愍之。稍稍解佛信向之。新起意佛道悉欲得了知。佛智十悉欲逮得之。何等十。佛十力是。一者供佛。二者其所教之。三者所生皆尊。四者天上天下有能及者。五者佛智慧悉逮得。六者世世所生。得央佛。七者佛悉逮得。八者悉度生死。九者今去不久。十者悉度十方人。

二住何等阿浮菩法住。佛言。有十意。念十方人。何等十意。一者悉念世善。二者心。三者皆安。四者柔心。五者悉等。六者心念但欲布施人。七者心悉。八者念人我身。九者心念十方人我如。十者心念十方人如佛。阿浮菩法多。多已山。山善事。善事在善。易使。所作勇。所作既勇入慧。中心所受法悉持。既悉持。悉持法不忘也。既不忘者安山。所以者何。益於十方人故。

三住何等喻阿菩法住者。佛言。入於法中。用十事。何等十事。一者所有皆常。二者所有皆勤苦。三者所有皆。四者所有皆非我所。五者所有皆主。六者所有皆利也。七者所有皆所止。八者所有皆所。九者所有皆所著。十者一切所有法。悉入一法中。一法悉入法中。是喻阿菩教法。

四住何等摩期菩法住者。佛言。常於佛生。有十事。一者不。二者多深思於佛。三者深思於法。四者念比丘僧十方人。五者思惟物皆所有。六者十方佛皆空。七者宿命所作了所有。八者所有如幻皆空。九者所勤苦所有。十者泥洹空亦所有。用是故生於佛法中。是摩期菩教法。五住何等波喻三般菩法住者。佛言。所作功德悉度十方人有十事。一者悉十方人。二者悉念十方人善。三者悉念十方人悉令安。四者悉十方人。五者哀悉念十方人。六者悉念十方人莫使作。七者悉引十方人著菩道中。八者悉清於十方人。九者悉度十方人。十者悉使十方人般泥洹。是波喻三般菩教法。

六住何等阿者三般菩法住者。佛言。有十法深哀慈心。一者用人佛善心有。二者法善心有。三者菩善心有。四者求菩道人共相道善心有。五者人言十方人有多少心有。六者睹十方人展相道善心有也。七者中有人言十方人。易心有。八者若有人言法多少心有。九者有人法心有。十者有法法心有。是阿者三般菩教法。七住何等阿惟越致菩法住者。佛言。有十事。住不。一者言有佛佛不。二者有法法不。三者有菩菩不。四者有求索菩求索菩道者不。五者持法得不。六者有去佛去佛不。七者有佛佛不。八者有在佛在佛不。九者佛智慧不不。十者去在世事呼若干不。是阿惟越致菩教法。

八住何等鸠摩浮童男菩法住者。佛言。菩於十事中住。一者身所行口所言心所念悉。二者有能得短者。三者心一反念在所欲生何所。四者十方人知慈心者。五者十方人所信用悉知。六者十方人若干悉知。七者十方人所作悉知。八者十方佛土成悉知。九者得神足念在所至到。十者悉。是鸠摩浮童男菩教法。九住何等喻菩法住者。佛言。用十事得。一者十方人所出生悉知。二者十方人所系恩悉知。三者十方人所念本末所悉知。四者十方人所作宿命所趣向悉知。五者若干法悉知。六者十方人所念若干。化悉知。七者佛善悉知。八者去在央世事悉知。九者十方人等不等悉知。十者教授十方人空法悉知。是喻菩教法。

十住何等阿惟菩法住者。佛言。菩入於十智中能分知。有十事。一者何因感十方佛中。二者明央佛中。三者我日日署置央佛中菩。四者我日日度央佛中民人。五者我安央佛中生。六者十方人莫不我喜得度者。七者悉念十方人民使得佛道。皆家作沙。八者十方人所思想善我悉知之。九者十方人我悉著佛道中。悉使菩意。十者十方人我悉度。是阿喻菩。了不能及知阿惟身所行口所言心所念所作。了不能及知阿惟菩事。亦不能知神足念。不能知行。亦不能逮知阿惟菩去今在事。是阿惟菩教法。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