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满蒙独立运动的结果,第二次满蒙独立运

作者:威尼斯平台

满蒙独立运动是由日本军部设关东都督府参与策划并实施的旨在分裂中国的阴谋活动,是日本"大陆政策"的重要步骤之一,后因日本对华政策的变化,失去日本政府的支援而以失败告终。

满蒙独立运动是由日本军部设关东都督府参与策划并实施的旨在分裂中国的阴谋活动,是日本"大陆政策"的重要步骤之一,后因日本对华政策的变化,失去日本政府的支援而以失败告终。

首脑人物

第二次运动

甲午战争,日本通过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从清政府手中获得权益后,就一直蠢蠢欲动,伺机谋求获得更多的权益。为此,日本帝国主义制定了宗旨为"吞并朝鲜,侵占满蒙,征服中国"的对华政策,随之也涌现出川岛浪速等一大批的政客为之不懈奔走。在日本政府的支援下,在历史上出现了两次大规模的满蒙独立运动。

第一次失败后,满蒙独立运动继续祕密进行。1913年,福井雅太郎少将调任关东都督府参谋长后,这一运动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满蒙独立运动的中心人物川岛浪速,这时又丢掷了一个《对支管见》,向政府及各有关部门,大力宣传满蒙独立的必要。1916年2月,政友会、同志会、国民党、中正会各党派以及国民外交同盟会、对华联合会、浪人会等民间团体,召开了"对支有志大会",通过了反对袁世凯的宣言。当时日本大隈内阁在对华政策上,采取多边倒袁的方针,使中国陷于混乱,趁机分割中国领土,并进一步控制中国。同年3月,大隈首相召开内阁会议,决定对华采取如下方针:要确立帝国在华的优势,并使中国人自觉的意识到帝国的势力;为达此目的,以袁世凯退出中国当政者集团为妥,毫无疑义,任何人取代袁氏,均比袁氏更有利于帝国;为达此目的,要尽量在中国造成这种形势,而帝国随机适当对处;预设"民间人士"支援中国人的反袁活动。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新的国民政府刚刚成立。川岛浪速等政客及在中国的日本军人从中看到了一线曙光,谋划将满蒙"分离独立",置于日本的统治之下。川岛浪速拥立清皇族肃亲王组织宗社党,以反对袁世凯,挽救清王朝的灭亡。他帮助宗社党人逃出北京,躲避进旅顺关东军都督府民政长官的宿舍内,密谋举事。宗社党人还组成了满蒙独立义勇军政府。同时,川岛浪速积极活动,一方面试图游说赵尔巽、张作霖起兵使满蒙独立;另一方面在蒙古怂恿蒙古喀喇沁王起兵,合并建立满蒙王国。从日参谋本部派遣的高山公通大佐、松井清助大尉、多宗贺之少佐也参加进来,共同推动计划。川岛浪速致电参谋本部,详细报告满蒙计划的同时,云"中国本土既已成了中华民国,必然将来再次陷于大动乱中,不可以不被分割。纵然在这种情况下,满蒙也如同在我手中一样。我以为现今假如什么也不干,只是傍观事态的发展变化,那么中国对清政策终究会毫无意义,作为东方主人公的资格就会全部丢尽。"在日政府及军方的支援下,宗社党人购置军火,招募人员,据国民政府祕密侦探员报告,宗社党辽东一带总司令系安生顺一、角田岫田、奉天司令松本守田、安东司令辻本中田积极筹备起事。但是由于张作霖表示支援共和制,而日本方使满洲独立的工作引起列强的干涉,第一次满蒙独立运动流产了。

关东都督中村觉大将根据政府的这种方针,传令驻满洲各地的领事和官宪,不在取缔日本人的反袁活动。

1912年,日俄通过第三次协约,两国互相承认在内蒙古的"特殊利益地区",从而川岛浪速等政客的满蒙问题的新课题就是怎样把日本权益从南满地区进而扩大到东部内蒙古的问题了。1915年,通过"二十一条"及一系列不平等条约的签订,日本迫使中国扩大了其在华权利和权益。全国各地反日情绪日益高涨,恰在此时,袁世凯复辟帝制,各省纷纷独立,中国政局再次陷入混乱之中。发起第一次满蒙独立运动失败的川岛浪速并未放弃梦想,1915年夏,川岛就与蒙古骑马队首领巴布扎布及肃亲王为中心的宗社党再次勾结起来,并得到了青柳胜敏等日本军人的协助,开始谋求满蒙独立的计划。日商大仓喜八郎以满蒙肃亲王领地为抵押,出资100 万日元资助宗社党,其中50万元专门作为这壹次独立运动的军费。3月21日,驻吉林日本领事森田宽藏由东京出发,依次到安东、奉天、牛庄、长春、哈尔滨和北京,向各地的领事转达了外务省的如下方针:"对于反袁运动,假如有人给予援助,帝国政府将予以预设,进而为了严格统一其行动,政府在幕后加以操纵。"另一方面,日参谋本部为了就地指导满蒙举事,于3月下旬向东北派遣了土井市之进大佐、小矶国昭少佐、松井清助大尉等四人。宗社党青柳预备役大尉陪同肃亲王第七王子前往蒙古巴布扎布处联络。同时,日方不断派人与奉系军阀张作霖接触、暗示日本支援他独立并提供武器弹药等诸多援助,希望由此开启控 制东北的捷径。然而正在各路人马摩拳擦掌之际,袁世凯突然去世,黎元洪晋升为代理大总统,日本政府转变方针,希望通过黎调整南北关系,让新政府紧靠日本的企图。

另一方面,川岛浪速等人在大连拥立肃亲王,招募土匪,祕密组织军队。当时已组成宗社党勤王军2000多人。他们还于1915年夏,同盘踞在内蒙古大布苏诺尔附近的蒙古马队首领巴布扎布取得联络,策动巴布扎布所部与以肃亲王为中心的宗社党相结合,从事满蒙独立活动。当时参加这一活动的日本军人有青柳胜敏、木泽畅,以及刚刚退伍的工兵大尉入江种矩等人。另外还有大陆政客柴四郎、松平康国、押川方义、大竹贯一、五百木良三等。预备役海军中将上泉德弥也参与了这一阴谋活动。

1916年8月16日,日政府派遣外务省参政官柴四郎和参谋本部中国课长滨田大佐作为特使到满洲,解散了满洲举事团,第二次满蒙独立运动再次无疾而终。

1915年12月,袁世凯复辟遭到全国反对,陷入灭顶之灾 。日人川岛浪速之流以为时机已到,唆使善耆等宗社党分子与民族分裂主义分子巴布扎布等勾结在一起,拉起叛军,进行分裂中国的罪恶活动 。1916年7月1日,巴布扎布叛匪在日本大尉青抑胜敏的指挥下,率"勤王复国军"3000余人,由呼伦贝尔盟喀尔喀河畔出发,向洮南方向窜扰 。张作霖闻报,除令吴俊升派兵严防以免扰累外,还通电吉、黑两省也要出兵协剿 。张作霖令二十八师派出一旅,由开鲁等地堵截;通知热河都统姜桂题、黑龙江省毕桂芳督军各派精兵,由东北西北方向围剿,吴俊升由南包抄,一举全歼 。

第一次运动

1916年1月下旬,肃亲王之子宪奎王,在青柳的陪同下,前往巴布扎布驻地,联络共通举事。3月,木泽、入江也赶到大连,接着川岛便在大连设定了举事的大本营。

日俄战争后,日本从帝俄手中夺去了"南满洲"的各种权利。当时日本人并不满足,进而想把整个"满蒙"吞掉。由此日本军部和大陆浪人川岛浪速等人便趁辛亥革命爆发之机策划满蒙独立运动。

与此同时,参谋本部方面,参谋次长田中义一和刚从关东都督府参谋长调任参谋本部第二部长的福田雅太郎,直接担任幕后指挥。他们把土井市之进大佐、小矶国昭少佐等四人派往中国东北。土井为此次举事的总指挥,他的任务是指挥川岛等人的满蒙独立运动,至少要牵制北方势力,以帮助南方势力的继续发展,如有大概,则使满蒙派与南方派互相呼应,逼近北京;并对于起事所需的资金筹措级武器的购买和运送,多多给以方便;同时指导其军事行动。土井经由朝鲜祕密赴中国东北,把川岛等人划归自个指挥之下,并由大仓喜八郎借给肃亲王100万日元的资金,拨给五千支步枪和八门野炮。土井、川岛等人预定于4月15日举事。

当时西园寺内阁的政策是尽量维持满洲现状,把满洲变成日本殖民地则需期待对日本极其有利的时机。但日本军部及川岛浪速等"大陆论者",却亟不可待。他们以为日本政府采取的上述方针是消极的,不可以再期待,主张现今就瓜分中国。他们阴谋策划将满蒙从中国分割出去,建立受日本控制的"满蒙王国"。这一阴谋计划,主要由川岛浪速等一伙大陆浪人负责筹拟,日本陆军当局派遣的高山公通大佐、松井清助大尉、多贺宗之少佐等参与推行,北京守备队队长菊池武夫暗中给以协助。川岛还电请参谋本部给予援助。

但是,当时日本政府对满蒙的政策又起了分歧。驻中国公使伊集院、驻奉天总领事矢田以及石井外相、田中参谋次长等人,以为川岛的计划是在日本军宪威力掩护之下,试图掀起不成体统之掠夺性小暴动,是没有成功希望的。假如是对于中国军队那样有实力的势力进行内部策反,在此基础上发起有把握的暴动,则另当别论。因而他们以为利用张作霖进行满蒙独立运动,比土井、川岛的计划更为有利。4月10日,田中参谋次长电令关东都督府西川参谋次长要求他和奉天矢田总领事密商,对张作霖进行工作。4月19日,张作霖驱逐了段芝贵,成为代理奉天将军和奉天巡阅使,实现了他多年称霸东北的野心。这时,日本加紧策动独立活动,通过袁金铠、于冲汉以及张的日本顾问菊池武夫中佐等人进行祕密联络,甚至连独立宣言都拟定好了。这一阴谋计划的主要内容是:要求张作霖宣布长城以北的满蒙地区脱离中国,成立在宣统皇帝统治下的独立国家;把宣统皇帝由北京迁到奉天;满蒙独立后和日本签署一项特殊盟约。

在川岛浪速等人策划下,1912年2月2日,清朝肃亲王善耆祕密逃出北京,6日到达旅顺,受到关东都督府的热情接待。日本外务省与陆、海军当局协商,决定向驻旅顺官员发出指示,对肃亲王要给予保护并提供方便。关东都督府依照事前和川岛等人的洽商,把当地民政长官的官邸提供给肃亲王充当住所。另一方面,松井大尉、多贺少佐、木村直人大尉等人则去内蒙古,策动喀喇沁王、巴林王共通举事。松井偕喀喇沁王、木村偕巴林王前往内蒙当地,多贺则去东北,担任向松井等运送军火的任务。5月下旬,多贺将已运动公主岭的一批军火,向内蒙转运,松井由内蒙前来收取共装近五十辆大车,伪称运输农业机具。但在运输途中被中国军队发现,武器车辆全被焚毁。这时东三省当局接连破获了宗社党在开原、公主岭、怀德、宽甸、海城等地的祕密机关,使宗社党的势力遭到非常大打击。其中一部分骨干分子又退缩到旅顺一带,以图东山再起。这样,由川岛浪速等人阴谋计划和宗社党的罪恶活动遭到严重打击;加之,日本政府对怎样侵略中国问题,内部意见分歧,西园寺内阁极力反对川岛的计划,因而这一阴谋暂时未能得逞。这就是所谓第一次满蒙独立运动。

另一方面,以中村关东都督为首的土井、小矶、川岛等拥立宗社党肃亲王一派,则反对上述拉拢张作霖的计划,甚至做出炸死张作霖的决定。川岛等人以为张作霖是实现"满蒙独立运动"的最大障碍,决定用暗杀手段除掉他,然后乘乱杀入奉天城,使东北成为"宗社党"的天下 。1916年5月,日本土井少将接到除掉张作霖的密令,马上来到奉天满铁附属地,纠集日本浪人伊达顺之助、三村预备上校等组成"满蒙决死团" 。1916年5月27日,日本关东都督中村觉大将访问奉天,张作霖率其部下汤玉麟等人乘五辆俄式马车赴车站迎接,在返回途中,日本预备役少尉三村丰向一辆马车投掷炸弹,将车炸毁,但张作霖却坐在另一辆马车上,幸免于难。张作霖赶回了将军署,在门口架起了机关枪,卫队也被紧急召集起来,处于戒备状态 。这壹次暗杀事件给了张作霖一个重要教训,使他懂得,不可以不对日本加以防备 。川岛等人的工作继续进行,预定在六月中旬,从奉天开始,在庄河、复州、辽西、本溪湖等地举事。但在6月6日,袁世凯暴死,由黎元洪出任总统,段祺瑞任国务总理。这时,日本不得不停止反袁活动,转而采取援助段祺瑞的方针,以便控制中国。因而,满蒙独立活动也被迫终止。

评价

满蒙独立运动是日本帝国主义继"二十一条"后策划的一个阴谋。原来,日本对"二十一条"要求中的五号的保留,感到非常不称心,便立即着手策划新的阴谋,以图挽回局势。因而计划使东北和内蒙古同中国内地分离,并建立傀儡政权,成为日本控制下的殖民地。这就是后来制造伪"满洲国"的原始方案。为此,以参谋本部为主体,在海军和外务省首脑分子的协助下,一面制造中国内乱,援助反袁运动;一方面则拉拢蒙古王公和巴布扎布及拥立肃亲王的满蒙独立运动。但这一系列的阴谋计划,均因中国人民革命运动的迅速发展以及日本内部侵华的步骤不一和时机尚早而未能得逞。

由于当时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势力仍非常薄弱以及在华列强利益互有牵制, 日本政府一直希望通过暗中操纵第三方力量来达到控制满蒙等地区的目的。一方面既不得罪西方列强又不树敌于中国民众, 另一方面能够坐收渔利, 在东北地区实行殖民统治, 获得更多利益。只是运气不佳, 总是功败垂成。自此后, 日本政府重新拟定了对华政策, 不 再急功冒进, 而是循序渐进, 积累力量。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