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共同条令发展历史,我军共同条令的发展历

作者:威尼斯平台

原标题:新闻背景:我军共同条令的发展历程

  军事科学院 王 安

早在红军初创时期,毛泽东同志就亲自制定了《三大纪律、六项注意》,后改为《三大纪律、八项注意》。1929年12月,古田会议决议提出了编制红军法规的任务,红军领率机关经过几个月的紧张工作,编写了我军第一部纪律条令,即《中国工农红军纪律条例草案》,并于1930年10月正式颁发全军施行。遗憾的是,这部珍贵的历史文献在艰苦的革命战争年代遗失。

  共同条令,即《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中国人民解放军纪律条令》、《中国人民解放军队列条令》,人们习惯把它称为“三大”条令。我军的各种条令、条例都是军队建设的法规,但是,就军队管理和正规化建设来讲,还必须是通过贯彻执行共同条令来落实。在新修订的共同条令发布施行之际,回顾我军共同条令80年来形成发展的历程,对于贯彻执行新的条令,加强军队管理和正规化建设乃至军队全面建设都有着特别重要的意义。

1933年8月,中国工农红军编写和颁发了《纪律暂行条令》。这部条令仅有4章18条,其中有13条是规范奖惩的。条令深刻地指出:“军队纪律的要素就在于服从”,军纪是“军队的命脉”“白军的纪律是建筑于反动统治阶级利益之上”“我军的纪律是建筑于工农群众自己利益之上”。由此划清了两种不同性质军队纪律的界限,把我军的纪律与我军的性质和宗旨紧紧地联系在一起。1936年8月,红军到达了陕北,为进一步巩固部队,做好迎接新的斗争准备,制定发布《中国工农红军暂行内务条令》,这是我军历史上第一部《内务条令》。

  一

抗日战争期间,我军于1939年5月、1942年2月、1943年10月先后三次修订和颁发《纪律条例》或《纪律条令》,对严明军纪、严明赏罚,保证作战任务的胜利完成发挥了重大作用。

  共同条令是我军颁发最早、修改次数最多的条令,是全军将士共同执行的基本法规。正确认识共同条令的性质及形成发展过程,有利于自觉贯彻执行新条令,提高依法治军水平。

新中国成立后,我军从战争环境进入到和平建设时期,由农村进驻城市,军队建设进入高级阶段,军队建设的现代化要求大力加强正规化建设。中央军委把统一全军的纪律和制度作为刚刚成立的军训部的一项重要任务。朱德总司令、聂荣臻代总长于1950年夏指示,要在几个月内把《内务条令》《纪律条令》《队列条令》编写出来。

  我军共同条令是中央军委颁发的军事法规,它依据有关法律和军队建设的实际,以立法的形式规定了军队日常活动,包括建立正规的战备、训练、工作、生活秩序等最基本的行为规范。而且,三部条令之间互相补充、共同组合相对完整的规范体系。《内务条令》是全军建立和维护良好的内外关系以及正规的内部秩序,履行职责,培养优良作风和进行行政管理的依据;《纪律条令》是全军维护纪律、实施奖惩的依据;《队列条令》是全军队列训练和队列生活的依据。共同条令不仅规范了军人的行为模式,而且规范了军人行为的法律后果。在众多的军事法规中,共同条令是具有代表性的基本法规,是保障我军各项法规贯彻执行的法规。

为了编写好我军第一部《队列条令》,总部还从华北军区调来一个新装步兵连,在北京天坛公园进行了一个月的演练,彭德怀亲自审查了从单兵到连的队列动作。当时任军事学院院长的刘伯承亲自组织三大条令的审查修改。1951年1月,中央人民政府革命军事委员会代总参谋长聂荣臻签署命令,颁布全军试行。至此,我军共同条令的体系形成,部队正规化建设有了基本的法规依据。

  为什么把三部条令叫做“共同条令”呢?一是因为这三部条令规定的内容具有共同性。也就是说,三部条令规范的内容都是军人最基本的行为准则,即从一个普通老百姓转变成合格军人必须遵照执行的行为依据。作为一个革命军人,允许做什么,不允许做什么;应当做什么,不应当做什么,三部条令都有详细、具体和明确的规定。二是因为三部条令的适用范围和对象具有共同性。我军有许多条令,分别从不同领域、不同范围、不同内容上调整着军队内部的关系,如飞行条令规范航空兵的行为;舰艇条令规范舰艇部队官兵的行为,而共同条令使用的范围包括陆、海、空三军和人民武装警察部队,从高级将领到普通士兵,从现役军人到参加训练的预备役人员,都要坚决贯彻执行。三是共同条令的组织实施不仅是军事机关的任务,军队的政治机关、后勤机关和装备机关都有责任抓好共同条令的宣传教育和贯彻执行,做到“共同条令共同抓”。可见共同条令的影响特别大,它横跨平时战时,覆盖各个军种,规范全军所有人员的行为。是我军运用最广泛,执行最经常的基本法规,是治军的基本依据。

我军三大条令从20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共修订和颁发8次,内容也日渐完善。1951年颁发的共同条令经过两年试行之后即进行了修改,由彭德怀主持军委会议审议后呈报毛泽东主席,毛主席逐段审阅,重要地方亲自作了修改,不到一个星期就批回来了。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于1953年5月颁布全军施行。1957年8月颁布的共同条令,根据叶剑英元帅的调研和建议取消了禁闭处分,体现了我军以说服教育为主,注重培养自觉纪律的精神。

  二

进入新世纪,根据中央军委的决定,我军于2002年对《内务条令》《纪律条令》做了局部修改,于2010年再次对《内务条令》《纪律条令》《队列条令》作了全面修改。

  共同条令的产生可以追溯到古代军队,如我国早在《周礼》中就有许多关于军队行政管理和内务建设的规范,我国历史上军队用于作战的阵法约有70余种。春秋战国时期的《司马法》中就有军人队列动作的规定,宋朝也有类似纪律条令的《赏格·罚条》的法规,明朝的《练兵实纪》中有相当于现今内务条令的有关规定。到了清朝,军队已经有了《内务条例》、《简明军纪》、《步兵暂行操法》,其名称和内容都接近于现今的共同条令,但共同条令的称谓则始于近代。苏联红军创建之初,于1918年底、1919年初先后颁布了内务、纪律、队列等条令,并称为《共同条令》。其他国家军队也有类似的法规,如美军的《军官手册》、《军士手册》、《士兵手册》、《统一军事司法法典》、《队列教练和仪式》,英军的《军队法令》,法军、德军的《纪律条令》等。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总揽全局,开创了国防和军队建设新时代,形成了习近平强军思想,为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提供了科学指南。2018年4月,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签署命令,发布新修订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中国人民解放军纪律条令》《中国人民解放军队列条令》。此次新条令的颁布施行,对我军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强军之路,全面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

  “兵当先严纪律”。早在我军初创时期,毛泽东就亲自制定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1929年12月,古田会议决议提出了编制红军法规的立法任务。在频繁而紧张的战斗中,我军领率机关经过几个月的紧张工作,编写了我军第一部纪律条令,即《中国工农红军纪律条例(草案)》,于1930年10月正式颁发全军施行。遗憾的是,这部珍贵的历史文献在艰苦的战争年代遗失。1933年8月,中国工农红军编写和颁发了《纪律暂行条令》。这部条令仅有4章18条,其中有13条是规范奖惩的。条令深刻地指出:“军队纪律的要素就在于服从”,军纪是“军队的命脉”。“白军的纪律是建筑于反动统治阶级利益之上”,“我军的纪律是建筑于工农群众自己利益之上”。由此划清了两种不同性质军队纪律的界限,把我军的纪律与我军的性质和宗旨紧紧地联系在一起。1935年,我军在艰苦的长征途中,在与疯狂围追堵截的敌人战斗中,在与张国焘分裂红军、分裂党的错误路线的斗争中,为了严整部队纪律,巩固提高战斗力,1935年9月,“根据中央军事委员会《工农红军纪律暂行条令》之规定,参照现在部队的情形重新发布奖励与惩戒条例”。这部由司令员彭德怀、政治委员毛泽东签发的《奖惩条例》,特别强调“提高红色指战员政治觉悟程度是提高我军纪律的重要要素”,“要求各级首长人员耐心的不疲惫的进行政治教育”,“使每个指战员自觉的遵守纪律”。

图片 1

  在抗日战争期间,我军于1939年5月、1942年2月、1943年10月先后三次修订和颁发《纪律条例》或《纪律条令》,对严明军纪、严明赏罚,保证作战任务的胜利完成发挥了重大作用。我军历来重视内务建设,1936年8月颁布的《中国工农红军暂行内务条例》,是我军第一部内务建设的法规。这部条例对值日勤务、风纪卫兵、礼节、请假规则、军人着装、班长职责、行军和宿营中的注意事项等作了具体规定。1939年5月,八路军留守兵团制定和颁发了《内务条例》,对军人相互关系、各种制度、各级指挥员的职责、人员调动任命手续等作了明确规定。1942年2月,在抗日战争非常艰苦的条件下,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重新修改颁发了《内务条令》和《内务制度》,对部队的生活秩序和行政管理制度作了更为明确的规定。《内务条令》的颁发对加强部队管理,维护内部团结,巩固和发展部队,赢得战争的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战争时期,我军没有来得及制定《队列条令》。

  新中国成立后,我军从战争环境进入到和平建设时期,由农村进驻城市,军队建设进入高级阶段,军队建设的现代化要求大力加强正规化建设。中央军委把统一全军的纪律和制度作为刚刚成立的军训部的一项重要任务。朱德总司令、聂荣臻代总长于1950年夏指示,要在几个月内把《内务条令》、《纪律条令》、《队列条令》编写出来。为了编写好我军第一部《队列条令》,总部还从华北军区调来一个新装步兵连,在北京天坛公园进行了一个月的演练,彭德怀亲自审查了从单兵到连的队列动作。当时任军事学院院长的刘伯承亲自组织三大条令的审查修改。1951年1月,中央人民政府革命军事委员会代总参谋长聂荣臻签署命令,颁布全军试行。至此,我军共同条令的体系形成,部队正规化建设有了基本的法规依据。

  新中国成立后,我军共同条令的编写和修订此后均系同步进行。从20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共修订和颁发8次。条令的规范日趋稳定和统一,内容也日渐完善。1951年颁发的共同条令经过两年试行之后即进行了修改,由彭德怀主持军委会议审议后呈报毛泽东主席,毛主席逐段审阅,重要地方亲自作了修改,不到一个星期就批回来了。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于1953年5月颁布全军施行。

  1957年8月颁布的共同条令,根据叶剑英元帅的调研和建议取消了禁闭处分,体现了我军以说服教育为主,注重培养自觉纪律的精神。此后,我军共同条令于60年代、70年代、80年代各修订一次。9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我军所处的社会环境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兵员成分亦发生了重大变化,为了适应社会的发展和贯彻新的军事战略方针,中央军委于1990年6月、1997年10月先后两次修订和颁发共同条令。进入新世纪,根据中央军委的决定,我军于2003年3月对《内务条令》、《纪律条令》做了局部修改。这次经军委胡锦涛主席签署命令发布施行新修订的共同条令,对三部条令又作了全面修改。新条令总结了进入新世纪新阶段以来我军建设的新鲜经验,吸取了军事科学研究的最新成果,创新发展了我军内务建设、纪律建设和队列生活的若干制度规定。

  三

  纵观共同条令的形成和发展轨迹,足见我军历来十分重视条令建设。我军几位元帅和许多高级将领亲自主持制定共同条令,组织条令试验和演练以及贯彻执行,党的三代领导核心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和中央军委胡锦涛主席都亲自审查和签署命令颁发过共同条令。可以说,共同条令是我军建设丰富经验的科学结晶,它凝结着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心血和全军指战员的智慧。共同条令是我军法规的重要组成部分,它详尽地规定了我军的内务建设、纪律建设和队列训练的各项原则、制度和要求。共有10余万字,内容十分丰富。它是我军依法治军的重要依据,是我军治军建军的法典,是全军将士的行为准则和教科书。新修订的共同条令发布施行,必将把我军正规化建设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新的阶段。

  相关专题:解放军建军83周年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