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濬为什么被称为奇人,不仅做到高官

作者:威尼斯手机

从古至今一直流传着一句话:“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而这句话却被一个人用的淋淋尽致,不仅坐到高官,最后还被写进了《三国志》吴书当中。

在历史上一众东吴重臣中,潘濬无疑是经历最奇特的一人。只因他并非孙策时代元从,亦非孙权举拔的淮泗士人,更非江东大族出身,而是原属刘备军关羽部的一届降臣,年届四十才投效东吴。

这个人便是潘濬,潘濬字承明,三国时期吴国重臣,蜀国大司马蒋琬的表弟。

后来的蜀汉大司马、孔明接班人蒋琬,则是他的表兄。如此敏感身份,却能在东吴朝廷深得朝野信任,官居要职,不得不说是三国中的一个异数。

潘濬为人聪察,对问有机理,后来拜大儒宋忠为师,不到三十岁的受到荆州牧刘表的赏识,做了江夏从事,后来因为查处贪污腐败的沙羡县长而在当时有了很高的声望。

图片 1

图片 2

潘濬少年时得“建安七子”之一的名士王粲赏识,后被刘表辟为江夏从事,斩杀贪赃枉法的沙羡长,一郡震竦。后为湘乡县令,治理地方有名。刘备领荆州后,以潘濬为荆州治中,典理州务。治中本身是刺史最重要属官之一,位卑而权重。其实际地位,并不在南郡太守糜芳这个执掌大郡的真二千石大员之下。

刘表因病去世后,建安十四年刘备接替刘表领了荆州牧,任命潘濬为治中从事。

关羽北征襄樊时,吕蒙率东吴军白衣渡江,留守大将南郡糜芳、公安傅士仁皆率部反水,江陵城落入东吴之手,城中将吏僚属大都投降了。潘濬本是无兵无勇的一介文官,对此无力阻止,只能闭门不出。

建安十六年刘备入蜀后,潘濬和关羽成为了同僚,但是两人的关系相当的僵硬,为后来潘濬的叛变作了铺垫。

孙权入江陵后面见潘濬,潘濬伏床不起,涕泪交横,哀哭之情不能自禁。孙权以楚武王时名将丁父、楚文王时名相彭仲爽等俘虏出身的楚国名臣为例,将潘濬与他们相比,并让左右亲随用手巾替潘濬擦去泪水,潘濬才下地拜谢,同样被孙权委任为荆州治中,荆州各地的军事部署皆亲自向其咨询。

建安二十四年关羽在刘备攻取汉中的鼓舞下,率军北伐曹魏,留南郡太守麋芳驻守江陵城,将军士仁驻守公安城,治中从事潘濬总管后方。

图片 3

图片 4

潘濬投吴后如鱼得水,孙权对他不但厚赏重用,而且言听计从,信任程度更超过大多数的江东旧臣。

前期关羽势如破竹,水淹于禁七军,打的差点让曹操迁都。

芮玄与其芮父祉,兄芮良父子三代追随孙坚孙策,可说是东吴开国元勋,所谓“以德义文武显名三世”。而芮玄死后,孙权让潘濬领其部曲,对私兵制的东吴政权而言,此举是极大加强了潘濬的地位和影响力。

后期曹孙联合,孙权不宣而战,偷袭了关羽的大后方荆州,孙权进入江陵的时候,城内文武官员大多很识时务,乖乖出城投降,其中就包括驻守江陵的麋芳和驻守公安的士仁,而不同的是只有刘备的荆州治中从事潘濬借口有病闭门不出。

潘濬长期和陆逊镇守荆州,文武配合,共掌州事;曾督诸军五万讨武陵蛮,信赏必行,斩获万计,平息了荆州地区的这一长期夷患;

荆州举州投降的时候,潘濬的表现确实与其他人与众不同,似乎表现出对于刘备的忠贞,但是你要真这么认为那你就错了,潘濬的这一套完全是沽名钓誉的表演。

仅用千余武射吏便拿下交州的骠骑将军步骘,是东吴贡献最大、名势最高的重臣之一,他的增兵要求,孙权不能诀断,被潘濬一言否决;

潘濬之所以闭门不出,只是他曾是个读书人,并且拜师于大儒宋忠,潘濬觉得身为士大夫主动投降是很丢人的,但是潘濬内心其实比谁都渴望投降,巴不得马上投入孙权的怀抱。

中郎将徐宗曾与孔融交好,自诩天下名士,放纵部曲不法,被潘濬果断诛杀;

但是聪明人就是聪明人,潘睿跟荆州那些投降的官吏不同就在这里,别人是主动投靠,而潘濬是既想立牌坊又想当婊子,既想投降又不想丢人,所以潘濬就想了一个办法,装病闭门不出,等孙权来请这样不仅可以掩盖自己投降的丢人,又可以抬高自己的身价,一举两得。

潘濬表兄蒋琬执政蜀汉后,武陵太守卫旌道听途说,以为潘濬与蒋琬私下勾结,向孙权密告,反倒是自己丢了官职;

图片 5

孙权称帝后,潘濬入朝为九卿,对孙权喜欢打猎的爱好,即使望重如张昭亦不能阻止,潘濬作为后来降臣却敢言能言,切词谏阻,请孙权为自己“故息置之”,孙权竟当真为他“不复射雉(野鸡)”;

孙权和潘濬一样也是一个聪明人,潘濬闭门不出,便明白了潘濬的意图。而孙权也是骨灰级表演大师,孙权的演技拿到现在绝对不比科班的差。

吕壹乱吴,操弄权柄,逼凌百官,(或说受孙权指示,打压江东士族官员),丞相顾雍、左将军兼驸马朱据皆被其整治,太子孙登屡次谏言无果,满朝大臣皆不敢言。只有潘濬公然扬言要手刃之,而吕壹惧之而气夺,因为害怕顾雍去后,潘濬代为丞相,才放松对顾雍的迫害。

孙权知道潘濬给自己提供了一个收买人心的机会,便派人前去请潘濬,以此来显示自己宽宏大量,同时给潘濬台阶下。

吕壹事败后,孙权下诏罪己,一面责怪诸葛瑾、步骘、朱然、吕岱等重臣不肯直言相谏,唯独表彰陆逊和潘濬的忧心为国。

很快孙权的手下把潘濬用软床抬到孙权面前,潘濬深知做戏要做全套,看到孙权后,便开始其不属于孙权的演技,潘濬趴在床上,脸贴着床不看孙权,还痛苦流涕,表现很痛苦。

吴相步骘将潘濬与另外两位丞相顾雍、陆逊同列,赞其“忧深责重,志在谒诚,夙夜兢兢”,“可谓心膂股肱,社稷之臣矣。”

而潘濬的演技似乎打动了孙权,赢得了孙权为其转身,同时孙权也拿出了自己得演技,见潘濬痛哭流涕觉得满脸花,忙让随从拿出自己的手帕为潘濬擦去眼泪。潘濬见表演的差不多了,赶紧滚下床向孙权叩拜,表示归顺。

陆机《辩亡论》则将潘濬与顾雍、吕范、吕岱同列为“以器任干职”的东吴名臣。

图片 6

以潘濬一介降臣身份,能得到东吴上下包括孙权在内如此礼遇与优容,甚至长期名列丞相候选人之列,女儿更嫁与孙权宠爱的次子孙虑,与孙权结为儿女亲家。

投降后的潘濬撕下伪装,露出了其卑鄙小人的面目,驻守在武陵郡的樊伷一直抵抗着吴军的围剿,樊伷和潘濬是旧友,潘濬便在孙权面前贬低了樊伷,并主动请缨剿灭樊伷。

一方面当然因为他是荆州地区士族的代表人物,又被刘备重用,在孔明入蜀后,打理整个刘属荆州的幕僚班子,所以东吴需要他的配合与合作,一如曹操任用崔琰,唐太宗信用魏征;

结果不比多说,樊伷成为了潘濬通往东吴官场垫脚石。

另一方面当然也是他的个人才具、品格操守为孙权所看重,所以哪怕在荆州统治巩固之后,依旧将其如同元从功臣和江东士族一般的信重。

因为剿灭樊伷有功,此后潘濬官运亨通,226年,镇守下口的奋武中郎将芮玄病逝,潘濬被孙权晋升为奋威将军。

对比他的表兄蒋琬,刘备仅用其为百里之才,甚至一度因其不理政事欲杀之,称王后方封其尚书郎。后得孔明栽培重用,最后竟能成为其接班人。若当时随行入蜀的是潘濬,其后在蜀汉政权成就,恐亦未必下于蒋、费。

此后潘濬的官越做越大,做了九卿之一的少府,和九卿之首的太常。

陈寿在《三国志本传》对其评价,是“公清割断、节概梗梗,有大丈夫格业”,将之与东吴后期名相陆凯两人同传。(《吴书十六·潘凯传第十六》)

后来潘濬还被写到了《三国志》中,而且待遇相当的不低,像皇帝级别的才能单独写一传,大臣只有德高望重的诸葛亮、陆逊等人才能享受独自一传,而像周瑜、鲁肃、吕蒙这些开国功臣享受的是三人一传也就是“三人间”,而像东吴一些将军都是多人传,也就是“炕”。

甚至极是推崇蜀汉、贬斥魏吴,参照《裴注》《通鉴》将三国志改编为《续后汉书》 ,“正陈寿帝魏之谬、升《昭烈》为《本纪》,黜吴、魏为《列传》”的郝经,亦赞扬潘濬是“方严疾恶,义形于色,梗梗有大节,有吴之栋石也。”

而潘濬却享受的是两人传“双人间”。(详见《三国志》卷六十一,吴书十六)

当然,吴占荆州后,武陵从事樊伷勾连诸夷,欲叛归刘备,潘濬率吴军将其平定之举,亦有苏辙认为忠于新主却损于故主,不及乐毅仕宦于赵,却不肯为其谋划伐燕之策。

其实潘濬的事情正应了一句话“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只因潘濬没有为刘备死节,反而投效东吴,成为高官名臣,成书于明代的《三国演义》秉承“帝蜀寇魏轻吴”理念,才将其丑化为“平生多忌而好利,不可任用”的小人。

而三国类游戏的数据设置,受演义影响一直远大于正史,因此其游戏数据平平,被很多人轻视了其能力和作用,而绝不是刘备没有给关羽留下足以安定后方的人才。

至于潘濬在荆州失陷后投吴,亦无足以苛责其人品。汉末还没有明清理学大兴后的君臣观念,诸侯乱世,君择臣臣亦择君。魏蜀吴三国大量重要文臣武将,都并非仅仕一主,许多更“拔于亡虏”。

就如刘备账下收容的众多刘璋旧部,除却法正这种带路党不提,剩下那些即使积极抵抗过刘备的,这些深受刘璋举拔之恩的人,最后替刘璋殉死了?哪怕是豪言“断头将军”的严颜,亦难例外。蜀汉开国群臣里这些人更占了相当部分。

《三国志·蜀书》中提及潘濬,“先主入蜀,以为荆州治中,典留州事,亦与关羽不穆”,其实也间接说明了原因。

潘濬是个性烈如火、嫉恶如仇的性子,这点即使在东吴也丝毫无改,完全没有通常降臣那样如履薄冰、忧谗畏讥的自觉;

而关羽在史书中的评价,是“刚而自矜”,“善待卒伍而骄于士大夫”,傲上而不忍下,出口则必伤人,如讥孙权为“犬”,黄忠为“老卒”,和新降之马超比高下,要诸葛亮特地写信安抚。

所以两个人的性格作风恰好是针锋相对,水火难容。

图片 7

汉末士人一向秉承孟子“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 之训,

关羽和潘濬关系不睦,文武不和,上下有隙,潘濬没有义务对关羽愚忠死节,也是情有可原。而刘备于潘濬本有举拔之恩,潘濬在驻守武将先降,僚属都率先投降的情况下,直到孙权亲招,一番涕泣始归,亦算不得相负。

毕竟荆州已失,潘濬一人的去向已难左右大局。他仕官于东吴,才会继续是荆州本地士族的代表,否则不过一届布衣,对刘备集团亦无关紧要。

不妨比照黄权,身居镇北将军高位,直接带着约1/3东征军主力和预备收复荆州后安置的僚属三百余人,投了“汉贼”曹魏,让曹丕大喜过望封了四十二个侯(司马昭灭蜀也才封了五十多侯),令蜀汉的损失何止百倍千倍于潘濬?

——蜀汉不可调和生死大敌,之后诸葛亮屡次北伐对象,从来是曹魏,非东吴。

可即使如此,刘备依然会说“权不负朕”,宽免其家人,这便是汉末时代正常的君臣观。君臣互择司空见惯寻常事,只要不是糜芳、法正这种直接叛主、积极带路之徒,本亦无可指责。

因此糜竺为糜芳叛变之事面缚请罪,虽得刘备宽容,不久惭恨病死;而潘濬归吴,其表兄蒋琬仕途却没受任何影响,以后更成为孔明接班人、蜀汉执政者,与潘濬同登盟国之高位,为一时佳话。这才是真正的秦汉士人风貌,岂是明清君主臣奴思维影响下的《三国演义》之论可比的?

和潘濬这个荆州留守士大夫代表、荆州僚属首脑处不好关系,正是关羽的跋扈性格所致;

当孙权亲至,恳切相召,潘濬也随其余将吏一起归附时,不止是他自己,而正代表整个荆州本地士族集团都抛弃了关羽、和远在成都的刘备。

通常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从来不是真的说升斗草民,而就是先秦贵族、汉之世家、魏晋门阀、宋明士大夫这些社会中间阶层,

屠城盈野如满清亦可坐稳几百年天下,最根本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比南明和农民军更得官僚士大夫这些“民”之心。

当关羽被荆州士族抛弃时,其毁败命运也就注定了,那些他平日善待的普通士卒对此根本无能为力,同样只会为自家妻儿计将自己的主帅丢弃。

是以哪怕曹魏有意坐山观虎斗,不加追击;关羽军却未经交锋,直接溃散,终至败亡。所谓“以短取败,理数之常”。这也几乎是古今兴亡之至理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